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四十二节 多管齐下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四十二节 多管齐下

    “或许可以考虑以工会的形式来代持?”沙正阳迟疑着道。

    “工会?”黄绍棠和林春鸣眼睛都是一亮。

    这是一个好主意,只是乡镇企业中鲜有提及工会,毕竟乡镇企业职工其身份更多的是农民,是以农民工身份来从事制造业工作,这个身份的尴尬使得工会基本上只存在于国企当中,只是要等到多年以后才会逐渐在各类企业中慢慢发展起来。

    但现有提及并不代表不可用,这些农民工事实上已经脱离了农业,而是以在工厂中从事工业活动来获得劳动报酬为主了,那么认同为工人,成立工会也说得过去才对。

    提出了工会代持这个设想后,那么这个敏感的节点就算是绕过了,当然这也只是一个构想,具体操作中还要来慢慢摸索。

    沙正阳考虑过员工持股会的模式,前世中娃哈哈就应该是这种方式,而且还有很多民营企业为了稳定自己企业的基层骨干,也是采取这种方式来解决,既保证了企业牢牢的控制在创始者手中,也让一干追随打天下的基层骨干们获得了红利实惠,可谓皆大欢喜。

    黄绍棠对沙正阳的思路开阔思维敏锐非常欣赏,在他看来沙正阳是在这一次兼并方案中花了心思的,而且也考虑到了诸多的敏感因素,改革本来就有风险,黄绍棠也很清楚,但你想要作改革排头兵,想要做出一番成绩出来,那冒风险也是在所难免。

    在细节的讨论上就没有花太多时间了,很多东西你现在也无法预料,要到实际操作中才能发现得了,沙正阳也没有刻意的炫耀,只是对领导提出的一些问题逐一做了解答。

    沙正阳离开市委大院时,已经是十一点半了,但黄绍棠他们几人都还没有离开,弄不好又是一个通宵。

    夜晚有些清凉的微风吹过来,沙正阳心情很舒畅。

    几十年官场的浸淫,让沙正阳对今晚这一干领导的想法态度还是有些了解的。

    黄绍棠和林春鸣对自己的态度很友善,也很认可欣赏。

    黄绍棠不用说了,林春鸣可能与其刚担任常务副市长那个有关,而且他还兼任了经开区党工高官,这一位置也很重要,意味着他要扛起整个汉都市经济发展增速器的担子,所以他对一切与经济发展有关的东西都很感兴趣,都能拉动发展的新生事物都心存好感。

    当然沙正阳并不清楚这里边还有林春鸣去年到酒厂考察时在自己办公室所见带来的好感缘故。

    但是霍连钊的态度很一般,甚至还有些说不出的敌意,沙正阳怀疑这是不是和曹清泰有关。

    这可不是一个好的兆头,要知道霍连钊可是接任了组织部长,以后要想进步是绕不过他的。

    不过短期内无须担心这个,曹清泰离开市委已经成定局,相信曹清泰一走,霍连钊的那种情绪会有所缓解。

    每个人都希望能够在领导心目中占据更重要的地位,发挥更大的影响,对于那种威胁到自己在心目中地位和影响力的同僚,天生就有反感的情绪,只不过心胸宽广者能很好的控制住这种情绪而已。

    霍连钊的心胸恐怕就没有那么宽广,曹清泰在黄绍棠心目中分量不轻,但只要曹清泰离开“中枢”,那这层敌意就会消减许多。

    而且,霍连钊虽然心胸未必宽广,但是这么多年的历练和情商也会让他明白,这个时候支持东方红酒业兼并银台县酒厂的正确性,不会在这个问题上扯后腿。

    这就足够了。

    今晚最大的收获,就是让一干领导充分认识到了自己在许多方面,尤其是在经济领域中涉及到改革等诸多方面的宽阔思路和创新路子,哪怕他们一时间还无法接受,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会日渐意识到自己今天所谈及的这一切,这会不断的在他们心目中强化自己的印象。

