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二十六节 观念,变革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二十六节 观念,变革

    “没有什么该不该的,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单纯的运输企业难以做大做强,一条龙式的产业链才能最大限度发挥自身优势,同时在行业内站稳脚跟。”沙正阳摆摆手,制止了沙正刚的话头。

    “我没有要求你们现在就要做到这一步,但是我们需要从长远考虑,要有这方面的意识,怎么解决返空问题,这是目前各个运输企业的最大难题,是不是可以考虑组建一个骨干网络?”

    “比如我们现在跑外省的货源主要集中在兰州、长沙、太原,以及省内的嘉州、涪岗等地,那么就可以考虑要在这些地方见点布局,随着企业规模扩大,运力增加,覆盖面也可以扩大,……”

    这就是物流业和单纯运输业之间的区别,尤其是第三方物流业和专业物流的日渐兴起,规模化效益会日渐显现,而且诸如像快递行业的兴起也会日渐成为现代服务业中一个巨大板块。

    沙正阳没有指望沙正刚和蓝海现在就能明白这里边的道理,这太复杂了,甚至沙正阳自己也只能知道一个大概的脉络和发展方向,非专业人士你根本就搞不懂。

    但现在本来就还处于最基本的蛮荒时代,你只要能抢先一步占据先手,而后便可以好整以暇的招募专业人才来替你服务了。

    还是那句话,见识高于知识,你只需要知晓一个方向,那么便坚定不移的去执行,或者去安排人来执行,就足够了。

    “正阳哥,那你觉得我们现在需要做什么?”蓝海也有些忍不住了。

    他对沙正阳是极度崇拜的,尤其是连自己父亲在和沙正阳几次谈话之后,都对沙正阳赞不绝口。

    而沙正阳的主意也无一不证明了他的先知卓见,甚至连红旗酒厂这样一个乡镇酒厂都能在他手中熠熠生辉,比起沙正刚来,他更信服。

    “东方红酒业的发展势头很好,现在大部分运输业务都被县运输公司和省汽运三十六队拿走了,下半年可能业务还会更大,所以我觉得如果你们真的打算要在这一行做大,不妨就胆子大一些,贷款七十万和贷款两百万其实差别不大,只有你规模大了,银行才会相信你,……”

    沙正阳也是在宋朝福提到他有一帮原来已经退休的老伙计想要发挥余热给孙子挣点儿奶粉钱才起了这个心思的。

    一个运输企业的管理并不复杂,关键在于人的管理,而全部是一帮毛头小子的话,沙正阳自己都不放心,而如果能充实进来一批老师傅,那么这种老中青结合的稳定结构就要好得多。

    沙正刚和蓝海都太稚嫩了一些,跑外边闯荡可以,但是要想搞管理镇住场子还不行。

    蓝天航倒是一个很合适的对象,但是他现在在汉化总厂小车班里干得挺好,年龄也不算大,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这个魄力敢辞职来押这一宝?

    也许该再和蓝天航谈一谈?

    “海子,你和蓝叔说一声,就这两天,我想和他见个面,吃顿饭,马上我就要出去了,一走又得一个多月。”沙正阳打定主意。

    **********

    “三资企业是和平演变的温床,乡镇企业是不正之风的源泉,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是集体经济瓦解的根源,这个帽子可是扣得够大啊。”

    黄绍棠饶有兴致的点了点头,“我估计这种心态和思维在咱们汉都也一样一定程度的存在,甚至还根深蒂固!”

    “黄书记,咱们汉都深处内地,在许多方面肯定会不如沿海地区那么开放,……”霍连钊沉吟了一阵,才缓缓道:“只是现在省里也还没有明确……”

    “不,连钊,这不是我们的借口,汉都既然定位于西部地区的中心,那么你想要发展走在前列,思想解放上不走到前面,那么其他工作就会被拖累。”

    黄绍棠摇头,否定了霍连钊的言外之意,他能理解霍连钊的担心,但是却不能认同。

    “这一步,我们汉都要先走起来,这一点我已经向省里两位主要领导做了汇报,他们同意我的意见,汉都要做西部的先行者,甚至要赶上东部沿海地区!”黄绍棠有力的一挥手,一锤定音,“这一点毋庸置疑!”

