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二十九节 鸡毛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二十九节 鸡毛

    桑塔纳驶入县政府大院,沙正阳打了一个盹儿。

    在为县里和南渡镇买车的时候,公司也添置了两台车,一台奥迪100,一台桑塔纳。

    倒不是想要讲求什么排场,实在是公司规模大了,涉及到的面也宽了,方方面面,而公司位置又处于郊区,去市里、县里都不是很方便,尤其是宁月婵和焦虹都是年轻女性,要去挤客车真心不方便。

    至于选择了一台奥迪100,也是考虑到随着东方红酒业规模的提升,也有必要在企业的形象上做一个塑造了。

    一辆在这个时代还具有浓烈官车色彩的奥迪100就很有意义了,而假如你选择买一台一样价格不菲的皇冠0或者公爵王,也许就会被人视为是一台走私车了。

    最简单的一个例子就是你坐着这辆奥迪100出入市税务局、工商局这些单位,基本上不会受到门岗的刁难,甚至门卫会形式上的招手都会懒得挥一下。

    郭业山初履新职,这一段时间也很忙,而沙正阳也一直在南京和合肥,所以二人联系要少一些,不过这并不影响二人之间的密切关系。

    这种在共同战壕中结识下来的情谊,只要你有心去维护,那么就能存留下来,尤其是郭业山晋位,而东方红也日趋壮大的情况下,保持紧密的联系对双方都有利。

    郭业山并没有配秘书,所以来之前沙正阳直接给郭业山打了电话联系。

    县里边情况不一,县委常委们基本上都没有秘书,顶多是某个部门办公室里一个同志跟领导的时间比较多而已。

    而副县长们则一般是县府办有固定的秘书跟随,大概也是考虑到副县长日常事务要比常委们更繁杂一些的原因。

    朱伟忠端起茶杯走出走廊,一眼就看见了车库那边空荡荡的,没来由的一阵恼火:“韩轩,韩轩!”

    “朱县长!”韩轩提着包一路小跑出来。

    “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提前给办公室说了么?车呢?”朱伟忠脸色很难看。

    下午市农办的人要到双林乡实地去查看二十五支渠的建设情况,本来说要到县里,后来就说反正就在市区到银台的路边上,干脆就直接到双林乡现场,朱伟忠已经和县农办、农业局的人说好了。

    “朱县长,我一大早就和姚主任说了,他也答应了。”韩轩也是额际冒汗,“可刚才我去办公室找姚主任,姚主任不在,我又问了何主任,何主任说下午魏县长临时要到市里开会,就把车叫走了。”

    朱伟忠脸色更加难看,“姚渊就没有说另外安排车?”

    “姚主任不在,我找了一遍也没找到,问何主任说,何主任说政府办这边没车了,如果实在要急用,只能去看县委办那边,看看有没有车。”韩轩声音低了下来。

    朱伟忠气得脸铁青。

    县委办的车那是能用得着的么?

    本来车都不够用,南渡镇显摆,孔令东借了一辆桑塔纳给县委办。

    那是一辆新车,纯粹就是白送给县委办用,主要是供齐云山使用,当然桑前卫也能用,但你要说县府办想要去借用,那就不好说了。

    就算能借,朱伟忠也不会去,那太掉份儿了。

    没车,那是县府办的责任,误了事儿,不是他朱伟忠的错。

    可话虽这么说,市农办的人肯定都已经出发了,这误了事儿自己内心无愧,但是市农办的人肯定不会管你这边是什么原因,到时候影响了对二十五支渠建设的补贴拨款,那就麻烦大了。

    到时候贾国英和赵嵩肯定要把板子打在自己头上。

    正说间,县农办主任黄双全、县农业局局长陈鹤也都过来了。

    陈鹤也是年后调到县农业局担任局长的。

    姚渊没能晋位副县长,接任了县府办主任,陈鹤没能接任主任,给了一个安慰奖,到县农业局担任局长。

    陈鹤也能看得开,他也知道自己想要接任县府办主任有点儿难,起码要和姚渊竞争,他的实力弱了点儿。

    只是没想到朱伟忠又来分管农业这一块,陈鹤有些郁闷。

    不过现在各自所处的位置不一样了,大家表面上都还得要过得去。

    朱伟忠比以前在县府办当主任时要表现好得多,陈鹤自然也不会主动去和对方斗气,也就这么凑合着过。

    “朱县长,啥时候走?再不走就要让市农办那帮家伙在双林晒太阳等我们了。”

    端着茶杯走路一摇三晃的黄双全是县府里的老油条,哪怕是面对朱伟忠也一样漫不经心。

    他担任过农业局的副局长,农办副主任,后来到乡镇上担任了一段时间乡长,又回到畜牧局担任一段时间局长,年龄接近退二线才到县农办担任主任。

    朱伟忠有些尴尬,没车,怎么走?

