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四十节 国企改革的复杂性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四十节 国企改革的复杂性

    白酒行业的利润几位市领导都大略知晓,烟酒行业的利润一直都是行业中居于翘楚地位的。

    烟还好说一些,是国家专卖,但酒早已经放开,基本上就全靠市场竞争来决胜负了,那怕是地方保护主义也很难起到多少作用,尤其是在市场上打响了名气的产品,更是难以通过行政手段来干预。

    汉川历来就是白酒大省白酒强省,几朵金花在全国各地都有着很强的市场竞争力和很高的市场占有率。

    现在东方红酒业的快速崛起,已经成为仅次于汉川省仅次于几朵金花的地方实力派,甚至已经对几朵金花的后几位地位构成了威胁,作为接任了常务副市长的林春鸣自然对这一现象有所耳闻。

    去年担任组织部长时林春鸣还不觉得,只是觉得这家乡镇企业在组工建设上很有新意。

    没想到半年多时间过去,这家企业竟然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奇迹速度在崛起,一跃成为汉都市上百家酒企中仅次于全興的第二大白酒企业,在全省也能排在前几位,而且这家企业的市场居然并不是以省内市场为主,全部是在省外开拓市场。

    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汉都市的大街小巷都能见到各种东方红的酒招了,尤其是在几所大学周围的大排档和饭馆中各种颇具青春气息的寄语在东方红酒业的宣传海报上随处可见。

    林春鸣甚至还看到一些价廉物美但是却格外醒目的黄色警示标示衣褂在市里的环卫工人身上出现,当然那上边免不了有东方红酒业的标记。

    他问了问,据说这是市交警支队和市环卫处与东方红酒业合作的结果,皆大欢喜。

    从这个迹象可以反映出东方红酒业在汉都本地的市场占有率肯定也在逐步提升。

    不过林春鸣也了解过,东方红酒业的市场产品主要还是中低端白酒,高端市场仍然被茅台和几朵金花所占据,这也符合目前东方红酒业的局面。

    “小沙,按你说的,三季度你们销售额就要达到九千万,那全年岂不是销售收入要过亿?”林春鸣含笑问道:“我记得去年黄书记和我们到你们公司的时候,你可是说你们销售收入要力争破五千万吧,怎么这半年过去了,就要翻一番还不止了?怎么做到的?”

    沙正阳听出了林春鸣的弦外之音,心中反而踏实起来了。

    他不怕不质疑,就怕你们不问,视若无睹,直接把自己当成吹牛了,那才是沙正阳最担心的。

    “林市长,计划没有变化快啊。”沙正阳显得底气十足,双手撑在膝盖上,身体微微前倾,没有半点心虚胆怯。

    小会议室里的面积并不大,黄绍棠独坐在正面的单人沙发里,林春鸣与黄绍棠隔着茶几而坐,而霍连钊则坐在靠黄绍棠一侧的双人沙发里,另外一个三人沙发则是陈琦和曹清泰相隔而坐。

    只有沙正阳坐在了最靠门的三人沙发中间,很有点儿三堂会审的味道。

    这应该是黄绍棠比较信得过,或者说比较得黄绍棠看重的班底了。

    黄绍棠是外来干部,虽然在汉川省呆了一段时间,但是也是立足未稳就又调整到了汉都市来担任市ei书记,可以说这一年多既是黄绍棠适应和熟悉汉都市政治生态圈的一个过程,同时也是黄绍棠开始有序的扎根汉都,开始逐步建立起自己的班底和影响力的一个过程。

    这基本上是一个外来干部所必须要经历的过程,短则一年,长则两三年,而这也和这位主要领导的政治驾驭能力和上级组织对其的支持力度有很大关系。

    黄绍棠算是做得相当不错的了,一年多时间里,已经稳稳的驾驭住了局面,而林春鸣出任常务副市长,霍连钊接任组织部长就是一个最典型的标志。

    “哦,怎么说?”林春鸣对沙正阳的印象本身就不错,尤其去年在考察东方红酒业时,无意间在沙正阳办公室里看到的种种,都让他对这个年轻干部印象颇好,这一次又有这样的际遇,所以他也很愿意给这个小伙子一个表现的机会。

    “去年黄书记和林市长、霍部长你们来的时候,说实话,公司还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也只是打开了湘南市场,对甘晋两省的市场能不能复制湘南的模式,我们也没有太大把握,毕竟南北情况迥异,市场也不尽一致。”

    沙正阳目光在几位领导的脸上掠过,语气并不激昂,但却充满了信心。

    “但事实证明我们的准备是充分的,甘省市场一举破局,晋省市场的表现情况虽然不及甘省,但晋省市场容量本身就比甘省更大,加上上一两个月在苏皖两省的市场取得了巨大突破,所以我才有这个底气口出狂言。”

    “唔,口出狂言?我们汉都就需要多几个像你这样口出狂言但是却能兑现狂言的干部啊。”目光里满是欣赏之意,黄绍棠手指轻轻在沙发扶手上敲击,“刚才春鸣市长问了,小沙你有把握今年销售收入过亿?”

