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五十一节 铺线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五十一节 铺线

    市委党校在云华路上,距离市委不算太远,如果走路也就是十五分钟路程,开车五分钟就能到。

    沙正阳先去了一趟市委那边,曹清泰不在,沙正阳打电话问了问,陪黄绍棠到新湖县调研去了。

    这让沙正阳有一种预感,似乎蝴蝶翅膀并没有能曹清泰的命运煽动,他似乎仍然会按照原有轨道前行,到新湖去担任县高官。

    事实上经开区当主任和新湖县当书记论分量的轻重还真不好说,如果是一年前,那当然毋庸置疑是新湖县高官重得多,但是现在从上至下确立了要以发展经济为中心工作时,经开区和高新区又要作为汉都市经济发展的两台主力发动机后,就不好说了。

    联想到常务副市长担任经开区党工高官,经开区主任这一角色实际上丝毫不亚于新湖县这个一直在汉都经济发展程度倒数一二名徘徊的县份的书记分量了。

    不过曹清泰下去的具体时间还不确定,沙正阳估计弄不好会在十四大前后下去。

    桑塔纳停在了市委党校进门的干道上,沙正阳没有下车。

    市委党校面积不大,但这里边学习的人却不少。

    注意到郭业山出来时还有两个人一道,沙正阳也不确定今晚这顿饭那两个人会不会参加,索性就由郭业山自己来确定。

    一直到郭业山走到桑塔纳近前,那两人也没有离开,沙正阳确定郭业山是打算请这两位一道吃饭了,这才赶紧下来。

    “郭部长。”

    “正阳,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党校一个班的同学,穹山县副县长郭澄江,和我一个姓,一家人,这一位是咱们班的班长,锦华区区委常委、组织部长杨子桓。”郭业山转过头来,“这是咱们银台县东方红酒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沙正阳,也是南渡镇副镇长。”

    “哦?东方红酒业的老总?这么年轻?”戴着一副眼镜的男子讶然的打量着沙正阳,“东方红的酒这两年好像很火啊,市区里广告宣传到处可见,饭馆里吃饭服务员也是首推东方红,不简单啊。”

    “杨部长过誉了,东方红酒业刚起步,也是仗着本乡本土,都是汉都的企业,再怎么也得在汉都市里混个脸熟,所以搞了一些广告营销,那也是没办法,全興大曲的压力下,求生存也能难啊。”沙正阳谦虚的笑着解释。

    “呵呵,太谦虚了,全興大曲走中高端,但在普通消费市场上,我看东方红已经很有市场了。”杨子桓点点头,“一家乡镇企业做到这样,很难得了。”

    “业山部长,咱们穹山白酒企业也不少,就没见能有东方红这么牛的厂子啊,啥时候让沙总到咱们穹山来介绍一下经验?”另外一位和郭业山同姓的穹山县副县长郭澄江也在感叹。

    “行了,二位老大哥,再夸这小子就不知道尾巴要翘到天上去了,也就是赶上这么一波机会罢了。”郭业山也很是高兴,沙正阳得表扬,也让他这个老领导面子有光。

    “那郭部长,咱们就走?”沙正阳笑着拉开车门,伸手请几位上车。

    郭业山坐了副驾,杨子桓和郭澄江上了后座,桑塔纳迅即驶出校门。

    既然是专门来请客,沙正阳当然不会简单了事,加之也需要为郭业山撑撑场面,也就安排在了号称汉都粤菜第一家的粤港首府。

    四个人倒也没有点多少菜,烧鹅、白切鸡、蒸鲈鱼、白灼虾、红烧乳鸽,再加一道菜胆炖鱼翅,极尽华美。

    包括郭业山在内的三人也没有说什么,好歹东方红酒业也是汉都知名企业了,连市委黄书记都亲自考察过的,吃顿饭,哪怕奢侈了一点,这年头也在情理之中。

    但喝酒却是沙正阳专门带来的白皮酒,也就是所谓的特供,算是东方红酒业正在研发勾调的东方红老窖1927,这是庆祝建军的特供,度数高达58度,刚烈浑厚,尚未完全定型,沙正阳也是有意带来请几位尝一尝。

