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三十节 野望,影响力和掌控力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三十节 野望,影响力和掌控力

    很快韩轩就从县委办那边跑过来,满头大汗,朱伟忠看对方表情恐怕就没好消息,但还是耐着性子问:“县委办那边有车么?”

    “县委办那辆新桑塔纳在,可是桑主任不在,秦主任不敢做主,说除了齐书记以外别人要用那辆车,必须要经过桑主任同意,可桑主任陪贺书记出门去了,打传呼也没回。”韩轩脸色苍白,小声道。

    传呼如同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一般迅速就在县里边开始普及了,基本上现在副科级干部都已经有了传呼机,但是移动电话,也就是大哥大的普及使用就还有些距离。

    县里边只有两位主要领导开始配备了刚上市的摩托罗拉8900翻盖手机,价格高昂,每部都高达二万元。

    据说县委常委和副县长们也在考虑配备手机,只是这个价格实在太过昂贵不说,而且银台县内的系统尚未完全建立,效果也并不佳,所以还只能暂时等一等。

    朱伟忠脸色有些难看,秦泽贵是县委办副主任,素来谨慎,桑前卫担任县委办主任之后立即就唯桑前卫马首是瞻,桑前卫定下来的规矩从不逾越,要让他开这个口,恐怕得齐云山来打招呼才行。

    可自己堂堂一个副县长,因为公务要用一下车,竟然还要去找县委副书记给县委办打招呼,这也太窝囊了,朱伟忠他宁肯走路到双林,也绝对抹不下这张脸。

    “这个狗日的秦泽贵,狗眼看人低,我们是公事用一下车,还要叽叽歪歪推三阻四,我就不信桑主任知道我们用了车,难道还要找他麻烦?!这个狗东西就是拿起鸡毛当令箭!”黄双全又开始放嘴炮。

    不过朱伟忠和陈鹤都知道黄双全这个家伙虽然嘴巴臭,但是却从来知道分寸,半句不会说桑前卫的坏话,只会说秦泽贵可恶。

    只是骂归骂,却解决不了问题,哪怕是朱伟忠去,秦泽贵只怕也一样要喊等到桑前卫回了电话才行。

    看见朱伟忠脸色铁青得吓人,黄双全骂骂咧咧,陈鹤也是觉得无趣,县农办没车,县农业局倒是有辆老得不能再老的三菱帕杰罗吉普,不过上午就出去了,还没有回来。

    正尴尬间,一辆簇新的桑塔纳轿车缓缓驶入县政府大院,立即吸引住了一干人的目光。

    沙正阳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这种情形下遇到朱伟忠和陈鹤他们,只是一下车那一瞬间见到朱伟忠、陈鹤以及韩轩他们用复杂的目光看着自己,沙正阳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一年前曹清泰刚调离的那个时候。

    “哟,朱县长,陈局长,黄主任,这么巧,要出去?”沙正阳夹着包下车,笑意盈面走了过来,笔挺的白色衬衣和淡灰色的西裤,加上闪亮的黑色皮鞋,很有点儿企业家的风范。

    陈鹤内心中都感慨不已,忍不住瞥了一眼一旁的朱伟忠。

    “嗨,小沙,是不是该喊你沙总还是沙镇长喃?”黄双全其实和沙正阳并不熟悉,但是他是县机关里的老资格,倚老卖老也是习惯成自然。

    “黄主任,千万莫这么喊,在你老前辈面前我是啥子沙总哦,直接喊我正阳就行。”沙正阳嘴角带笑,“要出去?”

    “嘿嘿,正阳,你还别说,朱县长要带我们去双林乡,但是偌大一个银台县政府硬是找不到一辆车,我们在这里急得跳脚,眼看时间要到了啊。”黄双全双目放光,“这辆车是你们东方红酒业新买的?”

    “也不是新买的,买了几个月了,公司现在事情多,跑不过来,没车不方便。”沙正阳也没想到遇上这种事情,目光转向朱伟忠和陈鹤:“朱县长、陈局长,这么久了,咋不到我们公司来坐一坐?”

    看见沙正阳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朱伟忠内心的憋屈几乎要到了,自己堂堂一个副县长找辆车居然找不到在这里坐蜡,而一年前被自己撵出县府办的沙正阳这厮竟然配上了专车,这特么还有没有天理?

    朱伟忠冷着脸没说话,陈鹤也有些好笑,这朱伟忠也太小家子气了,这点儿气度都没有,想要借人家车,却还抹不下面子,有这样的么?

