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三十七节 促成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三十七节 促成

    曹清泰和黄绍棠的秘书柯颂一起陪同黄绍棠前往省委。

    良久,黄绍棠才睁开眼睛,慢慢道:“清泰,感觉如何?”

    “在路上我和您都提过了,全方位落后,而且这种差距比起两年前我去那边时更大了许多,这也证明沿海发展速度越来越快,我们越来越赶不上趟了,马太效应越发明显了。”曹清泰泰然自若的道。

    “哪家叫娃哈哈的食品厂兼并了杭州罐头厂,校办企业兼并一家大型国营企业,但人家一样安好,几个月时间就实现了扭亏为盈,一举实现双赢。”黄绍棠眉宇间多了几分思索之色,“这是人才,还是机制的原因?”

    “恐怕是两者兼有,机制僵化,哪怕是人才在其中恐怕也难以发挥作用,甚至泯然众人。”

    曹清泰一边解释,一边也在结合汉都实际进行探讨。

    “政研室前期也做了一个调研,全市类似于杭州罐头厂的情况不少,但是我们这边都是采取拖的办法,结果就是债务越来越重,财政不堪重负,工人牢骚满腹,其结果最终还是要交到政府手上来。”

    “齐鲁诸城那边也在改革,据说国务院经贸委和体改办去了调查组,现在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是听说并没有停止。”黄绍棠摩挲着自己下颌,沉吟着道:“没有停止,也就意味着允许继续尝试,那边动作力度更大。”

    “黄书记,其实这些动作早就有了,只不过大家都只是选择性的看罢了,外资来收购就觉得理所当然,怎么咱们自己内部的兼并收购,就觉得必须要国营企业对国营企业呢?”曹清泰很自然的把话题引到了汉都。

    “唔,的确值得深思啊,我们有些同志的脑袋就是转不过这个弯,或者他们其实内心早就明白,但就是不愿意去伸手试一试。”黄绍棠冷笑:“我这一次把他们带出去,就是要让他们看一看,感受一下,如果回来之后还是无动于衷,浑浑噩噩过日子,那只能说明不适应形势了。”

    听得黄绍棠语气冷峻,曹清泰也知道这一次对方是下了决心了。

    想一想也是,中央把他安排到汉都这个西部首屈一指的大都市来当书记,肯定不会是让他来安步当车按部就班的混日子的,甚至可以说你在汉都安安稳稳当一把手对于黄绍棠来说都是失败的。

    他现在只有一条路,就是要在汉都打开局面,就是要让汉都在整个西部乃至全国的改革开放中走在前列,让汉都的社会经济事业发展名列前茅,这才能对得起中央对他的高度期望。

    为此,谁要敢于挡黄绍棠的路,那么黄绍棠就可以毫不犹豫的把你扫进垃圾堆。

    跟随黄绍棠去江浙考察学习的都是各县区的党政主官,要么是书记,要么是区县长,还有市里各局行部委的一把手,银台是贺仲业去的,也不知道贺仲业是否感受到了这份不一样的压力。

    车内陷入了沉寂,好一阵后,黄绍棠才又道:“清泰,上次你提到了银台的东方红酒业准备收购银台县酒厂?”

    “嗯,好像是银台县里希望两家企业实现合并吧,县里大概觉得县酒厂是国营企业,应该主导,但东方红酒业现在发展势头正好,认为县酒厂都濒于破产,资不抵债了,可能就不愿意。”曹清泰轻描淡写的道:“事情大概就搁了下来。”

    “哼,我们的干部啊,还抱着那点儿旧思维不放,还在一味强调国营企业的特殊身份,都要破产了,还搁不下那层面子。”黄绍棠不以为然的摇摇头:“我的观点,清产核资工作做好,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不计较谁来兼并,谁更有实力更具发展潜力,谁市场经营能力更强,那就谁占主导地位。”

    “与其等到企业经营不下去,让政府财政来为之买单,为什么不早点处置?”黄绍棠继续道:“当然,可能其中比较复杂棘手的问题一是国有资产,二是国企职工的身份和后路问题,前者相对简单,处理好后者可能难度更大,也考验我们执政者的执政能力。”

    “黄书记考虑得周到,可能最棘手的就是国企职工的后路问题,要妥善处理好这个问题,可能需要制度性的东西来引导和保障。”曹清泰趁机道:“我看了一份东方红酒业拿出来的兼并方案,觉得颇有新意,嗯,提到了要依托社会养老保险体系来解决职工后顾之忧问题,很有看点。”

