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十二节 棘手,烫手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十二节 棘手,烫手

    “哦?”焦虹和宁月婵同时又惊又怒:“县里真的要让县酒厂来兼并我们?凭什么?!”

    “嗯,谁兼并谁现在还不好说,但是县酒厂肯定挺不住了,前天我去县里,五六十号县酒厂工人就在县政府大门边儿上,要求见领导,估计县里也是焦头烂额,听说还有几个代表去了市里。”

    “县酒厂过不下去和我们有啥关系?凭什么让我们来接死血?!”宁月婵身体侧向后方,怒意盈面的望向坐在后座的沙正阳,愤怒之下饱满的胸脯在高领滑雪衫下急剧起伏,煞是动人。

    “月婵姐,你们别急,县里有这个意思,但也要看看能不能实现啊。”沙正阳赶紧宽慰:“其实我倒是觉得县酒厂越是困难,对我们越有利。”

    “你什么意思?”焦虹一脚刹车踩下来,忍不住回头问道。

    看见两个女人妙目如水,瞪视着自己,沙正阳却摆摆手,“继续开车。”

    焦虹轻哼了一声,重新起步。

    “你们俩应该都猜到了吧?”沙正阳漫声道:“没错,我赞同县酒厂和公司合并,但是主客要易一下位,我们公司来兼并县酒厂。”

    “我们兼并县酒厂?这可能么?县酒厂是国企,我们是乡镇企业!”宁月婵急声道:“这怎么可能?”

    “县里怕是不会同意,县酒厂再困难也是国营企业,不可能让一家乡镇企业来兼并。”焦虹也摇头:“从来没有这个先例。”

    “改革也从来没有先例,所以才会要摸着石头过河,但这条河始终要过,不管你摸不摸石头,你都得过。”沙正阳若有深意的道。

    焦虹和宁月婵自然不明白摸着石头过河这个梗,而这句话虽然早就有,但只有在特定的人在特定的场合下讲出来,才更具有特殊的意义。

    “正阳,你什么意思?”焦虹不解的问道。

    “我是说,不能因为没有先例就停步不前,月婵姐在外边跑可能没太注意,不知道虹姐你注意没有今年上边的政策精神有些变化,对发展经济的成分问题恐怕没有那么重视了。”沙正阳解释道。

    “成分问题不重要了?”焦虹沉吟着道,虽然她比宁月婵在这方面更敏感一些,但是毕竟还是层次低了一些,对这方面的了解还欠缺一些敏锐性。

    “嗯,我估计很快上面有一些政策精神出来,只要是有利于经济发展的,不会太拘泥于谁占主导,再说了,我们东方红酒业也是集体企业,一样属于公有制企业,我们的机制更灵活,效益更好,那么又有什么理由不允许我们来兼并县酒厂呢?”

    沙正阳目光里多了几分深邃,“看看吧,越拖其实对我们越有利,只是我觉得县里怕是拖不下去了,所以我们得做好各种准备。”

    焦虹若有所思,她一直很佩服沙正阳在眼光和嗅觉上的敏锐,现在沙正阳竟然把目标指向了县酒厂,这可是国营企业,以前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但现在他既然提出来,肯定有其倚仗。

    沙正阳猜得没错,县里的确拖不下去了了。

    贾国英满脸阴沉,手中拿着笔记本径直往贺仲业办公室走去。

    刚才接到了市政府那边的电话,八名县酒厂的工人到了市政府要求见市长,经过多番工作仍然不愿意离开,后来一位副秘书长见了他们,加上副县长张喜全也赶到了市里,总算是把这帮人接到,带了回来,现在正在路上。

    上访的理由很简单,年前发了一批酒来折抵工资,而从年后开始,他们的工资只拿一半,而三月份工资他们连一半都没有拿到,厂里早已经停产,估计四月份工资没有着落,所以工人们等不下去了。

    闻一震和南渡镇那边已经讨论过几轮了,但是南渡镇那边一直坚决反对闻一震的意见,加上近期县里班子又在调整,所以这件事情也就搁置下来了。

    可现在事情已经闹到市里去了,不能再拖了。

    刚到贺仲业办公室门口,就看见郭业山从贺仲业办公室里出来,贾国英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点了点头:“业山来了?贺书记和你谈了?”