    为此,沙正阳真心很感谢曹清泰给了自己这样一个机会。

    需要开始着手准备了。

    沙正阳当然不会这么一直坐观局势的变化,有了前世的记忆和经验,未雨绸缪,把准备工作做在前面总是好的,有备无患。

    闻一震那边,沙正阳自认为无力去触动和影响,汪剑鸣现在怕都对自己嫉恨入骨,所以他从未指望能在闻一震哪里取得什么突破。

    贺仲业那边,他也是有意识的在桑前卫那里袒露了自己的许多想法和意见。

    沙正阳知道桑前卫在贺仲业面前很能说得起话,虽然达不到言听计从的地步,但是很多时候,尤其是一些重大问题上,贺仲业都很愿意听桑前卫的意见。

    尤其是在这一次贺仲业又跟随黄绍棠前往江浙考察学习了这么久,如果还没有半点触动,沙正阳觉得那他这个书记恐怕就真的干到头了。

    以桑前卫的政治眼光和敏锐性,他也应当看得到目前的政治气候变化,所以沙正阳相信从桑前卫自己的政治前途着想,他也应当好好劝诫贺仲业一番。

    郭业山那边,不需要多说,贾国英那边,郭业山可以施加一定影响。

    赵嵩那里,有曹清泰的提点。

    而齐云山那里,以沙正阳的观察,这一位的政治敏锐性不知道要比他那个学生孔令东高到哪里去了,很能看得清楚形势,否则他也不能弯道超车,超越了闻一震成为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

    他和孔令东相比,是真正的“虎师犬徒”。

    除了这个层面的工作之外,对县酒厂一帮人的工作也在不动声色潜移默化的开展着。

    没有县酒厂一帮人的“配合”,就算是得到市县两级的支持,拿下了县酒厂,也可能变成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这不符合东方红的利益。

    以最小的动作,最平缓的过程来实现双方的兼并,最快速度的切入到东方红的发展轨道上来,这才是沙正阳追求的。

    沙正阳也不认为必须要搞得轰轰烈烈才是改革,改革的目的只是要提高生产力和生产效率,最大限度的保障各方权益。

    劳资各方都应该为此做一些妥协这也是必然之道,这一点沙正阳有心理准备。

    只要能尽快把县酒厂纳入到东方红酒业体系中来,迅速进入生产正轨,沙正阳觉得可以在其他方面做出一些让步妥协,比如补偿。

    像方东儒这边,沙正阳和董国阳亲自接触,作为搞白酒技术工艺的大拿,董国阳和方东儒很熟悉,但是涉及到一旦兼并后,谁高谁低,这也是一道难题。

    但沙正阳知道方东儒是有些本事的,当然这个本事是局限于他的白酒勾调本事上,他的管理能力就只能说一塌糊涂来形容了,这一点在和方东儒接触过程中,方东儒自己都毫不隐晦的承认了。

    所以按照构想,一旦东方红兼并银台酒厂,那么董国阳仍然会担任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而方东儒将担任总工艺师,胡文虎担任副总工程师,三人在工资、奖金和福利待遇上均享受副总待遇。

    董国阳既要主管生产,还要兼顾东方红国窖系列的研发,方东儒则要协助董国阳主攻东方红国窖系列1949、1921、1927这几个最关键品牌的研发。

    方东儒对此也很感兴趣。

    在了解到东方红方面在研发和宣传上的巨大投入之后,方东儒叹为观止,而在稍许透露了一些东方红酒业在市场营销上的手段后,他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早就失去了县酒厂要想兼并东方红的痴心妄想,反倒是安安心心下来想要在研发东方红国窖系列这一品牌上做出文章来。

    这对于一个本身就是搞技术出身的他来说,反而算是一个解脱了。

    除了方东儒外,县酒厂也还有一些技术骨干,沙正阳安排董国阳、胡文虎都分别接触了,应该说虽然有一些抵触情绪,但是在了解到现在东方红酒业内部的收入结构时,没有人能抗拒得了这份诱惑。

    唯一麻烦的就是普通工人,特别是那些年龄偏大而且又过惯了耍日子的那些工人,以及那些清闲惯了的后勤人员,他们才是最主要的反对者。

    普通工人中那些年轻的还能拉过来,毕竟谁都知道这么混几十年不可能,但是那些四十五岁以上的,游手好闲惯了,指望着这么混几年就好退休的人来说,东方红酒业要入主,就不是好消息了。

    不过这些都在预料之中,这样大一个兼并事件,如果不遇到点儿麻烦和问题,那才稀罕。

    东方红酒业这边也有应对的方略,该软的软,该硬的硬,鼓励退休,工龄买断,这些都可以考虑,再加上以认购股份组成员工持股会的方式来每年分红的预期,沙正阳相信这些矛盾都可以得到化解。

    关键在于要在足够短的时间里重新纳入东方红酒业体系中,恢复生产,为明年东方红酒业全面出击做好产能储备。

    这项工作沙正阳准备交给焦虹来具体负责,他觉得焦虹的经验和手段可以很好的应对这些闲散惯了的国企职工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