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二十节 风向,气候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二十节 风向,气候

    “正阳,正因为贺书记是一把手,他可能考虑会周全一些。”郭业山摇摇头,今天贺仲业的表现他也看在眼里,“你刚才说了,这是因为政治气候和政治氛围的原因,而来自高层的吹风会日渐明朗,贺书记应该在这上边有足够的敏锐性。”

    沙正阳有些讶然,看了一眼郭业山:“郭部长,您这么说肯定有你的理由,如果那样,就最好,‘破三铁’的呼喊声越来越大,这意味着对国营企业改革的力度会越来越大,而且去年我们省里边也有了一些关于企业兼并的尝试,在南粤深圳,经营不善的国营企业卖给外商也已经是屡见不鲜了。”

    “破三铁”的确是本年度的一个很流行的名词,尤其是这两个月《经济日报》正在大张旗鼓的报道徐州的“破三铁”试点更是搞得有声有色。

    “而且如果郭部长你有消息渠道,应该了解得到,一家港资企业中策公司已经陆续收购了多家大型国营企业,比如太原橡胶厂和杭州橡胶厂,还有西湖啤酒厂,这些企业都是国营企业,而且规模比县酒厂大得多,之所以这些地方的政府同意中策公司收购,就是认为港资企业的收购转换机制,能给这些企业带来活力。”

    郭业山抚摸着下颌,一时间没有说话。

    “外国资本家能收购国营企业,为什么我们土生土长的集体企业就不能收购国有企业?这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不符合情理。”沙正阳进一步道:“关键在于我们县里的领导能不能破除这思想中的桎梏,真正做到以改革开放的思维来引领发展。”

    郭业山陷入了沉思。

    他是宣传部长,照理说不分管经济工作这一块,但是作为刚晋位副处级干部的新角色,郭业山显然不甘于只在宣传部长这个角色上混吃等死,那么想办法在自己的领域内尽快拿出一些成绩来就很重要了。

    沙正阳提出的这些观点很有新意,尤其是他提到的外国资本家可以收购国企,只是改革开放的举措,那么乡镇企业收购陷入困境的国企,那算不算是改革开放以市场经济为导向的举措呢?

    他觉得是,而且在这一个问题上,甚至还可以好好阐述一番。

    “正阳,你觉得我可不可以在你刚才说的这些理论上加以阐述和发挥呢?”郭业山试探性的问道。

    “当然可以啊,如果你能把我们县里当下面临的这种困境加入进去,算是理论联系实际的一个探讨,我觉得效果会更好。”沙正阳也是眉毛一扬,欣然道:“不过郭部长,贺书记那边……”

    郭业山微微笑了起来,“正阳,你也不要小看贺书记的政治智慧,我相信如果我们是从探讨的角度来分析我县的国企困境解决方案,他应该会同意的。”

    宣传部长要亲自撰文,肯定要服从大局,而这个大局,就是要获得主要领导的认可。

    ***************

    “郭业山的做法是稳妥之举。”曹清泰靠在沙发上点了点头。

    沙正阳一边替自己泡茶,一边道:“你也认为贺书记会认可?”

    “虽然贺仲业有些方面过于保守,但是不要小看一个一把手的政治敏锐性,高层吹风日趋明朗,他不会感受不到,黄书记在全市经济工作会议上的态度也很清晰,凡是有利于促进经济发展的举措,都应该大胆的尝试,何况乡镇企业也是集体企业,一样是公有制经济的一部分,兼并国有企业有何不可?”

    曹清泰意态闲适,“正如你所说的,中策公司收购了太原橡胶厂和杭州橡胶厂,这两家企业都是国家橡胶行业的重点企业,西湖啤酒厂规模也不小,而且中策公司的收购还在进行,规模越来越大,外资老板可以收购,为何我们要对我们自己的企业设限?这不成了另外一种‘宁与外贼不与家奴’的心态?”

    “中策公司背后有很多国际资本支持,港资、美资、日资都在其中,这大概也是国家高层的一种姿态吧,千金买马骨,觉得这些外资进来可能不仅仅是带来资本,还会带来管理技术,会对我们日益困窘的国企带来一剂万能药吧。”沙正阳轻轻笑了笑,“只可惜资本都是逐利的,资本家更不是慈善家,……”

    “你怎么知道这些?”曹清泰忍不住皱起眉头,印尼黄氏牵头的中策公司的大手笔收购曹清泰有所耳闻,毕竟涉及多个省市,斥资数亿美元,相当于引入投资几十亿人民币,也引起了不少关注,“你不看好这些外资收购?”

