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十七节 挥洒自如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十七节 挥洒自如

    终于等到了这个时候,沙正阳踏入县委常委会议室时显得很淡定,这和方东儒的局促不安形成了鲜明对比。

    首先还是由方东儒来谈酒厂现状和想法,沙正阳感觉到方东儒已经无复有之前的那股子精气了,显得有些萎靡和沮丧。

    沙正阳估计着之前给他言语重击对他打击不小,让他也有些绝望之下的只想敷衍了事了。

    方东儒的汇报只是介绍了县酒厂现有的总资产情况,谈了银台酒昔日的辉煌,却只字未提目前县酒厂的负债状况以及第一季度的销售数据。

    在座的常委们都是人精,自然清楚回避不提意味着什么,而实际上县酒厂这一年来三番五次到县政府上访要求工作要吃饭的诉求已经让他们了如指掌,这酒厂是挺不下去了。

    闻一震对方东儒的精神状态很不满意,这种萎靡不振的气势怎么能让人信服你县酒厂可以作为兼并的主体?

    县里其他领导会怎么看怎么想?

    他不知道方东儒在之前遭受了沙正阳的嘴炮轰击,已经被彻底打得失去了信心,根本无心考虑闻一震的“大计”。

    方东儒现在更多的是考虑如何能维持县酒厂一帮人的生计问题,而他也不相信县里会这么无休止把这件事情拖下去,县酒厂也拖不起。

    “下边就请东方红酒业的负责人沙正阳来谈谈东方红酒业的情况,也顺带谈一谈你对你们企业未来的一些规划构想。”贾国英笑着环顾四周,“正阳是咱们县里出去的,到乡镇之后只用了半年多时间就把一家奄奄一息的企业重新振兴起来,值得赞扬,希望你再接再厉,再创辉煌啊。”

    “谢谢贾县长的夸奖,也感谢贺书记、贾县长和各位领导给我和我们东方红酒业这样一次机会来向县委的各位领导汇报一下我们东方红酒业目前的发展状况和未来的一些构想打算,在此之前,我觉得有必要谈一谈国内经济气候对白酒行业的发展影响以及我们东方红酒业的对策。”

    沙正阳当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来展示自己,他甚至觉得东方红酒业的事情都可以搁在后边,因为这种事情不是靠一次汇报就能定板的,这后边涉及到无数麻烦的谈判和扯皮,今天只能说是一个暖身。

    但这却是一个展示自己对当前经济形势和对企业经营观念的一些看法和观点,嗯,非常难得。

    “尊敬的贺书记、贾县长,各位领导,首先我谈一谈目前国内经济形势对白酒产业的影响,从1988年以来,随着中央整顿经济秩序,国内经济发展进入一个整顿期,经济发展相对放缓,消费也受到压制,尤其是白酒行业连续出台了多个不利于白酒消费的政策,……”

    “但从今年初以来,可能各位领导都感觉到了,尤其是全国两会期间以及一些政策吹风都显示出中央对未来我国经济发展有了一个较为明晰的指向,我个人判断,改革开放的力度还将更进一步加大,其力度甚至可能前所未有,这意味着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将迎来一个高氵朝期,食品行业概莫能外,……”

    “白酒产业更是首当其冲,作为一个特定消费市场,白酒消费本身就是随着经济发展而发展,尤其是随着人民群众收入不断增加,市场容量,尤其是对好的产品的需求进一步加大,将会都白酒市场有着更为明显的优胜劣汰驱动,这意味着好的产品和企业将会迎来个更好的前景,而缺乏竞争力的产品和企业被淘汰的几率会更大,……”

    “目前东方红酒业是由原红旗酒厂兼并东泉酒厂而来,产能为六千五百吨,目前我公司正在进行扩建技改,预计扩建技改将于1993年下半年完成,完成后,白酒产能将达到年产一万二千吨,……”

    “东方红酒业目前主要产品为48度精品东方红、53度东方红陈酿、53度红旗大曲,其中48度东方红精品和53度东方红陈酿正在送选泰国曼谷食品博览会和巴黎食品博览会,……”

    “1992年一季度,东方红酒业完成销售收入1260万元,预计第二季度将会实现销售收入1800万元,环比上升百分之四十三,……”

    “目前东方红酒业在湘南市场占有保持稳定上升,在甘陇和三晋两省市场呈现快速爆发式增长,这和我们在甘晋二省的市场营销推广策略有很大关系,预计第二季度,甘晋二省市场销售收入将占到公司销售收入百分之六十以上,……,目前公司销售回款良好,呈现产销两旺的大好势头,……,全年销售收入有望实现8000万元,……”

    “公司目前存在的问题主要是前期负债过大,……,产能预计到年底将会出现瓶颈,对明年公司市场发展将会造成一定影响,……”

    事实上在沙正阳提出全年销售收入有望实现8000万元时,整个县委常委会议室就忍不住一阵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声。

    8000万?在银台县,除了汉化总厂和汉钢外,有哪一家能达到这个水准?

