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五十节 喝头汤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五十节 喝头汤

    沙正阳的建议让三人都颇为意动。

    东方红酒业不缺钱,但是随着县里要入股,两个村的股权还会被进一步压缩。

    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高长松和杨文元虽然不情愿,但也算是“识时务”之人,知道抵挡不住,所以也只能接受。

    沙正阳和他们提到矿泉水项目的效益也不会差,所以他们才会如此热衷,但资金不足,而且前期还涉及到渠道风险,所以引入东方红酒业的资金算是分担风险和借用渠道的一个好主意。

    “镇上愿意么?”潘忠贵突然问道。

    “还不清楚,我还得回去向孔书记和樊镇长汇报,当然镇上不愿意也不影响,东方红酒业入股,而镇上在东方红酒业有股份,也算是间接入股了。”

    沙正阳也不清楚镇上的真实态度,实际上他和孔令东提过了,但孔令东似乎有些不太感兴趣,反倒是樊文良很积极。

    对于孔令东的态度沙正阳也有些捉摸不透,事实上孔令东担任镇党高官之后,沙正阳觉得自己和对方处得还过得去,尤其是在面临着县里想要用县酒厂来兼并东方红酒业这个“外敌”压力时,双方的关系更紧密一些。

    但是随着东方红酒业兼并县酒厂事宜尘埃落定,涉及到更多的是县里的入股可能对镇村三家原有股东的股权摊薄,这又是一场拉锯战,孔令东对东方红酒业的态度也就模糊起来了。

    沙正阳估计现在孔令东的态度也很复杂。

    一方面东方红酒业正在渐渐脱离镇上的控制,一旦县里入股,哪怕并非大股东,但是县里也就有理由来插手东方红酒业的经营,同时自己这个东方红酒业的总经理也可以直接和贾国英、赵嵩和张喜全这些县领导打交道了,他这个南渡镇的党高官肯定分量就急剧下滑了,

    但从另一角度来说,正因为随着县里的入局,镇上影响力消退,孔令东才应当更好的处理好与东方红酒业管理层的关系,尤其是和自己的关系,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维护镇上的利益。

    在这个年代实际上股东的权益更多的还是被管理层所操纵。

    说句不客气一点儿的话,镇上真要有些不太好开支的项目经费,比如招待费,又比如某项外出考察学习费用,真要拿到公司里来处理,还不是要看公司管理层的态度。

    尤其是像镇上这种已经无法左右公司的股东,更需要维系好与公司管理层的关系才对,毕竟这些管理层都还是从镇上出去的,香火情还在,而且沙正阳也还是南渡镇的副镇长,这一点从属关系还在。

    正是这种复杂的心态使得孔令东对沙正阳的态度也变得有些捉摸不定,有时候显得很亲善,有时候又对公司的事情吹毛求疵,让沙正阳也有点儿无所适从了。

    在提出矿泉水项目时,孔令东就断然拒绝,很有点儿怀疑沙正阳不愿意把这笔商量好的分红款交回到镇上,这让沙正阳也很无语,孔令东的疑心也未免太重了。

    不过对这一点沙正阳也没太在意,愿投就投,不愿意那就东方红酒业和三个村来联手干这个项目。

    这一轮分红红旗村能拿到一百多万,东方村也能拿到近百万,两个村商议都会拿出绝大部分来搞这个项目。

    三联村不出钱,但是把数十个山泉所在区域权属估价之后入股,再引入东方红酒业,也就差不多了。

    这个时代基本上两个村的支部书记说了就算,也不需要村民代表大会来决定,顶多也就是在村委会内部进行一个商议,都很顺利的通过,毕竟这笔钱也是来得太顺利了,顺利得有些“意外之财”的感觉。

    东方红酒业那边也就是召开了一个总经理办公会,出资两百万,占股百分之四十。

    而红旗村出资一百五十万,占股百分之三十,东方村出资五十万加部分用地占股百分之十二点五,三联村以用地入股占百分之十七点五。

    按照沙正阳的构想,这个企业命名为自然堂水业有限公司,得名于“源于自然,所以健康”这个词儿,注册之后立即开始征地修建厂房和省道通往选址地的道路,然后在以公司名义向县工行贷款二百万,由东方红酒业为其担保。