    黄绍棠在考察过程中就曾经听到过曹清泰提及了银台东方红酒业兼并县酒厂以解决银台县酒厂面临破产难题的构想,但是他当时没在意,甚至觉得是不是曹清泰有意在自己面前夸赞他那个前任秘书。

    但在经历了这一轮考察学习之后,黄绍棠越发感觉到了沿海地区的改革开放走到了前列,而且正在大踏步的把内陆地区越甩越远。

    而内陆地区,以汉都为例的国有企业大面积亏损情形却是越发严重,这已经成为包括汉都市委市政府在内的内地各地党委政府的一块心病,那么如何来因地制宜结合本地实际解决问题,就成了当务之急。

    曹清泰提出的可以选择一些试点来进行尝试,不拘地域,不拘领域,不拘形态,这一点之前就得到了黄绍棠的认同,但还没有觉得那么急迫,不过这一趟江浙之行后,黄绍棠感觉到刻不容缓了。

    “嗯,晚上你把那个方案拿给我看一看,另外也在各区县在了解一下,看看各区县在这方面还有没有新的动向和好的做法,一两个试点恐怕还不够,还得要多尝试。”黄绍棠微微点点头,目光望向窗外。

    皇冠开始慢了下来,接近市区这一段道路状况复杂,而且由于去机场有多条路在这一带汇集,使得秩序也相当混乱,稍不注意就可能要堵车,一堵车就是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看得黄绍棠直皱眉头。

    “清泰,看看,如果你是投资者来我们汉都,第一印象就看到这一幕,会怎么想?”黄绍棠目光沉凝,“下飞机进城还好一些,如果人家是赶飞机呢?误了机小事,耽误了人家生意,人家会如何想?如果想不误机,是不是得提前两小时出门?对于企业经营者来说,这算不算一种变相的浪费时间?”

    “不仅仅如此,火车站那边情况可能还要糟糕一些。”在黄绍棠面前,曹清泰素来都是实话实说,因为黄绍棠喜欢这种作风,“出租车宰客,扒窃和诈骗盛行,这也会对我们汉都和汉川形象造成巨大破坏,也对我们的投资环境是一个巨大的损害。”

    黄绍棠摇摇头,哂笑了一声:“任重而道远啊,我们汉都不仅仅是硬环境上差得远,软环境上更是才起步,观念上的巨大差异往往就会体现在作风和态度上,这种情况下,怎么来和沿海地区竞争?算了,不说了,晚上你把方案拿过来,把春鸣和连钊叫上,我们研究一下,解剖麻雀,也要做好周全准备。”

    林春鸣已经出任常务副市长,不再担任组织部长,霍连钊暂时兼任了组织部长一职,但尚未卸任市委秘书长,不过曹清泰知道自己没机会接任。

    自己的资历还是太浅了一些,担任副厅级干部时间太短。

    黄绍棠也和他已经谈过了,准备让他再下去锻炼一下。

    去向可能会有两个地方,一是新湖县的书记,二是经开区管委会主任,经开区管委会党工高官是由林春鸣这个常务副市长兼任,如果自己担任管委会主任,实际上日常工作也就是自己来负责。

    皇冠终于慢腾腾的挤进了城,拥堵的道路状况花费了四十分钟才抵达省委。

    曹清泰索性就自己下了车,打个出租车直接回家,黄绍棠向省委主要领导汇报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还不如回家洗个澡,晚上估计还得要熬夜。

    刚到家,电话就响了,是沙正阳来的。

    沙正阳抵达曹清泰家中的时候才五点半不到,看见曹清泰围着围裙一副要自己做菜的模样,沙正阳笑了起来:“主任,还是我来吧,您的手艺可不能和我这家传本事比。”

    曹清泰也知道沙正阳的父亲是大厨,也不客气,“行,那就你来,待会儿让你小凤姐也尝尝你的手艺,不然她还不信,老是说我在替你吹嘘,不过食材可就只有这几样,你看着办。”

    “放心吧,我虽然也是凑合着,但好歹也耳濡目染这么久,保证让您和小凤姐胃口大开,赞不绝口。”沙正阳接过围裙,自己系上,径直打开冰箱,准备起来。

    曹清泰很喜欢这种如同家里人的氛围,对沙正阳不卑不亢挥洒自如的姿态也更喜欢,他也不知道当初自己就怎么横看竖看都看那时候的沙正阳不顺眼,可这会儿却是越看越满意,这中间的反差未免也太大了。

    想到这里曹清泰都忍不住摇头,还是要受些挫折才能成长,无论是感情还是仕途,经历了一番洗礼之后,沙正阳成熟的速度比想象的要快得多。

    **

    第三更!兄弟们可否加入书单,并设置自动订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