    即便汉化总厂1991年销售收入也不过堪堪突破两亿元,而汉钢甚至只实现了销售收入6亿元,县属国营企业中情况最好的金属容器厂和金属线缆厂去年销售收入加起来也不到4000万!

    如果这个家伙不是吹牛,那就真的不得了了,所有人都在掂量着这里边究竟有多少水分,还是这个家伙真的再胡言妄语。

    哪怕是对沙正阳再有信心的郭业山此时都有些惴惴不安,觉得这个数据是不是太夸大了。

    之前沙正阳提到的目标是全年实现销售收入5000万,他都觉得提得太高,能完成3500万就足够了,但没想到甘晋二省的市场突破后会出现这么大的销售高氵朝。

    贺仲业和贾国英在震惊于沙正阳提出的8000万销售收入时,更多的却是在思考沙正阳最早提出的国内经济气候的变化问题,尤其是沙正阳提到了高层政策走向的风向变化,更是引起了他们两人的关注。

    单单是会搞企业只能说这是个人才,而能敏锐的把国内经济形势和政治气候变化与企业发展相结合,这就不简单了。

    贺仲业和贾国英都不相信以沙正阳现在的身份能敏锐的捕捉到高层风向变化,还能和当前经济形势结合起来,这肯定有高人指点,顺着路子再想一想,似乎也只有曹清泰才符合条件了。

    只是他们之前也一直听说曹清泰对沙正阳很不满意,怎么曹清泰走了,难道关系反而回暖了?或者是曹清泰觉得沙正阳受了他离开的牵连而被“流放”下乡而心生歉意,特意的要提点一番他了?

    这好像也不太可能。

    到这个层面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前任秘书被流放而生出歉意,或者说生出歉意而在这方面指点,这不符合常理。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曹清泰和他这个前任秘书关系一直很密切,所以即便是离开了,也一直很关照,联系到上一次黄绍棠到银台去了红旗酒厂的这一情况,可能性就更大了。

    “郭部长,东方红酒业发展这么好,离不开你在南渡的功劳啊。”谭秋华微微侧首,含笑道:“如果年销售收入真的能达到8000万,不,别说8000万,就是5000万,那也够惊世骇俗了,咱们县里还没有哪家企业能望其项背呢。”

    谭秋华话语中自动把汉化总厂和汉钢排除了,县里的干部们也都从来没有把这两家企业列入县里的企业。

    虽然工业产值也要算在县里,但是利税这一块就和县里关系不大了,而且更关键的是县里根本对这两大企业没有多少影响力。

    郭业山也听出了谭秋华话语里隐藏的意思,多少都有点儿质疑东方红酒业是不是有些虚夸的味道在里边。

    “谭部长,能不能达到8000万不好说,但一季度东方红酒业的销售收入实现了1260万倒是实实在在的,因为他们的产品在湘甘晋三省很受欢迎,回款非常快,只是因为他们前期负债太重,面临偿还银行贷款的压力以及征地扩建的资金需求,所以资金仍然比较紧张。”

    郭业山没有过多的解释,他知道一季度东方红酒业销售情况不错,但究竟能打到什么高度,却不清楚。

    常淮生也在赵嵩交换着意见:“赵县长,白酒行业的利润率一直都比较高,如果按照这个势头,东方红酒业哪怕是以前负债较高,也能迅速摆脱困境,成为咱们县里的税利大户啊。”

    “常书记,如果销售收入真的能达到8000万,那相当于四五个金属容器厂了,咱们县里财政都能松一大口气。”赵嵩目光有些复杂。

    东方红酒业是乡镇企业,但一家乡镇企业却能创造出这样高的产值和销售收入,不能不让人深思。

    相比之下,县里这么多家国营企业状况却都是不容乐观,尤其是同属白酒行业的县酒厂更像是一个黑洞,不断的吞噬着县财政,这也是他支持闻一震提出的要尽快解决县酒厂出路问题的原因。

    但是让县酒厂来兼并东方红酒业,合适么?可能么?

    第二更,求刺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