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四十五节 巨坑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四十五节 巨坑

    想到这里,沙正阳又觉得自己有点儿上套入彀的感觉,当然这不是上了闻一震的圈套,而是市里和县里用大势阳谋构筑的圈套。

    玩这一手,自己还是稚嫩了一点,哪怕有前世记忆,但是在这种形势下,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县里这是要做啥?”宁月婵有些好奇,“拖了这么久,又突兀的同意了,……”

    “恐怕没那么简单。”焦虹摇头,她对县里这潭水的深浅还是知晓一些的,闻一震在县里现在只算是第四把手,但是其潜在的影响力却不小,“纵然市里边有态度下来了,现在也要求要把企业盘活,但我总觉得这里边还是有些问题,不过我也说不出来,只有等到贾县长他们来见分晓了。”

    焦虹这么一说,沙正阳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这之前甚至都没有什么风声,显得风平浪静,就算是市里的态度明朗,县里也不会一下子就态度转变这么快吧?

    不要闻一震插手,直接是贾国英来主持,这规格提高了,态度这么急转,县里这么好说话了?

    越想越不对劲儿,他想给郭业山打电话问一问,但想到郭业山已经到省委党校去学习去了,也只能作罢。

    算了,待会儿是什么菜都得要端出来,自然就明了了。

    沙正阳看看表,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了,还不见动静,正有些疑惑,就听得脚步声响,姚渊进来,含笑道:“正阳,好了,来这边吧。”

    跟随着姚渊一道进入会议室,沙正阳才发现不但贾国英和张喜全在,常务副县长赵嵩也在,另一边坐着的是脸色有些阴郁的孔令东和樊文良,见到沙正阳进来,也都只是苦笑着点点头示意。

    看这模样,沙正阳顿时觉得有点儿不对劲。

    这么大阵仗,虽然没有闻一震,但是他感觉恐怕还会有什么变故出来,县里边绝不可能这么老老实实就同意东方红酒业兼并县酒厂,哪怕县酒厂的确资产和债务相抵之后已经不名一文了,但县里肯定不会这么认为,否则孔令东和樊文良也不至于愁眉苦脸了。

    “贾县长,赵县长,张县长。”沙正阳很平静的招呼着三位领导,“只是我们东方红酒业的几位管理人员,宁月婵,董国阳,焦虹。”

    贾国英笑着点头:“嗯,小宁我知道,是咱们县里的三八红旗手嘛,上前年获得的荣誉吧,我有印象,是村里的妇女主任吧?焦虹不说了,咱们县府办出去的人才,是金子哪里都会闪光,难得啊;至于老董,咱们县里的白酒行业的大拿啊。”

    不得不承认贾国英口才很好,对东方红酒业的几个高层管理人员如数家珍,听得这几位心里也很是舒服。

    “贾县长对我们东方红酒业的了解这么深,也让我们受宠若惊啊。”沙正阳也笑着搭话。

    “嗯,坐吧。”贾国英点点头,又向孔令东和樊文良笑了笑,“令东,文良,咱们就直接言归正传了。”

    孔令东咧了咧嘴,露出一个比哭都好看不了多少的笑容,“贾县长,县里已经都定了,咱们镇上还能说什么呢?”

    贾国医没有理会孔令东话语里的不忿之意,谁摊上这事儿心里都不畅快,但既然县里决定了,那么就要服从。

    “嗯,正阳,还有你们在座的几位,情况大家都知道了,东方红酒业和县酒厂的合并事宜,县里也已经向市里做了汇报,市里基本同意,但是具体方案由县里在不违背法律法规,确保国有资产不流失和国企职工利益不受损的情况下自行研究,确保企业在进行整合之后能实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贾国英抬起目光在沙正阳几个人脸上一转。

    “县酒厂是我们县里骨干企业,不但拥有数百名熟练工人,而且从整体资产来说堪称良好,无论是车间、酒库,还是窖池,在全省范围内也属于一流,近年来虽然因为受到市场波动影响在效益上出现了滑坡,但是我们认为这只是暂时的,而东方红酒业是我们县里才发展起来的新兴白酒企业,这一年来在省外市场取得了极其辉煌的成绩,考虑到双方在合作上可以实现优势互补,为我县白酒产业打造出一艘航空母舰,所以县里……”

    废话一大堆,但是你还得耐着性子听着,脸上还得要露出一脸赞同欣喜的表情,这对于沙正阳和焦虹来说都是习以为常,但是宁月婵和董国阳二人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

    你县酒厂都算成了一流企业?资不抵债的一流企业?银行都不肯贷款,快要把县财政都给拖垮的一流企业?