    果不其然,这种特供酒让三人都是咂舌不已,杨子桓显然觉得这酒太烈了,换了东方红老窖1921,52度,比最主打的东方红老窖1949都还要低一度,让杨子桓非常满意。

    而58度的东方红老窖1921却正合郭澄江的口味,大呼这酒够味来劲儿。

    一顿饭吃得尽欢而散,郭澄江走之前也再三叮嘱让沙正阳给他弄两瓶东方红,沙正阳也是很豪爽的答应到时候给他送一件过去。

    杨子桓和郭澄江也是晓事之人,知道沙正阳来拜会老领导肯定要好好谈一番,主动表示要散步回去,留下了郭业山和沙正阳二人。

    沙正阳干脆就直接把车开到了百花山公园,与郭业山一道趁着天色黑尽,散散步。

    “你就这么放手交给焦虹了?对焦虹就这么信任?”郭业山背负双手,漫步在碎石林荫道上,“这可是一块硬骨头,县酒厂和罐头厂的人闲散惯了,尤其是罐头厂的人,耍了两三年了,拿生活费不说,还得要比着来,酒厂那些搞后勤坐机关的也不差,都是难伺候的主儿。”

    “郭部长,我也没那么多精力来专门对付这事儿啊,公司总还得要发展啊。”沙正阳解释,“焦虹在县里几个机关部门都干过,经验丰富,也知道如何应对这些人,我也专门向贾县长和赵县长、张县长汇报过,请他们务必秉着治病救人的原则,得把这根硬骨头啃下来,否则日后涉及到县里其他类似企业的处理,就会更难更麻烦。”

    “嗯,改革不可能顾及到每个人的利益和诉求,只要能解决绝大多数人的利益,那就是正确的,至于个别人或者少数人习惯了原来那种吃大锅饭,干多干少干好干坏一个样的日子,打破了不能适应,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郭业山想了一想才又道:“不过在如何处理这些难以适应时代变化的群体时,还是应当以综合策略来处理,尽可能避免矛盾激化。”

    “郭书记,这些我们都想到了,就业培训,调岗,失业保障,这些本来该政府考虑的,我们都替政府考虑了,就是想要平稳的处理好,避免影响到大局和企业的发展。”

    沙正阳随手折下一根黄荆条,叹了一口气。

    “我们也知道万事开头难,这一遭谁都没经验,只能试着来,尽可能做到最好,多花几个钱没啥,但超出原则的事情,只会为以后留下后患,包括日后政府处理其他类似企业的时候,都有隐患,所以也要慎重应对。”

    “嗯,你说得对,这不是一家的事情,可能还会涉及到其他企业,也不是银台一个县的问题,市里也要借鉴和总结经验,的确要考虑周全。”郭业山点头认同,“你多和曹主任联系一下,倾听一下曹主任的意见,也算是对你们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嘛。”

    沙正阳点点头,犹豫了一下,“曹主任这段时间比较忙,我看他跑下边时间比较多。”

    “嗯,传言他可能要下去了,看样子快了。”郭业山脸上露出思考之色,突然问道:“你打算在东方红或者南渡镇呆多久?有没有考虑过换一个环境?”

    沙正阳讶然,曹清泰问过这个问题,怎么郭业山也觉得自己不应该在南渡待下去了呢?

    见沙正阳一脸惊讶,郭业山也开门见山。

    “南渡的情况也就那样了,老孔和老樊搭档,现在东方红酒业的主动权会主动转到县里,我听说县里可能要马上建开发区,弄不好会选择在东南边,也就是会把南渡镇和东沱镇的一部分区域划出来作为开发区。”

    郭业山停住脚步,看着沙正阳:“这会是日后县里重点打造的经济发动机,桑前卫可能要兼任开发区党工委的书记、主任一肩挑,我感觉他对你的印象不错,所以我觉得你可以在开发区去闯一闯。”

    开发区?银台县也终于要搞开发区了?

    沙正阳不无感慨,这段时间他更多的精力都是放在公司兼并县酒厂和矿泉水项目上,对于县里其他事情就没太关心,没想到县里终于还是要上马经开区了。

    现在搞经开区不算太晚,但是也还是有些迟了,像一些走在前面的县份年初就动了起来。

    贺仲业还是太保守了一些,而贾国英也还有点儿缩手缩脚,县级开发区会在这一两年里遍地开花,但是很快对县级开发区的清理也会到来。

    那些本来就搞得晚,又没有啥特色开发区根本无法吸引到像样的产业来落户,很容易会被盯上,稍不注意就会被清理掉,又要等到好几年后才重新开禁。

    可耽搁了这几年,也许你就再也无法撵上其他区县了。

    去开发区当然不错,沙正阳也有这个自信可以在开发区的发展建设上做一番成绩出来,可问题是东方红酒业这边还丢不开,而且对矿泉水项目的推进也会有影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