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四十四节 谁入谁的彀?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四十四节 谁入谁的彀?

    “贺书记,闻书记的一些意见我也知道,他的担心主要是集中在企业职工的身份和后路问题上,也还有诸如国有资产的问题,我的感觉,他还是有些舍不得放手的味道。”

    桑前卫没有客气,这个时候他必须要挑明,让贺仲业明白。

    “我的观点,不能因噎废食,既然县酒厂已经无法支持下去了,全靠财政支撑,财政也不可能一直为这个无底洞填坑。”桑前卫态度鲜明,“改革的目的就是要解决这些问题,只要能保障工人利益不受损,国有资产能盘活,光是节约出来的财政投入都值得了,老是抱着一些固有的陈旧观念,那就没法改革了。”

    贺仲业默然无语,连桑前卫的态度都如此明朗,他意识到恐怕这件事情宜早不宜迟,该下决断了。

    桑前卫的态度已经算是委婉了,贺仲业也知道对方是在隐晦的提醒自己,也是为自己好,他也不是看不清楚形势之人,只是心里难以过那道感情关而已。

    “嗯,这件事情我知道怎么做。对了,前卫,经开区的事情你从现在就要开始琢磨了,最迟一个月以内,我想要你先把大概区域划出来,然后就要开始筹建班子了,人选你自己琢磨,我给你最大的权限,全县任选。”贺仲业打定主意,“具体人员定了,你和老齐、秋华他们说就行了,我会和他们打招呼。”

    这个态度可谓直白了,把人事权力全数交付给自己,称得上是推心置腹信任有加了。

    “贺书记,现在我还暂时想不到那么远,恐怕先要把区域划定,还有内部机构确定下来,再来说其他。”桑前卫沉吟了一下,“另外,也可能要给经开区粗略的明确一个目标,我们今年的打算,明年的规划,都要拿出来,规划,建设,招商引资,要分步骤,同时也要有一个可量化的标准。”

    贺仲业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交给桑前卫果然是值得放心的,这一番话都能看得出对方的应对能力和用心程度。

    “你自己看着办,需要人就提出来,筹建经开区是今年县里的中心工作,明年经开区就要承担起经济发动机的作用。”贺仲业自我解嘲的笑了笑,“这是黄书记给各地提出的要求。”

    “贺书记,我倒是有个人选,想要把他调到经开区。”桑前卫想了一想,才开口,他知道这个人选恐怕又要引争议。

    “谁?”贺仲业见桑前卫这么慎重,有些好奇。

    “沙正阳。”桑前卫回答道。

    “啊?”贺仲业皱起眉头,有些不虞,“怎么想到他了?不要认为他能把东方红酒业搞得不错,就觉得他搞经济工作有多大能耐了,搞企业和搞经济管理还是有差别的。”

    下意识的感觉到贺仲业对沙正阳的印象不太好,桑前卫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但估计应该是朱伟忠之前在县府办制造出来的印象恐怕还没有在贺仲业心目中消失。

    桑前卫温和的笑了笑:“贺书记,不完全是这个原因,我和正阳长谈过一两次,我感觉他对县里的产业发展规划是很有一些想法的。”

    “哦?”贺仲业有些狐疑,怎么沙正阳又和桑前卫搭上线了,沙正阳一直和郭业山他们走得很近乎,倒不是说沙正阳就不能向桑前卫汇报工作了,但听桑前卫的口气,显然是超出了一般性的谈话那么简单。

    见桑前卫仍然目光沉静的看着自己,贺仲业想了想:“前卫,现在肯定还不合适,沙正阳在南渡主要就是负责东方红酒业,如果这边与县酒厂的合并事宜一启动,估计半年内他都要在这项工作上耗着,我感觉市里对这一次兼并很看重,大概是有意要做成范例的感觉。”

    又顿了一顿,贺仲业才道:“既然要做,那么肯定要做好做成功,而且完成兼并之后东方红酒业应该有一个更大的发展才对,这大概也是市里希望看到的。”

    “那半年后呢?”桑前卫想了一想道:“我估计这前期筹备也得要小半年才能把工作铺开,另外,如果划线在南边儿,正好可以把东方红酒业所在这一片划进来,加上这一次县里把县酒厂交给东方红,也应该要成为股东吧?可否把东方红酒业划归经开区?”

