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四十九节 共同富裕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四十九节 共同富裕

    “现在大家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细水长流,先搞起来,其实光是比水质,绝大部分地方都差不多,关键还是在于品牌营销,谁先把品牌做起来,在市场上站稳脚跟,日后只要不犯大错误,基本上就能立于不败之地了。”

    有了做东方红的经验,对于矿泉水这个行当,沙正阳就更不陌生了。

    在这个时代,品牌的塑造在很多企业心目中还模模糊糊,甚至被撂在一边,而沙正阳这种过来人,才充分领会得到品牌这种快消品市场中的重要性。

    潘忠贵有些兴奋的搓着手,脸泛红光:“正阳,别说那么多,我们也不懂,你只要给咱们一个准信就行了,咱们信得过你,你说咋弄咱们就咋弄!这一带是我们三联村14社的地段,嗯,在往那边走属于东方村的12社吧?前两年我进山想弄点儿野味尝尝,还在这边溜达过,老杨,是不是?”

    “是,12社的地盘,再往里走也是属于12社的,一直要翻过天堂崖才属于13社的,不过这边人都早就搬到山下边去了,只有打猎采药的人才进山,这年头少了。”杨文元啧啧嘴,“我老婆娘家就是13社的,他们社的人基本上都搬到山边上去了,没几个愿意呆在山里。”

    高长松却还是注意到了沙正阳说提到的要做品牌营销,皱了皱眉。

    这东方红酒业做东方红的品牌可是花了大价钱,他听到高柏山说过,在外省市场上那都是几百万几百万砸下去,听得他肝颤,到后来都让高柏山别在他面前提这些事儿,省得晚上睡不着觉。

    若是这卖水也要做品牌,也要像东方红白酒那样去靠钱砸,他就真的要考虑一下了。

    这一次沙正阳提出来的做矿泉水,并不是以东方红酒业名义来做,而是要趁着在要兼并县酒厂、县罐头厂之机,先行分红,也算是回馈给两个村和南渡镇,这也是沙正阳和南渡镇商量之后决定的。

    两个村当然不会反对,不过两个村一下都要分上百万,这对于两个村来说这样一笔大数目却真是有点儿烫手。

    每年村上肯定有一些开支,但是肯定用不完,可存在信用社和合金会里,总觉得不划算,若是就这么大手大脚花了,又太可惜了。

    所以当他们给沙正阳提到这事儿的时候,沙正阳才给他们提了可以开发矿泉水这个建议。

    这立即就引起了杨文元和高长松极大兴趣。

    不知道怎么被潘忠贵听到了这个消息,早就对红旗村和东方村因为东方红酒业而赚得钵满盆肥而羡慕得眼珠发红的潘忠贵听得有这种事情,立即要求加入进来。

    考虑到取水地可能主要位于三联村地盘,加之沙正阳也希望能多帮一家算一家,自然也就同意了三联村的加入进来。

    红旗村和东方村通过东方红酒业已经“发达”起来了,而潘忠贵因为那一次自己不在家导致村里险些出了群体性事件而被沙正阳成功处置下去而对沙正阳一直印象很好。

    加上高长松和杨文元与他关系也一直不错,所以在沙正阳当选副镇长的选举中潘忠贵也就变成了沙正阳的忠实“拥趸”。

    有了这层关系在里边,潘忠贵也一直希望沙正阳在带领大伙儿发家致富的时候也把三联村也拉上。

    不能让三联村一干乡亲父老们光是看着红旗村和东方村这些乡邻们腰包鼓胀起来,也要让三联村的村民们“分享改革开放的成果”才对,这是潘忠贵捡着沙正阳的话说的。

    所以沙正阳也才琢磨到了这个矿泉水项目。

    矿泉水行业在九十年代初还是一个典型的新兴产业,甚至连朝阳产业都不算,属于“珍稀产业”。

    因为在内陆地区根本还没有这个意识,但是却会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就迅速风靡,尤其是在一些会议和仪式场合上不再为领导和客人泡茶,而是直接摆上一瓶瓶装矿泉水,似乎也成为一种时尚乃至标配了。

    只不过由于这个产业投资小,见效快,而且也没有啥科技含量,只要有矿泉水资源的地方,都能迅速开辟出来,加上桶装水市场的迅速普及开来,这个产业就迅速泛滥起来,竞争也会迅速白热化。

