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四十七节 氛围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四十七节 氛围

    “三位县长都在这里,我也代表公司表一个态,目前公司可能会进入一个磨合期,这两家企业的职工情况三位县长也都大略知晓,要让他们和我们东方红酒业老职工一样认真工作,肯定有一个过程,而且这个过程肯定会有一些波折和矛盾冲突,所以我恳请县里不要被一些外部因素所干扰,理解和支持公司的工作。”

    “改革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我们的目的是要把东方红酒业做成汉都市乃至汉川省第一流的白酒企业,可以和全興、剑南春、五粮液比肩的酒企,……”

    “我们也愿意为县里的发展做出我们的贡献,但这就需要我们在推进现代企业管理时严格规章制度,奖惩逗硬,这里边难免要得罪一些人,伤及他们的利益,……”

    “所以我们先向县里打个招呼,如果真的出现这一类情况,请县里理解和支持,尤其是在涉及到人财物的调整上,更是如此,……”

    先说断,后不乱,先礼后兵,沙正阳更愿意把人心想得险恶一些。

    闻一震在这一次的企业改制调整过程中被搁置在了一边,名义上是他和郭业山一起到省委党校学习去了,但很显然这是有目的的安排,大家心照不宣。

    但如果说闻一震就此偃旗息鼓,沙正阳琢磨可能没那么简单,他宁肯把各种工作先做到前面,防患于未然。

    “正阳你放心,这一点县委县政府都有心理准备,改革肯定要触及到一些人利益,关键在于这些利益是大多数人利益,还是少数人利益,对企业对大多数职工是有利还是不利,这是关键。”赵嵩接上话,“贾县长同我和喜全县长商量过,确定了规章制度,那就必须要按照规章制度来,不愿意干的,县里也会有相应的政策来解决,……”

    尽欢而散。

    虽然说一顿饭不可能改变什么,但是融洽了关系,把一些该交代的底线大家相互交底,可以避免在日后的对接中产生不必要的纠葛和拖延。

    酒局有时候就像是润滑剂,让整个过程能够变得更顺畅,提高效率。

    把几位县领导和孔令东、樊文良送走,只剩下四人,气氛才重新轻松下来。

    但话题却不轻松。

    的确出乎了沙正阳他们的意料,居然把县罐头厂也给塞了过来,如果说县酒厂是东方红想要的,但罐头厂就纯粹的是累赘和包袱了,哪怕搭上两百亩地也一样不划算。

    这年头可不是二十多年后一亩地能卖好几百万的时代。

    “焦虹,剩下的就看你的了。”沙正阳他们选择了水云间作为商议的地方,一个轻松的氛围,能更好的激发大家的智慧。

    “正阳,你这是撂挑子啊,你是总经理,这么大的事情你不主持,丢给我,我这肩膀可承受不起。”焦虹瞪了沙正阳一眼。

    “说好的,我掌舵,你负责,上边和外边的事情,我来顶着,对这两家企业的整合梳理,你来。”沙正阳没客气,这是他和焦虹说好的。

    “月婵姐仍然负责公司下半年的市场拓展,老董还是管生产,但方东儒那边,老董要和他多沟通交流,无外乎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许之义利,他不是好面子么?告诉他总工艺师一样配备一辆桑塔纳,他想开就自己开,要司机就给他配一个,比他那辆连油都加不起的破蓝鸟强多了。”

    “光是县酒厂就够麻烦了,还加一个县罐头厂。”焦虹脸上也浮起一抹感慨,“我也在县罐头厂干过两年,也曾见证过县罐头厂的辉煌,只不过时间太短了,县罐头厂那边我准备选两个人,酒厂这边也一样,……”

    “虹姐,你心里有人了?”宁月婵话一出口,才觉得有语病,焦虹脸一红,“说啥呢?”

    “说错了,我说你有合适的人选来帮你?”宁月婵也笑了起来,打趣道:“心中没冷病,不怕吃西瓜,虹姐你这么敏感干啥?”

    没好气的睃了宁月婵一眼,焦虹把额际的头发捋了捋,“县罐头厂的原办公室主任唐庭广是个能人,只可惜脾气太大了,现在停薪留职在外边儿跑,我准备把他召回来,前几天我已经和他打了电话,他也基本同意了,还有原来跑销售的黄云宝也是个很机灵的人,本来我就打算让他到我们公司来,没想到这一次正好了,……”

    沙正阳心中暗自赞许,自己没有看错人,只是之前和焦虹谈了谈,焦虹就已经展开行动,这种行动效率才是他最看好的。

    “还有么?”沙正阳含笑问道。

    “月凤学习能力很强,原来也搞过办公室工作,我想把她也要回来给我当助手。”焦虹想了想,“只是怕她在合肥那边脱不了身。”