    那为啥一帮工人天天围在县政府门口要饭吃?

    还用得着必须让东方红酒业来接手?

    沙正阳和焦虹当然早已习惯,领导们早就练就了铁脸皮,说这些空话套话都是驾轻就熟,张口就来,而且还像模像样,只是还没有经历过这些的宁月婵和董国阳就对这种情形有些不适应了。

    沙正阳很仔细的听着,如果只是这个,沙正阳觉得绝不至于让孔令东和樊文良如丧考妣,肯定还有其他异常情况。

    要么就是县里把酒厂的资产评估得特别好,挤压镇村两级的股份,只是这样做未免有些太露骨了,银行里的贷款可是摆在那里,需要真金白银去还的,县酒厂资产都被抵押一空,而老窖池历史没有红旗酒厂的悠久,名气也没那么大,也就是规模足够大而已,这就要占多大的股份,恐怕说不过去了。

    “另外,县里经过研究,觉得目前东方红酒业的情况很好,在实现与县酒厂的合并之后应该还能再上一层楼,所以县里决定将县罐头厂的资产也注入新公司,同时新公司也要接收县罐头厂的一百二十余名职工,……”

    尼玛!我艹!沙正阳内心真的如同万头羊驼奔腾而过,这特么还有这种阴人的手段?这特么是坑死人不偿命啊,绝壁是闻一震弄出来的幺蛾子!

    县罐头厂和县酒厂只有一墙之隔,比县酒厂规模也要小一些,但这个坑却不比县酒厂小,而且按照贾国英的说法,把县罐头厂的资产注入,这特么县罐头厂哪来啥资产?那一片破烂厂房,还有啥?

    见沙正阳和焦虹脸都黑了下来,贾国英内心也有些不太自在。

    这一手的确有些不地道。

    县罐头厂比县酒厂还早停产,只不过县罐头厂工人数量要少很多,而县罐头厂工人自己都知道这个厂是经营不动了,做得多亏得也多,所以他们没有向县政府要求劳动权,县里也只能每月给工人们发放基本生活费。

    这种情形已经持续了一年多时间了,县里也一直在想办法解决罐头厂的问题,现在就此机会趁机就掺和进来了,而且还是“带资”进来。

    只不过不知道这个“资”究竟是啥,值多少钱?

    “贾县长,……”

    “正阳,你别急,我知道这个方案和当初东方红酒业提出来的方案有些不一样,但是县委县政府也是经过了通盘考虑的,东方红酒业也是一家集体性质的企业,你沙正阳,宁月婵,焦虹,还有老董,都是共产党员吧?”

    贾国英语气严肃起来,这一点也是经过反复研究的,既然是改革,那么步子可以迈得更大一些,“下级服从上级,局部服从整体,从全局着眼,正阳,你作为一级领导干部应当有这个觉悟!”

    沙正阳嘴里发苦,这特么太坑了,而且还坑得你理直气壮!

    “当然,县里也不会不考虑这家新企业的实际情况,肯定要在各方面支持整合之后新公司的发展。”贾国英清了清嗓子,“我们也是考虑到县罐头厂与县酒厂只有一墙之隔,如果与东方红酒业合并,这两家也可以打通,新公司可以把总部设在这里,同时也可以在这里新建一个新的基地,……”

    这特么纯粹就是在那里水里给你画了个月亮让你去瞅着,沙正阳内心不断的吐糟,但是却无能为力,他很清楚县里这肯定是已经形成了决议,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由不得你了。

    “贾县长,这个方案没有回旋余地了么?”沙正阳目光注视着贾国英。

    贾国英摇摇头:“正阳,这是县委县府的决定,县酒厂和县罐头厂一起合并入东方红酒业,基本方式可以按照你原来提出的那个方案来操作,但是资产上,两家企业合起来,虽然也有一些贷款,但是县里认为从土地到厂房,哦,对了,县里还决定把原来省农科院的一个果树研究所的实验基地也交给你们,……”

    “这里原来是用来给种植柑橘的,后来省农科所果树研究所觉得这里水土条件不合适,交给水稻高粱研究所,用来培育种植高粱,前两年县酒厂不景气,这个事情也就黄了,现在就一并交给你们了,这片土地也是两三百亩,也算是县里注资的一部分吧。”

    ****

    求200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