    黄绍棠已经越发感觉到来自高层的关于改革开放的吹风了。

    全国两会期间他就接触到了各种消息,而四月份这种风向越发明显,在沿海,尤其是南粤那边,随着那一篇《东方风来满眼春》被全国各大报刊转载,南粤那边已经抢先动了起来。

    他在南粤南边有不少原来的同僚和商界的朋友,都纷纷在电话里和他提到了南巡给南粤带来的巨大冲击。

    据说很多一定层级的领导干部都在大会小会上公开鼓励大家要大胆尝试,鼓足干劲的发展经济,对私营经济的发展也提出了一系列的新的政策来鼓励,甚至提出了中外合资企业、外商独资企业、私营企业这三种经济业态都要如同像国营企业和集体企业一样给予大力支持。

    在黄绍棠看来,紧接着可能像江浙沿海这些地方都要动起来,然后次第由东向西,由外到内的次第转进。

    汉川是西部内陆大省,他估计真正要按部就班的动起来,起码要等到十四大以后去了,这也就意味着还有半年时间大家会一直这样坐观其变按兵不动,这恰恰是黄绍棠难以接受的。

    所以他主动向省里两位主要领导提出来,汉都市作为西部首屈一指的大城市,作为西部改革开放的窗口,应当主动先行,走在前面。

    这个意见得到了省里两位主要领导的支持,所以黄绍棠也准备先在市委常委中把意见统一起来,然后认真学习南巡讲话精神,结合汉都实际,进行一次进一步加大改革开放力度的动员宣讲,让汉都市的干部从思想上主动求变,力求在这一次走在中西部地区的前列。

    “黄书记,宣讲活动要大张旗鼓搞好,但是我觉得我们可以通过一些行动来证明我们进一步推进改革开放不只是停留于口头上和表面上,各区县可以在一些实际的工作中来体现,比如国企改革,又比如对外招商引资,再比如作风转变等等。”许晋九也插上话,“如果有这些鲜活事例作为佐证,宣传上再跟进,可以进一步带动我们全市各个领域的行动。”

    黄绍棠满意的点点头,把目光投向坐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曹清泰,“清泰,你有什么好的想法?”

    “我觉得许部长的意见很好,进一步推进改革开放,归根结底还是体现在实际的工作中来。”曹清泰放下手中钢笔,一边思索,一边提出自己的想法。

    “我们汉川本来地处内陆,在接受新思想新观念上就慢一步,从经济发展角度上来说,马太效应会越来越明显,这一点从这几年的几座城市的发展状况其实就可以略见一斑。”

    “我举两个例子,一个是华南的深圳,一个是华东的无锡,在87年以前,全国城市十五强中,根本见不到无锡和深圳的影子,但随着沿海地区的改革开放力度日渐加大,从87年开始,这两座城市就分别称为华南和华东的发展典范。”

    “五年前的深圳,gdp连我们汉都的一半都不到,但是去年,深圳已经和我们相差无几,如无意外,今年超过我们毫无悬念,同样,无锡今年发展的势头极为迅猛,去年还与我们有相当距离,但今年恐怕就会拉近不少,……”

    “这说明什么?”曹清泰沉静的自问自答:“可能有人会说深圳是特区,不一样,但是我要反问一句,特区特在哪里?单单就是政策差异么?我认为不完全是。”

    “我对比过深圳和我们汉都,十年前的差距之大不用说了,恐怕连我们一个区都当不到,但只用了十年时间,深圳就超过了我们,深圳政策的确有优势,但是我认为更多的还是因为政策带来的改革开放思想理念的变化,以海纳百川的胸襟表现出对人才的吸引,在精神上的敢闯敢干,……”

    “如果我们不尽快走出这一步,我们和沿海地区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所以许部长说的,拿出一些典型事例来作为示范,证明我们汉都在接受改革开放新观念新思维上有着不输于沿海地区的勇气和决心,有着媲美沿海地区更开放的思维和理念,我们才能够真正赢得这场竞争,……”

    许晋九和霍连钊都用赞许的目光看着曹清泰的滔滔不绝,他们都知道黄绍棠很欣赏对方,而曹清泰也用他的表现证明了他值得这份欣赏。

    在银台出的那桩事情,在当时看起来曹清泰的观点似乎略微有些激进,所以才会引来那么一场风波,但是现在看来他的观点正是现在中央高层所支持和认同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曹清泰的观点所引发的风波正是改革开放理念和守旧思维的一种冲突。

    ***

    第一更,求100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