    陈鹤又等了一下,见朱伟忠仍然不吭声,只能是他来接上话:“正阳,都说你们东方红酒业火了,还真要找时间来看一看呢,等有时间吧,对了,这会儿市农办的人到双林乡了,政府办车都出去了,要不让你车送我们一趟?”

    沙正阳满脸讶然,看着朱伟忠,“县政府没车?怎么可能?”

    朱伟忠脸色变幻不定,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才好。

    想要拂袖而去,怕被黄双全和陈鹤觉得自己莫名其妙,甚至还可能破坏自己形象。

    可接受沙正阳的“施舍”,而且就是送一趟而已,又觉得内心憋屈。

    直接拒绝?不但误事儿,恐怕还会在在黄双全和陈鹤眼里自己就是小鸡肚肠心胸狭窄之人了。

    连续两个深呼吸,朱伟忠才算是把心里堵着那口气给憋回去,点点头:“正阳,政府办可比不上你们企业,想怎么买怎么买,县里不宽裕,难啊。”

    “呵呵,朱县长,哪里都一样,企业也一样不容易,和在县里差不多,步步荆棘,这世道从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儿,都得要靠自己拼搏啊。”沙正阳坦然的面对朱伟忠的目光,一语双关的道:“没朱县长给我这个机会去南渡,我也没有今天啊,还真的要感谢朱县长呢。”

    话锋一转,沙正阳大气的一挥手:“小宋,送朱县长他们去双林,等朱县长他们用完车再回来,务必安全把领导送到!”

    朱伟忠目光阴冷中多了几分复杂的神色,但是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径直上车,素来牙尖嘴利的黄双全这一次也很难得的没有多废话,而陈鹤也是若有深意的点点头,跟随着上车。

    倒是那韩轩望向沙正阳的目光里已经多了几分难以言喻的神色,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吱声上车了。

    桑塔纳走了,沙正阳却留在原地,没有举步。

    他无意要在朱伟忠面前炫耀或者挑衅什么,好歹朱伟忠也还是副县长,自己只是一个副镇长。

    只不过副镇长括弧里边还有一个东方红酒业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这个身份,一个连县里都觉得炙手可热的企业,甚至赢得了市里领导关注的企业,别说一个副县长,就是贺仲业和贾国英都要考虑一下下一步的举措,究竟值得不值得。

    所以,一个人的价值、分量以及其带来的影响力,不完全是仕途上的官位,那只是一方面,而在于其掌握的资源有多少,掌控力和影响力,这才是关键。

    沙正阳给自己确立的目标就是最大限度实现影响力和掌控力,对上,是影响力,对周围和下方,那就是掌控力,这两力用得好,那就无往而不利。

    ***********

    “你们县里还真有点儿意思,掩耳盗铃,还是讳疾忌医?”曹清泰摇着头,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讥讽笑意,“县酒厂的工人前天又来市政府了,你们县财政到底打算要为这个无底洞填进去多少?”

    沙正阳拿起暖水瓶替曹清泰把茶杯里的水倒上,笑着摇头:“曹主任,这个问题不能问我,您应该问问赵县长他们才对。”

    赵嵩和曹清泰关系不错,虽然曹清泰回了市里,但一直保持着联系,这也是曹清泰的银台之旅中为数不多关系处得不错的干部之一。

    “哼,我听赵嵩在电话里怨气不小,说每个月这么十万八万的填补,什么时候是个尽头?”曹清泰吐出一口浊气,“贺仲业就不说了,他那个性子估计你要指望他马上转过来,除非黄书记亲自表态,但贾国英是怎么回事?也畏首畏尾的,这和他之前的态度有点儿不一样啊。”

    “主要还是闻书记坚决反对吧。”沙正阳脸上也露出深思的神色,“闻书记一再强调无论县酒厂怎么改制也好,转轨也好,必须要保证在职职工和退休职工的利益问题,国企职工是主人翁,不能因为一时的困难就把他们抛弃了,……”

    “话倒是说得情通理顺,谁都知道国企职工的后顾之忧该考虑,但是如何来解决?这样拖下去是不是就能解决?或者就该政府一直管到死?”曹清泰反问之余又叹了一口气:“改革肯定要动一些人的利益,但不改革肯定不行,职工的利益本来该是用国家制度来保障,而非某一级政府一家的事情。”

    “曹主任说得对,这样拖下去我们也拖不起了,县里现在的态度更是一直保持沉默,沉默得连我都有些毛骨悚然了,不清楚究竟会发展到哪一步,连郭部长都说现在形势混沌不清,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表态了。”沙正阳苦笑道。

    曹清泰沉吟了一阵才缓缓道:“也不是没有机会。”

    “哦?”沙正阳眼睛一亮,看着对方。

    ***

    第二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