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二十三节 翻版壁咚,异曲同工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二十三节 翻版壁咚,异曲同工

    沙正阳的体育在学生时代一直是处于门门通样样松的状态,篮排足羽毛乒乓球,短跑长跑游泳外加棋类,他都能来几下子,但是绝对谈不上高手,就像他的文艺细胞一样。

    从高一开始沙正阳就是银台中学校队的候补,但一直到高三,进入高中的沙正刚都成为了校队主力时,沙正阳都几乎没有捞到过上场的机会,以至于沙正刚一直怀疑校篮球队让自己兄长当候补更多的是考虑到自己兄长成绩好,给了他一个面子。

    沙正刚在和自己兄长谈及这个问题的时候,一度让自己兄长也恼羞成怒。

    体育运动中,沙正阳最喜欢的是篮球和游泳,只不过这两者他都只能说是体力尚可,技术欠缺,和沙正刚的对抗中,经常是被打得找不到北,所以沙正阳后来干脆就拒绝在和沙正刚单挑了。

    nba这两年已经开始在中央电视台录像转播了,对沙正刚来说,几乎每一场都不可或缺。

    前世中沙正阳同样也对nba很感兴趣,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工作的变化,这种兴趣才慢慢淡化,但是沙正阳依然喜欢nba球星,先是乔丹,后是科比。

    他喜欢那种不屈不挠而又具有无比的流畅感的影像,在他看来篮球到了那个层度更像是一门艺术。

    阵阵喧闹声从球场那边传来,也让沙正阳心中痒痒。

    汉化总厂的篮球水准不低,能与汉钢的篮球对相媲美,而两大厂内部每年都有职工篮球赛,这也是这个年代职工们业余生活中最热闹的一项活动。

    集体荣誉感加上这年头效益良好给予丰厚的奖励,让各个分厂车间的球队球员们都勤学苦练全力以赴,比赛起来也是格外精彩激烈。

    两个灯光球场上都是龙腾虎跃,一派鏖战迹象,一组是男队,一组是女队,而在隔壁的体育馆里更是喊声震天,夹杂着凄厉的哨音和呵斥声,足见状况之激烈。

    体育馆门口都挤满了人,沙正阳当然没心思要去挤进去看一看,不过看看两个露天灯光球场的比赛,权当休息一下脑袋了。

    两个露天球场上,一边是男队的正式比赛,而另一队则是女队的训练赛,虽然男队那边竞技水平更高更激烈,但是女队这边簇拥在四周的观众也不少,估摸着明晃晃白花花的粉胳膊大长腿起了很大作用。

    沙正阳骑着车,玩弄着车技小心的穿过灌木和石凳之间的缺口,骑到了球场边上。

    不得不说汉化总厂在文体设施上下的本钱不小,很标准的水泥地面球场,但是却用了漆面,这样要比单纯水泥地面更干净整洁,同时也减轻了肢体和地面摩擦碰撞时可能发生摩擦的受伤程度。

    旁边就是职工公园,与苗圃连为一体。

    球场四周是一圈两米两米左右的草地,然后再是一圈灌木,灌木后是成林的桂树和小叶榕,间或安设有石凳石椅也是为夏日里职工和家属们玩耍纳凉所用,更是处对象耍朋友的青年男女最好的去处。

    球场边围了两三层人,借助着自己的个头优势,沙正阳索性连自行车都懒得下了,跨骑在上,一只脚尖点地,一只脚踩在脚踏上。

    沙正阳没有去看男队的比赛,就在场边上看了看女队的训练赛。

    球队的水准不低,攻防相当激烈,尤其是其中一个高个女孩更是步伐灵活,带球不断撕破对方的防线,带动这全队的进攻,总是在最后关头突然的妙传助攻,但一旦对方放松了对她的盯防,她却又能发起致命一击。

    不过引起沙正阳注意的倒不是这帮女将们,而是在对面球场边上来回奔行指点的一个人影,这不是沙正刚么?

    看他一身运动装打扮,手上竟然还拿着一个画板,似乎是专门用于涂画战术的,俨然一副资深教练的形象打扮,很投入啊。

    沙正阳啼笑皆非,这家伙不是说成天忙着运输公司的事情么?怎么还有闲心来玩这个?而且还是带女子队?一群大妈少妇的,这家伙是不是觉得此间乐不思蜀了?

