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第四十三节 跟不上时代会被淘汰

第二卷 第四十三节 跟不上时代会被淘汰

    “贺书记,决定了?”桑前卫陪着贺仲业走在沱溪边上的石板道上。

    这一带的绿化建设还没有跟上来,这本来是贺仲业最希望在自己这一届任上干成的事情,将沱溪清淤,同时在沱溪两岸进行景观改造,让红卫大桥和解放大桥之间这一线成为真正的县城中群众休息散步的好去处。

    当然这也有一些私心在里边,他自己就做在这附近,日后退休了他也打算不搬家,就住在这里,颐养天年。

    “是该决定了。”贺仲业背负双手,漫步而行,“出去走一趟,才觉得真的是井底之蛙,外边的世界变化之大,变化之快,简直难以想象,我记得我是87年才去过江浙的,当时我还在当县委副书记,南京、杭州、沪江、苏州,都去过,但真的没想到才四年多时间,变化这么大,尤其苏南!”

    “浦东开发也很火热吧?”桑前卫感觉得到这段时间贺仲业的情绪有些波动,他也一直在寻找机会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和对方沟通。

    今天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他也感觉到贺仲业要就一些事情做出决定了,比如尽快设立开发区的事情,又比如县酒厂、县罐头厂的改制问题。

    “还见不出端倪,中央调子定得很高,但还要看后续发展了。”贺仲业沉吟了一下,“我听市里一些领导介绍,南粤的发展比江浙更快更好,尤其是深圳,我还没有去过深圳,不知道那边情况如何,但据说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黄书记说等两个月还要去南粤考察学习,我准备再去看看。”

    桑前卫知道贺仲业的性格习惯,不喜欢出门,加上饮食差异,所以很多时候考察学习,他都推给自己的搭档和副手去了。

    他从工作开始就一直在银台工作,可以说是一步一步从银台成长起来的干部,但这一次考察学习之后,竟然生出了还要出去的念头,看来这一次的考察学习的确对他刺激很大。

    “嗯,南粤紧邻港澳,外资进来很方便,他们最早搞三来一补的出口加工型产业,然后慢慢发展起来,受市场经济理论影响也比较大,或者说是和国际接轨,按照国外的制度模式来搞外贸产业也很热衷。”

    桑前卫知道贺仲业以前对这些可能有些抵触,但是这个时候了,他觉得需要和对方挑明了。

    “前卫,你觉得这样搞真的能发展起来么?我是指在我们内陆地区。另外,会不会有更多的副作用?”在桑前卫面前,贺仲业没有遮掩什么。

    “我总感觉变化太快,让我们这些人都有点儿跟不上形势的感觉,前两年的那场风波,不就是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泛滥引起的么?中央也在强调,党的作用在任何领域都不能弱化,只能强化,但是在经济领域这样放手,合适么?”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桑前卫甚至也和沙正阳探讨过,沙正阳也提到了这一点,桑前卫也比较认同。

    “贺书记,我是这样理解的,社会主义国家性质并不排斥市场经济,计划经济在特定时代是必要的,但是随着生产力发展,生产关系发生了一些改变,那么也就要求我们在工作中要进行调整和变革,这大概就是改革的由来。”

    桑前卫也在精心的筹措自己的言辞,避免对贺仲业刺激过甚。

    “社会主义一样有属于自己的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相结合,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经济。在我看来,外资进来也好,私营企业发展也好,都只是对我们国营经济的补充,对活跃市场是有好处的,国有经济也没有必要把一切抓在手里,政府做不到,或者做不好,那么抓住一些事关国计民生和公共服务型的行业,把其他交给市场来决定,未必是坏事。”

    桑前卫细细的解释让贺仲业很满意,不是桑前卫的态度,也不是桑前卫的这番言论,而是他很认可桑前卫这种喜欢学习,勤于思考的精神。

    很显然桑前卫这段时间对中央高层的政策精神吃得很透,学习很快,这意味着自己看好的这个年轻人前途远大,大有可为。

    贺仲业也知道自己的思维有些跟不上趟了,虽然他力图想要跟上,但固有的惯性的思维让他始终喜欢从不同的角度来看问题,所以这让他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在这次考察过程中,他也更多的是看是听,很少发表意见。

    心里有些为桑前卫高兴,也有些伤感,贺仲业觉得这是自己年龄变老的心态,不过他还是决定自己要做好眼前的事情。

    “嗯,前卫,看来你是下了工夫来学习的,不像有些人赶时髦式的人云亦云,真正要他说出一二三来就张口结舌了。”贺仲业微微一笑,“我赞同你说的一点,那就是经济领域中也不能弱化党的领导,党或许可以通过抓住国家经济命脉产业来确保我们社会主义经济事业的不偏向,不削弱。”

    桑前卫点点头,等待着贺仲业的下文。

    “县里筹建经开区的事情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之前我就一直在考虑,今年下半年必须要建起来,这一点市里边也已经有政策出来,也很支持。”贺仲业沉吟着:“我想让你来兼任经开区党工高官、主任,怎么样?”