    “曹主任,我不是有个大学同学到香港去投靠他亲戚了么?他亲戚也是一个资本家啊,多少对此有些了解。”沙正阳脸色复杂,“外资进来是必然趋势,对此国家应该有一个较为具体规范的政策来进行监管,要考虑周全和长远一些。”

    对外资的态度在国内也是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但随着南巡之后,这种风向会转向利好一方。

    不过外资大举进入固然能给国内经济带来资本和管理,注入活力,但是不可避免也会对民族产业带来冲击,甚至可能对一些关键性的战略产业带来威胁,如何做到综合平衡其中利弊,这也是当下各级政府需要面临和正视的考题。

    但在这一点上,国内绝大部分人都还没有意识到,都只看到了外资进来的好处,而忽略了其带来的不利一面,甚至会把关注弊端视为反对改革开放,这种矫枉过正的心态也不轻。

    作为一个重生者,而且是干到了相当层级的官员,沙正阳自然很清楚外资大举进入的利弊。

    在他看来,鼓励和限制应当并举,政府应该拿出一个对支持外资进入的产业指导范围,同时也要提出限制和禁止领域,哪怕是考虑到未来要加入关贸总协定,有些东西不能形诸于纸面条文,但起码作为主管这个领域的领导心中肯定要有数才行。

    国内在这方面缺乏经验,吃了不少亏,沙正阳也不知道这一世自己能不能有所作为,来弥补一下这方面的漏洞。

    只不过他现在的层级实在太低,无论他如何蹦跶,也不可能影响到大势,但是他也希望通过其他的一些方式来发挥自己现在这点儿微薄的力量。

    “但现在就出台这些政策,恐怕会对外资进入的热情有打击,当下这种气候下,其负面影响恐怕……”曹清泰啧了啧嘴,又摇了摇头。

    现在坚定不移的支持改革开放才是政治正确,谁要是质疑外资进入,如果是理论界的一些意见倒没啥,反正是探讨,但如果是体制内质疑,那么就有可能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了。

    “曹主任,其实没有必要想那么复杂,提出一些政论性话题不是坏事,理不辨不明嘛。”沙正阳不以为然:“我们态度上要坚决和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但是在具体工作中应当考虑更周全,提出一些带针对性的意见我相信上边也是乐于见到的,能不能接受,上边也会自己研究和斟酌吧。”

    “嗯,正阳,你想得很周全,这个观点也和郭业山提过?”曹清泰随口问道。

    “没提这么深,只说了外资可以并购国企,为什么集体企业就不能收购国企?”沙正阳明白曹清泰的意思,摇摇头道:“估计郭部长会有一些想法,他是宣传部长嘛,提出一些探讨性的观点,也很合适。”

    曹清泰嘴角挂笑,沙正阳这一点尤为值得欣赏,每每这些东西能拿出来供大家分享,让大家都能从中受益。

    就像郭业山,一个新晋的宣传部长,在改革开放之风劲吹之时,如果能拿出一些具有新意的观点来,肯定会引起上面的关注,这对于一个干部的成长非常重要。

    想到这里,曹清泰对沙正阳还留在南渡镇上就越发难以忍受了。

    这样的人才如果能调到市委办,再能拿出一些见解来,要成长起来就很快了,而在基层,这种起步就低了许多,进步也会慢许多。

    虽说他现在担任这个看似发展势头很好的东方红酒业的总经理,但毕竟是一家乡镇企业,在曹清泰看来,再发展壮大,也非沙正阳这种注定能在仕途上有所作为的年轻干部的正途。

    “正阳,如果有机会到市委办,或者到开发区,你怎么选择?”曹清泰突然问道。

    “啊?”沙正阳吃了一惊,打量曹清泰,“曹主任,你要下去?到经开区,还是高新区?”

    伴随着南巡之风劲吹,原本还有些名不见经传的开发区和高新区都开始进入人们的眼帘中了。

    像汉都的高新区和经开区都是成立于90年,但是成立这两年里并没有太多的动作,显得按部就班,而且在产业吸聚和发展上也乏善可陈,经开区情况略好,而高新区就简直是虚晃一枪的感觉了。

    ******

    第一更送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