    桑前卫的想法一下子让贺仲业眼睛一亮。

    这倒是一个好主意。

    如果把东方红酒业划归经开区,那经开区立马就算是有了一个龙头企业,其产值也都可以计算入经开区中,可谓一举两得。

    “只是南渡镇那边……”贺仲业还未说出口,桑前卫已经接上话:“贺书记,南渡镇占股不影响,权属,分红,都照旧,我的意思是只是把东方红酒业划归经开区管辖范围,依托这个龙头企业,可以吸引其他企业来落户。”

    “我看行。”贺仲业立马想到了这个企业划归经开区的诸般好处,也不枉把县酒厂交给它,“那前卫你抓紧规划,这边兼并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

    **********

    接到县里的通知,沙正阳、宁月婵、董国阳和焦虹三四人一起赶往县里。

    电话是县政府办打来的。

    沙正阳大略知晓应该会有一个结果了,再拖东方红酒业要拖不起了,就算是要整合县酒厂那也有一个过程,影响到明年的生产,那就太不划算了。

    如果这边真的无法达到目的,沙正阳宁肯在外县去并购一家条件合适的企业来进行整合,也胜过这种拖拖沓沓看不到结果的局面。

    董国阳其实可以不去的,但是为了凸显班子团结的重要性,同时也要突出下一步东方红酒业要加大研发的趋势,所以董国阳也被拉上了。

    到了县里,政府办主任姚渊老远就看到了沙正阳一行人过来,含笑点点头:“正阳你们过来了?”

    “姚主任,接到电话就立即赶来了。”沙正阳也很客气的和姚渊握手。

    他和姚渊不熟,但是也知道此人颇有能力。

    姚渊在东沱镇干得很出色,赵嵩很欣赏他。

    只是他既不像桑前卫那样深得贺仲业的认可,也不像朱伟忠那样把贾国英讨好得到位,当然朱伟忠也还有其他门道,也没有郭业山那么好的机遇,所以上一轮的人事变动他就只能委屈的担任一个县政府党组成员、县府办主任的尴尬角色了。

    “嗯,贾县长、张县长与你们孔书记、樊镇长他们还在开会研究,你们稍微等一等,在那边会议室里坐一坐吧。”

    姚渊身材瘦削,脸颊轮廓分明,一双眼睛里目光很是犀利,一头这个时代还不算流行的板寸,加上一件淡蓝色的短袖衬衣扎在皮带下,铮亮的黑皮鞋,挺括的西裤,显得精神抖擞而又干净利索。

    不得不说和郭业山年龄相仿,只有三十六七岁的这家伙绝对有点儿成熟男人的魅力,对于女性有很大的杀伤力。

    前世中这家伙好像仕途上也是起起落落,担任过副县长、常务副县长,但却在婚姻上栽了筋斗。

    他老婆是县医院一个护士,性格多疑且偏执,一直认为自己丈夫外边有小三,在姚渊担任常务副县长之后,也是疑神疑鬼,到处检举反映姚渊乱搞男女关系,最终姚渊被迫净身出户离婚,但对方依然不依不饶。

    记忆中2002年后姚渊被前妻骚扰得实在无法工作,被迫辞职远走他乡,县里班子也随之一轮调整,也算是给了那个时候在盛桥镇担任书记的沙正阳一个机会,让沙正阳能补选为副县长。

    不过这个时候的姚渊应该还没有后院起火,他连副县长都还没有当上,也不知道这一世里他的命运会不会因此而改变?

    坐定,姚渊安排人来为四人掺茶倒水,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

    “正阳,怎么是贾县长和张县长来操办这件事情?”

    董国阳虽然不怎么管公司的外部事务,但是也非一无所知,和县酒厂的磕磕绊绊就是因为县里在作梗,而县里主要就是闻一震在作祟,这一点对公司高层来说不是秘密。

    “不太清楚,也许闻书记有其他更重要的工作吧。”沙正阳嘴角浮起一抹笑意。

    不用猜他也能知道,肯定是市里边的风向开始明确,贺仲业和贾国英便主动进行“战略调整”了。

    闻一震也许会成为弃子,也许会成为用来日后敲打东方红酒业的鞭子锤子,但是肯定不适合在目前来主持运作对县酒厂的兼并事宜了。

    这一点沙正阳其实也想到了,他甚至可以肯定,县里边或许会有这种方式来为县里争夺更多的话语权和实际利益,比如未来县里在东方红酒业中所持的股份。

    以现在沙正阳以及东方红酒业内部对县酒厂的了解,现在的县酒厂其实已经是不知多少钱了,就算是把所有地皮加上县酒厂临街的那一大片门面算上,如果除开县酒厂在县工行、县农行和信用联社的贷款,估计也所剩无几。

    但是县里肯定不会这么看,或者说他们打定主意就是要把县酒厂的各种资产往高里估,否则一个资产和债务相若,甚至资不抵债的企业,凭什么能在市值过千万,甚至数千万的企业里占股?

    不占股,光靠税收,眼见得东方红酒业如此火爆的效益,又如何能拿到股权分红?

    贺仲业和贾国英还是老奸巨猾啊,以退为进,先给自己示好,接下来就是要在县酒厂的资产评估上锱铢必较了,估摸着这气球肯定要吹得不小。

    到了这个地步,只要他们把县酒厂这个气球吹得不是太大,东方红酒业只怕都只有接受,那个时候你东方红酒业再来说不愿意不想接手,恐怕就真的由不得你了。

    市里县里花了这么大精神,你现在来这一出,还想不想干?以后还要不要市里县里的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