    以现在东方红酒业的信誉度,哪怕是贷一千万也毫无压力,这源源不断的回款流水让县工行都恨不得跪舔这个超级大客户了。

    “正阳,你觉得这个项目有搞头?”高柏山挠着脑袋,满脸疑惑。

    沙正阳有意要把矿泉水这个项目的建设交给他来负责,也就是说从前期的选址征地和厂房建设以及道路建设,到采购机器等都交给他,一直要到基本成型才考虑换人接手。

    高柏山刚从昆明回来,累得跟狗一样,在家还没有呆两天,沙正阳这边的担子又压了下来。

    滇省的营销算是让高柏山开了一会眼界,毛国荣带着他去的,之前东方红酒业在省外的营销大战他基本上都没有参加,一直到沙正阳提出除了分管生产技术的管理层外,其他公司管理层都要对市场营销谙熟,所以高柏山也就跟随着毛国荣去滇南市场亲身实践了。

    应该说这两个月下来对高柏山受益匪浅,从最开始的市场调查到渠道联络,再到后期的谈判铺设,一直到崔建演唱会的准备以及广告海报宣传,每一项工作毛国荣指点,高柏山都是身体力行,这也是沙正阳专门交代的。

    就是要让高柏山也要搞明白整个市场营销是怎么一回事,不能只负责公司后勤这一摊子就对市场营销一无所知了。

    虽然不指望高柏山能对市场营销这一块有多么精通,但你起码要明白,真要遇到特殊情形下,你也不至于两眼一抹黑一无所知抓瞎。

    “当然。”沙正阳底气十足,矿泉水行业一直到二十多年后一样是群雄逐鹿的行业,足见其重要性,而现在正是入手发展的最佳时机,“资源行业,只要找对了路子,做起来不难,而且本身就守着这块资源,都不善加利用,那就是天予不取,必受其咎了。”

    “你这么有把握,那还说啥?干了!”高柏山在东方红酒业里已经成功的被洗脑,对沙正阳也是充满了盲目的崇拜,这种情形里宁月婵、何维甚至毛国荣都存在,只有焦虹还稍微理性冷静一些,“下一步怎么做?”

    “申办公司的流程你都知道了,和东方红酒业差不多,唯一不一样的就是因为需要国土地矿部门办理资源采用手续,这一块县里那边我会和贾县长、赵县长他们报告,问题不大,他们现在是乐见其成。”沙正阳很笃定的道:“剩下的就是跑用地手续,注册资金到位,基建要抓紧时间搞起来,尤其是那条道路,耽误不得,……”

    交代了一系列事情,其实高柏山在搞东方红酒业时也已经接触过了,也算轻车熟路了,不需要太多的提醒。

    “正阳,那你觉得做这个矿泉水项目,关键在哪里?”高柏山也直接问核心。

    “当然还是市场,品牌口碑起来了,渠道抓住了,一切就ok了。”沙正阳也言简意赅,“之所以我让你直接注册自然堂水业,也是考虑到这一点,东方红酒业既然是大股东,那么渠道就可以借用,本来现在许多批发商都是酒水不分家,正好可以一举两得,但关键在于你得有足够的口碑人气。”

    “那你的意思是要和之前我们打市场一样来做?”高柏山又问。

    “模式相似,但是具体做法不一样,侧重不同,做矿泉水主要是要让大家广泛知晓认可,我的观点,最好能通过电视广告来最快最强的提升产品的知名度,让消费者接受,这矿泉水不比白酒,在口感上差异不大,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并无差异,普通消费者更看重品牌度,或者说他们更容易被广告宣传带来的品牌影响力所感染渗透,……”

    在这一点上,沙正阳有着足够的信心。

    前世中这一类的现象实在太多了,无论是保健品大战,还是奶业大战,都无一不是在广告宣传上大做文章,包括白酒行业一样如此,可以说凡是饮料食品类的快消品,都很倚重于广告宣传,这在九十年代特别明显,这也是消费者还不够成熟的一种表现。

    沙正阳又叮嘱高柏山在注册商标时把“自然堂”、“天然堂”等相关的商标都注册下来,避免日后当矿泉水一窝蜂出来时,那些打插边球的企业来蹭热度,不过“养生堂”他没好意思要,那也太下作了。

    话又说回来,都占据了这么大的优势,都还不能抢先把这个产业的头汤喝到,那也真的太逊了,沙正阳不认为这个项目有什么问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比东方红酒业做起来的难度要简单得多。

    ****

    第三更,周末求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