    现在去找车,哪有那么好找?而且时间也要耽搁了。

    市农办那帮人可是金贵得很,贵足难踏,让他们觉得你是故意冷落他们,这就麻烦了。

    空荡荡的县政府大院里没有一辆车,车库最角落里趴着一辆满是灰尘的212吉普,一看就知道是早就没用了,县府办懒得修了,修理费比车本身价值还贵。

    朱伟忠也是暗自晦气,怎么也没一个人来县里办事,若是有车也能暂时借用一下,到时候到了地头上再想办法,再不济也让双林乡把他们乡上那辆面包车弄来送一趟就行。

    陈鹤也拿着茶杯和提包冷淡的看着有些气急败坏的朱伟忠正在向他的秘书韩轩发火,看样子是县府办没安排好,以至于要准备去双林的一干人没了车,这没车怎么去?

    双林距离县城还有七八公里,现在找车好像也有些难度,时间也来不及了。

    知道发火也解决不了问题,这也不是韩轩的错,看起来像是姚渊这厮阴了自己一把,但朱伟忠不相信以姚渊的身份会做这种没品的事情。

    大概也就是魏凤莲径直做主让县府办司机开车送她,而县府办也没有阻拦罢了。

    话说回来,那种情况下,魏凤莲要让车送她一趟也没有问题,她大概也觉得自己后来另外安排车就行了。

    谁知道车没了,姚渊也不在,以何耀喜的本事,哪里去弄一台车来?

    本身县委办和县府办的车都是统一由县府办这边调配,现在基本上形成了固定模式,县委几个部委都基本上有一辆固定用车,临时不够的时候才会由县府办来安排。

    可县府办要用县委几个部门的车就基本上不行,县府办也很少去讨这种没趣。

    要说车也有一辆,那就是南渡“孝敬”给县委办的那辆新桑塔纳,名义上是借给两办的,但大家实际上也知道主要是齐云山使用,只不过齐云山很少用车,也就成了县委办那边一辆机动用车。

    “怎么回事?”黄双全一张嘴巴也是从来不让人了,还有一年就下来了,所以也没有那么多顾忌,也带了一点儿揶揄的味道,“这姚渊在干啥,朱县长要用车都不安排好?还想不想干了?”

    陈鹤心中也是暗笑,姚渊本来就是红人,没能挤掉朱伟忠已经是一肚子气,指望他对你朱伟忠有多尊重,那纯粹就是痴心妄想了。

    朱伟忠也被黄双全一番话给弄得脸有些发烫,又怕周围其他人听见,那就真的是没事儿找事儿了,赶紧拦着话头:“老黄,没事儿,魏县长有急事,所以临时先用车了,我让韩轩再去找一找,看看有没有其他车。”

    “那也是姚渊的责任,没安排好!”黄双全却有些不依不饶,抖出烟盒,顺手顺给陈鹤一支烟,然后给自己点燃。

    “这市农办一帮人不好伺候,好不容易下来一趟,市里农口这一块上好不容易才攀上二十五支渠这个项目给点儿财政补贴,要给折腾没了,我先把话说明了,这可就不怪我老黄了。”

    “老黄,熄点儿火气,朱县长不是安排小韩去找车了么?耐心等一等吧。”陈鹤接过烟,点燃,意态闲适的道:“不急。”

    “嘿,你倒是说得轻巧,市农办那帮人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鼻孔朝天,好像市财政那点儿补贴是他老婆私房钱一样,要挖点儿出来有多难,去年崇山也是一样,要点儿补贴,崇山县农办的老杜因为安排伙食不满意,喝成胃出血才算补过,今儿个如果咱们去晚了,弄不好那帮人又要说咱们县里不重视,酒桌子上还不知道要生什么幺蛾子呢。”

    黄双全连连摇头,陈鹤也和市农办那帮人打过一两次交到,的确不好伺候,过场多,心眼儿小,反正一个事儿非得要把你折腾够呛才能办成。

    如果今天不是朱伟忠点名非要自己来,他也不会来,安排个副局长参加就行了。

    对黄双全这种老油子,陈鹤也懒得多说,这家伙是拉到谁怼谁,属疯狗的。

    朱伟忠同样对黄双全腻歪,但这家伙应付上边的人有一整套,市农办那帮人还真吃这一套,否则保不准还得要出多少幺蛾子。

    ****

    还是晚上12点钟更新似乎更受欢迎,上午10点,晚上8点,共三更,兄弟开启自动订阅就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