    “宁月凤不行,合肥那边她还要扛起。”沙正阳摇头,苏皖市场是今年销售的关键,而且下半年还要开拓东北和燕京市场,届时宁月凤担子更重。

    “那……”焦虹皱了皱眉。

    沙正阳其实也看出了焦虹的一些疑虑。

    对方是在避嫌,毕竟如果让她负责整合县酒厂和县罐头厂的这边事务,而她手中无人,只能在她自己熟悉了解的人中来选择,而东方红酒业这边的人又不够用,就只能在她原来工作接触过的范围内来物设,她担心会在公司内部引起不必要的猜疑,破坏公司内部团结。

    这是要个非常细心而又敏感的女人,如果是宁月婵恐怕还真想不到这么远。

    “焦虹,既然公司决定了你来负责县酒厂和县罐头厂的整合,那么你的责任就是在最短时间内把这项工作做好,我先前就说了,对上对外我来承担,内部你负责,怎么做你自己处理,选人用人也由你自己来考虑,当然会经过程序,只要考察合格,该提拔使用也好,委以重任也好,你可以提出建议,公司会进行评估,责任也是公司承担,我的意思你明白么?”

    沙正阳的话挑开了那层面纱,焦虹也有些惊讶对方的感知如此敏锐犀利,而且能马上拿出合理的策略,这个家伙的城府和老练屡屡打破她的预想,他还有什么不懂的?

    点点头,焦虹坦然道:“那行,我选人,先说明,我只能选择我自己熟悉了解且我认为能胜任的人,推荐上来,公司来定,当然,我也希望公司能给我推荐和配备合适的人选。”

    宁月婵和董国阳这才慢慢回过味来,宁月婵也为自己的粗神经自责,“虹姐,你这个担心就大可不必了,……”

    “月婵,话不是这么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们公司规模日大,原来草创期间或许顾不上,但以后可能就要在管理上加强了。”焦虹摇摇头,“人事管理往往就是一个企业发展的坚实保障,这在一家企业的发展初期也许不明显,但是企业发展越快,规模越大,就越能体现人事管理上的功效。”

    现在无论是国企还是乡镇企业企业中还没有人力资源这一说,对人力资源的合理调配和使用更多的还是领导一句话,但焦虹的表现却看在了沙正阳眼里。

    或许焦虹自身都还没有意识到她对人力资源管理的一些想法和观点已经有些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意味了,但沙正阳却意识到焦虹在当下银台县里的这些企业干部中绝对称得上是一块好材料了。

    这年头乡镇企业中能有这样远见卓识的管理人才还真不多,或许在一些大型企业或者外资企业有,但是他们却未必能适应乡镇企业中的种种琐碎繁杂以及与地方党委政府千丝万缕的纠葛事务,这方面却又是焦虹的强项。

    一个人本事再大,都必须要在合适的环境中才能发挥出作用。

    你把稻盛和夫或者杰克·韦尔奇弄到东方红酒业来,他未必就能胜任这个职位。

    当然并不是说他们的经营管理理念不值得学习,而是需要结合实际。

    只有对地方实情和各种规则谙熟却又能接受现代企业管理制度意识的人才,才能在这个岗位上一展所长。

    在沙正阳看来,焦虹就隐隐切合了这两者的结合点,相比之下,宁月婵或许在业务上更擅长,拼劲韧劲更足,但在精益化的管理上却不及焦虹了。

    “焦虹说得对,这一点上,我们不能忽视,而且需要尽快补齐加强。”沙正阳点头赞同,“一家企业越早重视人力资源的科学规划和合理运用,那么以后就越能显现出这个企业的大家气象,其效益也越是能在日常的工作中体现出来,这一点无论是欧美还是日韩的一些著名企业家和管理学者都有经典的阐述,我建议月婵姐和焦虹都可以抽时间看看这方面的书籍,学一学,提升自我。”

    焦虹看了一眼沙正阳,这个小男人倒是很有点儿居高临下的气势,这还不是那种以总经理对两个副总经理的态度,更像是一个长辈对晚辈,或者说师长对学生的教导姿态。

    “正阳,你觉得你就很全面了?”焦虹微笑着反击:“谦受益,满招损,我们是不是该共勉?”

    沙正阳一怔之后,哼了一声,“共同学习,共同进步。”

    听得沙正阳和焦虹之间斗嘴那点儿小机锋,宁月婵也忍不住灿然一笑,那种融洽的气氛在三个人中也是萦绕不散。

    沙正阳突然觉得也幸亏董国阳这个时候去了卫生间,否则还真没这种美好的氛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