    难怪连家都不回,自己还以为他是全副身心去忙运输公司的事情呢,回去之后倒是要好好审一审这家伙。

    场间球影飞舞,虽然是一个训练赛,但是看得出来双方仍然拼得很凶,丝毫没有让手的迹象。

    沙正刚大概也是难得的获得这样一个机会,表现得格外卖力,来回奔走间,额际油光汗影,不断的给双方指点着,从战术配合的技术要领,再到安全防护,一脸用心至诚的模样。

    又是一次犀利的长传反击,利用对方防守队员退守不及的机会,底线一个长传,只不过传球的力度稍稍过大,直接向着界外飞来,一名高个队员飞身跃起,没等沙正阳反应过来,在他前面的人堆已经骤然闪开,只见一道人影轰然扑面而来。

    我艹!又来了!

    一只脚点地,一只脚踩在脚踏的沙正阳还在琢磨回去之后要好好审一审这沙正刚,却没有想到又遭遇了这样一出意外。

    飞身跃起的身影在空中一记轻盈的犀牛望月,单手将球重新拨回底线,底线球员接球之后直接三分线外起跳投篮,进,三分有效!

    只不过对于沙正阳来说,这却成了一场灾难,那道身影跃起拨球之后,原本站在自己面前的几个人都同时闪开,而那道人影在空中就在无法闪身躲避,就这么直愣愣的向着自己冲击而来。

    悲催的沙正阳跨坐在自行车上,根本来不及抽身,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撞,身体连带着自行车径直向后仰倒,而那道人影也是如影随形,飞跃而上,狠狠的骑压在了自己身上,和上一次宁月婵的举动几乎有异曲同工之妙。

    被撞得七晕八素的沙正阳只感觉一具混合着体香和汗水的柔软身体重重的压在自己的身上,而他下意识的团身想要避免后脑勺撞击地面。

    好在自行车停放处正处于水泥地和草坪交接处,向后一倒正好倒在了草地上,避免直接撞击水泥地面。

    一阵剧烈的晃动之后,只感觉自己胸前被一对热乎乎白晃晃的柱形肉体压在了上边,原来是一双只穿了运动短裤的大白腿,而膝盖正好跪在了沙正阳的双腋下。

    对方反应也还算灵敏,双手猛然撑地,用了一个有些难堪的跪式骑压动作压在了沙正阳身上,但是却避免了上肢压在沙正阳身上。

    不过因为剧烈运动而急剧起伏的胸腹和红扑扑的粉靥就这么与沙正阳仰倒的面孔来了一个最近距离的对峙,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壁咚的翻版,沙正阳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见女孩宽肩运动背心因为前倾露出来的一条沟壑,两团白腻被乳白色的文胸紧紧勒住。

    翻滚落地,只听见女孩“啊”地惊叫一声,紧接着就是翻滚而起,而倒霉的沙正阳还得要推开压在自己腿上的自行车,吃力的翻身爬起来。

    好在女孩的反应也很快,翻身而起之后就赶紧过来伸出手来,想要把沙正阳拉起来,而周围的人也都围上来,七嘴八舌的问着有没有摔伤。

    哭笑不得的沙正阳赶一边紧连连摆手,一边说:“没事儿,没事儿!”,表示自己没有受伤。

    不过这种香艳的“邂逅”他实在不想再遭遇了,前世中自己好像从未有过这种情形,怎么这一世却是在短短一年间都来了两次了?

    难道蝴蝶翅膀真的会增加自己的艳遇几率?还是重来一回的福利?

    见两人都没有受伤,周围人也就让开,倒是眼前这个女孩子盯着自己使劲儿打量,弄得沙正阳有些纳闷儿,赶紧抹了抹自己的脸上,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啊。

    “是你?!”女孩突然惊叫起来,脸上露出惊喜,“真的是你!”

    “呃,你是……”沙正阳懵了。

    他好像不认识这个女孩才对,这么高的个头,起码是一米七二以上,甚至可能是一米七五,如果有过一面之缘都应该有点儿印象才对,怎么自己却半点印象都没有?

    借着球场上明亮的灯光,沙正阳也能看清楚对方的面孔,标准的鹅蛋脸,光洁无暇的额头显示出格外细腻的肌肤,一双很漂亮眼睛呈现出略带横菱的精致,唇形的弧度柔和优美,嘴角微微上翘,圆润梳着一个马尾巴。

    鲜红色的白边宽肩篮球背心,但是仍然没能遮住左肩上隐隐露出的一抹白色文胸肩带,同色带白边的篮球短裤下一双异常修长的大白腿在灯光下有一种惊心动魄的魔力,吸引着人的眼球下意识的落下。

    修长,匀称,协调,健美,加上那宽额和白净的肌肤,沙正阳脑海中突然跳出一个名字,艾媞博柯娃·萨宾娜,哈萨克女排那位女神和眼前这一位何其相似?

    当然,只是说在气质和身材上何其相似,尤其是这种充满运动气息的状态下。

    ******

    第一更,求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