    桑前卫心中一惊,皱起眉头细细思索了一阵才道:“贺书记,我本人肯定没有意见,但是县委办这边事情也很多,经开区要筹建,恐怕事情很多,党工高官和主任都由我一肩挑,一是是否合适,二是我怕顾此失彼,两边工作都没做好啊。”

    “嗯,我考虑过,让韦巍来县委办给你当副手,协助你工作,日常事务交给他来具体做,你把把关就行,你主要精力还是放在经开区那边。”

    贺仲业显然早有定计。

    “我原来也考虑是安排张喜全来负责经开区工作,但是再三考虑,还是觉得你来更合适,一来市里边经开区是常务副市长林春鸣负责主抓,二来你抓经开区,我更放心。”

    桑前卫也是倍感压力。

    银台一直被视为工业大县,但实际上底子众所周知,除开汉化和汉钢,那就是一个空壳子县,所以县里也承受了市里很大压力,要求县里要想办法解决这一问题。

    经开区的筹建是最重要的步骤,那就是明明白白要在工业上做文章,可是如何把经开区搞起来,这却不是一道简单的题。

    三通一平,建设起来需要大量资金,县财政能提供多少支持?贷款搞建设,以土地作抵押?银行愿意接受么?

    这都在其次,关键是现在各地都开始意识到了这一点,都在动作起来了。

    实际上银台已经走晚了,如果在年初就开始动作起来,有这半年的先机,起码这会儿土地都能平整出一大片来,道路也能铺设两条出来,在招商引资上也能抢个先手。

    说句难听一点儿的话,你现在把有意要来搞企业的客商引到银台来,也没啥看的,人家也不可能等你啊,这四处都是敞开双臂欢迎的,到哪里不一样?

    再大的难题,面对贺仲业的委以重任,桑前卫也不可能推托,他很坚定的点点头:“韦巍很不错,他来县委办比较放心,贺书记请放心,既然您交给我这个担子,我肯定要尽全力把这件事情做好。”

    “嗯,我也只有交给你才放心,赵嵩,郭业山,张喜全我都考虑过,但思考再三,还是觉得你最合适,而且我感觉随着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这一主旨的确立,以后从上至下对擅长经济工作的干部会越来越重视,你到经开区去打磨一两年,也算是为你走上更重要的岗位打基础吧。”

    贺仲业毫不讳言自己对桑前卫的期待。

    桑前卫也有些感动,贺仲业对他的看重是实实在在的,若是没有贺仲业的一力支持,他要担任这个县委常委怕是有些难度,很大可能是要去担任副县长,甚至被姚渊所取代都有可能。

    士为知己者死,虽然在当下这个说法不合适了,但贺仲业的知遇之恩还是让桑前卫义无反顾的要把交给自己的工作干好。

    “贺书记,多余话我不说了,我会尽快思考这件事情,力争尽快进入状态。”桑前卫不是一个喜欢在嘴上多说的人,他一直信奉多说不如多做。

    “嗯,你相信你能做好。”贺仲业点点头,“另外加就是县酒厂的事情,你上次和我也提过了,老闻也来找过我几次,但是他的想法已经不合时宜了,而且县酒厂的状况也不可能充当兼并主体,当然,他的一些想法和担心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桑前卫下意识的皱了皱眉,他觉得贺仲业的想法仍然还有些转不过弯来。

    现在改革开放是大势所趋,银台本身已经落后了,如果再在这种细枝末节上纠缠不休,拖拖沓沓,恐怕就要面临市里边的责难了。

    他是县委办主任,自然也有自己的门道,市里边的风向乃至省里和中央的政策精神,他都随时掌握着。

    市委黄书记已经明确了汉都要争当内陆地区改革开放的先锋,银台恐怕也要首当其冲,尤其是有东方红酒业这个黄书记本来就比较熟悉的企业,这就是一个最好的范例,现在县里再要设置障碍就显得不明智了。

    ****

    第二更,求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