    “嗯,正说到您那儿去坐坐呢。”郭业山头发梳理得格外精神,气色极佳。

    人逢喜事精神爽,上午市委组织部已经正式下文到了县里,任命常淮生、郭业山、桑前卫三人为县委常委。

    “你等一会儿吧,我和贺书记有些工作要谈,也还要和你谈一谈。”贾国英吐出一口浊气,“你到县里来了,思路要转换了,待会儿再说吧。”

    郭业山一听这话心里就咯噔响了一声,多半是东方红酒业的事情,他现在尚未卸任南渡镇的书记一职,理论上还要管南渡的事儿,这东方红酒业的事情还得要找自己。

    不过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情了,只需要县里下文就能免去,而且刚才贺仲业也和他谈过了,他将接任谭秋华的宣传部长一职,而谭秋华接任石国锋的组织部长,石国锋则任县委副书记、纪检书记,接替齐云山留下来的空缺。

    “那好,我到齐书记办公室那边去坐一坐。”郭业山点点头。

    走进贺仲业的办公室,看见桑前卫正在贺仲业办公室里和贺仲业说着什么。

    刘延之在上个月就已经到县政协担任党组副书记、副主席去了,县委办主任一直空缺,上午市委关于郭业山和桑前卫二人的任命一下来,贺仲业就召集开了一个简短的书记碰头会,基本上确定了桑前卫来接任县委办主任,而郭业山担任宣传部长。

    当然这个任命还要经过县委常委会过会,只不过现在桑前卫已经开始履行职责了。

    “贾县长,那我先出去了。”看见贾国英进来,桑前卫笑着打了个招呼,转身就出了办公室。

    “国英,怎么了?”看见贾国英面部表情,贺仲业就知道贾国英心气不顺,多半又是有什么麻烦事儿。

    “刚才谢市长打电话给我,县酒厂去了八名职工代表到市政府要求见市长,在市政府门口打横幅,横幅上写着我们要吃饭,脸丢大了。我安排喜全去了,已经把人接到了,在回来的路上。”

    贾国英语气沉郁中带着一丝坚决:“贺书记,县酒厂的事情我觉得不能再拖了,无论走哪条路径,都要着手处理了,否则越拖问题越多,越拖麻烦越大,越拖到后面越难处理。”

    贺仲业取下老花镜,放在桌案上,一时间没有说话。

    前两天闻一震还在自己这里抱怨了一番,认为县里没有给予他足够的支持,南渡镇党委政府不顾全大局,利小团体思想严重,尤其是郭业山,导致他的工作难以开展。

    现在贾国英又来提起了县酒厂的事情,看来这件事情的确是不能再拖了。

    “国英,你有什么想法?”贺仲业的心情也不是很好。

    市委这一次对银台县班子的调整动作很大,但自己的意图却没有能实现。

    郭业山不是他心目中的人,倒不是说对郭业山有什么不好的看法,而是他觉得既然你郭业山是市里下来的干部,就该回市委宣传部去才对,怎么反而留在县里占位置了呢?

    姚渊本来是他很欣赏的人,但是却未曾想到竟然连副县长都没有能上,反倒是朱伟忠上了。

    朱伟忠的表现只能说差强人意,但他自己也在使劲儿,市里边也有领导欣赏,贺仲业也无意要挡人家的上进路,只是郭业山上了,朱伟忠也上了,而姚渊却没有上,这就让贺仲业心情不太好了。

    这一轮也就只有桑前卫在自己的力荐下成功入常了,但在市委组织部下的文件上排序都排在了郭业山之后,这让贺仲业很不舒服。

    见微知著,贺仲业也能感受到市里边对银台,也就是对自己工作的不太满意。

    曹清泰讲话引发的风波而导致调离和自己本来是没有太大关系的,但或多或少也影响到对自己的观感,这一点贺仲业也隐约感受到一点,据说市委黄书记对曹清泰颇为看重,有意到银台来打磨一番,没想到除了这样一个状况,不得不隐忍离开。

    而从今年以来高层吹来的风也能感受到与全年还有些凝重的氛围有些不一样了,全国两会上传出来的各种声音都预示着今年可能会有一个比较大的政策精神变化,尤其是在经济发展这一块上,会有突出的举措。

    而银台恰恰在经济发展这一块上表现不佳,尤其是除开省属企业的汉化总厂和汉钢外,县属国营企业的表现更是不堪,甚至已经成为拖累全县经济发展的包袱了。

    如果不尽快扭转这一局面,贺仲业也知道恐怕黄绍棠和市委没有太多的耐心了。

    一周前,全市经济工作会议上,黄绍棠就毫不客气的用“快马加鞭未下鞍”这句话来鞭策那些发展慢的区县,要求这些区县要不等不靠,主动采取各种措施来谋发展求突破。

    想必贾国英和闻一震都应该感受到这份压力才对。

    ********

    第一更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