    九千九百万和过亿,哪怕之差一百万,但完全是两个概念,其冲击力截然不同,黄绍棠当然深谙其中道理,他要问清楚。

    从沙正阳话里话外流露出来的信心来看,这家企业现在的发展势头无疑是令人激赏的,更为关键的这是一家乡镇企业,这让黄绍棠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在江浙那边看到的蓬勃发展的乡镇企业。

    汉川的乡镇企业起步也比较早,但经历了几年发展,先前的兴旺势头现在却慢慢偃旗息鼓下来,缺技术,缺资金,缺管理人才,缺生产原料,缺政策支持,各种问题都制约着乡镇企业的发展。

    在浙省那边发展势头很好的私营企业在汉川还处于一个萌芽状态,受到的干预和制约更多,从目前来看,乡镇企业仍然是汉川这边的一个发展方向。

    尤其是这些充满生机活力的乡镇企业如果能够对死气沉沉僵化呆滞的国企加以改造,实现优势互补,能产生一个什么样的化学反应呢?

    “愿立军令状!”沙正阳俏皮了一句,然后迅疾又恢复严肃:“黄书记,做企业来不得半点虚假,我给东方红酒业定的目标是,销售收入实现有点儿一点二亿元到一点三亿元之间,确保一点二亿元,力争实现一点三亿元。”

    沙正阳的确有这个信心。

    苏皖市场会在下半年迎来一个爆发,光是下半年到明年在苏皖市场预算的宣传营销费用都要突破一千万,如果今年一年都不能在苏皖市场拿回六千万的销售,那就是失败。

    这还没有算六月份滇省市场的开辟。

    按照毛国荣和高柏山反馈回来的消息,滇省市场肯定无法和苏皖市场相比,但是一千五百万的销售还是有把握的。

    “军令状?”黄绍棠和林春鸣等人都大笑了起来,气氛陡然间轻松了许多,“小沙挺幽默啊,军令状不必立给我们,应该立给你们县委县政府以及你们公司的股东才对,你们公司是乡镇企业吧?嗯,我有印象,是镇村联办?”

    “对,黄书记记忆力真好,是镇村联办企业。”沙正阳点头。

    “那现在你们公司销售势头很好,生产有没有遇到困难?”黄绍棠切入正题,“银台县酒厂情况不太好,我门看了你提交的兼并方案,很详实,但我们还是想听听你亲口谈一谈你的具体打算。”

    “黄书记,生产的确遇到一些困难,主要还是产能的不足,公司的扩建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但这需要一个时间过程,之前我们并没有考虑县酒厂,也是认为县酒厂债务太重,而且职工年龄结构老化,从企业经营角度来说,这不符合市场原则。”沙正阳没有客气,“但县里有这方面意思,我们才接触了一下,只是双方的想法差距很大,我们便放弃了。”

    黄绍棠略感意外,这和曹清泰的介绍有些不符啊。

    “你们公司不愿意兼并县酒厂?”林春鸣代替黄绍棠问出了疑问,“兼并了县酒厂不就可以解决你们的产能不足问题了么?”

    “林市长,没那么简单,兼并这是一个双方共同接受的结果,但我们公司是集体企业,县酒厂是国营企业,从体制结构到职工心理定位,再到债务与资产的分布,还有县里和职工对未来的预期,问题很复杂,我们担心接手之后,由于双方的磨合不成功,不但不能解决我们的产能问题,甚至可能成为我们的拖累。”沙正阳毫不讳言。

    “那……”林春鸣瞥了一眼曹清泰。

    “除非我们能得到党委政府的全力支持,从体制结构和职工身份以及未来出路等诸多问题上都需要系统的来解决,不能有遗留问题,这才能保证各方面的利益,为此我们公司也愿意拿出最大的诚意来。”沙正阳语气很郑重。

    ****

    第二根,继续求加入书单,自动订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