    到那个时候基本上就是实力为王和品牌为王的时代了,拥有雄厚资金和较高美誉度的大品牌会在这种烽烟遍地的恶战中脱颖而出,而绝大部分中小品牌都会在竞争中消亡掉。

    后世中诸如农夫山泉、怡宝、恒大、景田等品牌无一不是依靠这种恶战崛起,成为全国性的大品牌,而一些诸如蓝剑、滴水洞的地方强势矿泉水品牌也能在本地区有滋有味。

    沙正阳很清楚,只要耽搁一两年,那么本身汉川就是矿泉水富集之地,只怕就会一窝蜂涌现出无数家矿泉水企业来,然后就是残酷的竞争。

    而现在如果能够抢先把品牌做起来,那么就完全不一样了,可以依靠前期塑造起来的品牌美誉度和积累的资本,足以在国内市场纵横驰骋了。

    “三位书记,我心里有一个大概的勾画,我来天堂崖也有几次了,每一次看到这里人迹罕至,植被保持得如此之好,水源从未得如此纯洁干净,我就觉得这是上苍赐给我们南渡镇几个村的宝贵财富,我们应当把它用好。”

    沙正阳的鼓动言语只有简单几句,他知道这几位都只想听后边的话。

    “这一带包括三联村的十二社、十三社、十四社和东方村十三社、十四社所在的区域,虽然没有什么人居住,但是还是有那么几户人,我的想法是让他们搬迁到山下,这一区域彻底封闭起来,一直延伸到天顶山的西麓,作为我们日后矿泉水基地的水源保护地,而厂址可以设在红旗村的九社,那里距离省道不算太远,可能我们还得要打一条水泥路志同道那边,否则根本无法开发,……”

    “另外,矿泉水厂主要的投资除了这条水泥路外,还有就是吹塑和灌装、封装,工艺都不复杂,但要求厂区密闭消毒,防止污染,……”沙正阳顿了一顿,“这些生产上的流程都不难,关键在于市场,如何让市场接受这个新生事物。”

    “正阳,你不是说现在南粤那边已经开始有喝这个的了么?”潘忠贵是最热衷于这个项目的了,一心想要让这个项目尽快成行,“只怕很快就会流行过来吧?这年头大家都是跟着南边儿的赶时髦。”

    红旗村和东方村在东方红酒业都有股子,可三联村没有,别说东方村现在根本不允许别人入股,就算是同意三联村入股,他也没钱。

    而这个矿泉水项目主要水源地都在三联村,沙正阳的心思潘忠贵也很明白,想要支持三联村的发展,让三联村就以水源地作为出资,而红旗村出资,东方村也以部分资金和水源地来入股,这样一来就是皆大欢喜。

    潘忠贵的话也没错。

    现在南粤经济强势崛起,连带着连粤语腔调都在内陆地区很流行起来,似乎来自南粤会说两句粤语的都是来自香港和南粤的大老板。

    而悬挂着南粤牌照的走私车也开始大规模涌入汉川,甚至银台也随处可见,蓝鸟、思域、佳美乃至皇冠、凌志、宝马、奔驰等车型都跃入了人们的眼帘,让习惯了老上海、伏尔加、拉达、波罗乃兹以及桑塔纳、夏利这一类轿车的内陆地区老百姓也大开眼界。

    “嗯,潘书记说得没错,矿泉水很快就会流行起来,但是正因为会很快流行起来,所以大家也都会很快一窝蜂都去搞这个,所以我们必须要抢在这之前就要把市场和品牌口碑做起来。”沙正阳耐心解释道:“所以这个难度也不小,说穿了,也就是要打市场,做渠道,塑品牌,和之前东方红一样。”

    几个人都吸了一口凉气。

    高长松和杨文元不用说了,这么久了,也大略知道东方红酒业在开拓外省市场上花的工夫,那就是拿钱去砸。

    从广告营销到渠道铺设,从品牌宣传到企业文化,都要一点一点做起来,潘忠贵虽然不清楚,但是他也知道原来红旗酒厂啥样,人还是那帮人,酒还是一样的酒,怎么就能突然焕发生机?这里边的营销他不懂,但不代表他不知道要投钱。

    “正阳,你的意思是也得要像东方红酒业那样砸钱去打市场?”高长松有些担心了,如果要想那样搞,两个村里这点儿分红根本就不敷使用,还别说需要修路和建厂房买设备了。

    “高书记,宣传广告营销肯定免不了,投入也不会小,但是有一点,现在东方红已经在几个省建立起了比较完整的销售渠道,实际上在销售渠道上酒水相通,这一点算是我们的优势,关键在于要把品牌树立起来,才能让外省的消费者接受我们这里的矿泉水产品。”

    沙正阳耐心解释道:“我考虑到第一资金投入问题,第二渠道问题,所以我觉得可以考虑让东方红酒业和三个村加上镇上一并来投资搞这个项目。”

    ***

    努力。求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