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七节 摘桃子
    闻一震忍不住解开衬衣的纽扣,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翠绿的榆树新叶,感受到还有些凉意的春风,心情才稍微舒畅了一些。

    他觉得自己这一段时间很不顺。

    但具体哪里不顺,闻一震自己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要算,怕是要从去年齐云山抢先卡位就开始了吧?

    应该是。

    三个县委副书记,贾国英几经周折终于蹦上了县长位置,论理自己这个排序第二的副书记该前进以为来分管党群了,可未曾想到齐云山竟然能出其不意的抢在了自己前面,这让闻一震很是郁闷了一段时间。

    他为此反思过。

    为什么市里边没有考虑自己而是考虑了齐云山?

    盘算来盘算去,闻一震觉得可能有两方面的因素。

    第一是新来的市委黄书记比起前一任书记的思路上有了一些变化,而自己却并没有觉察到,这是自己的一个重大失误。

    黄绍棠对经济工作的重视程度已经越发显现了,前几天召开的全市经济工作会议,不但市长、分管经济工作副书记和几位副市长都出席,黄绍棠更是亲自做了长达五十分钟的讲话,这创造了历年全市经济工作会议上一把手讲话时间之最。

    这说明什么,说明一把手对经济工作的高度重视。

    再看看他年前来银台调研考察对西水和红旗酒厂的态度,也能略窥一斑。

    第二个因素就是这一两年银台的经济工作,尤其是工业经济的确乏善可陈,没有值得一提的东西。

    闻一震觉得这可能是自己上进失利的关键。

    分管工作没拿出成绩来,组织怎么会考虑你?纵然上边有领导扶持你,但是到了常委会上研究的时候,你的短板弱势就出来了,有些时候领导也一样为难。

    在这样拖下去,自己的年龄劣势会越来越明显,拖上两年,自己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必须要有所作为,而在自己的工作领域中要想有所作为,一样不容易。

    好在东方红酒业这个异军突起的企业冒了出来。

    连黄书记都很看好的这个企业,如果能让这家企业以点带面的带动起几家企业发展起来,或许这应该是一个契机。

    等到黄书记再来视察的时候,看到东方红酒业发展近况,感受到银台工业经济的向好势头,或许自己可以作为介绍人来谈一谈银台工业经济发展的一些看法?

    想到这里,闻一震又坚定了自己的信心。

    他当然清楚要想落实自己的想法会遭遇不少的阻力,来自南渡镇的反对和质疑,还有县里一些人的担心。

    南渡镇的影响不大,郭业山正在谋求上进,孔令东也还指望着接郭业山的班,就凭这一点,只要县里意见统一,这二人就不敢不听招呼。

    至于县里这边,闻一震也有考虑。

    上次黄绍棠来银台调研,据说在车上就谈到了对银台工业经济发展的期望,也给贺仲业和贾国英很大压力。

    可银台工业经济的根本在哪里?

    闻一震觉得虽然目前乡镇企业发展遍地开花,但是普遍规模小效益差,给县财政税收没有带来多少收入不说,工业产值也不高。

    所以归根结底还得要看国有企业这一块,只有国有企业搞起来了,才谈得上利税和工业产值,这也是闻一震认为他能说服县里支持县酒厂和东方红酒业合并的主要理由。

    东方红酒业有什么?几口老窖池,还是红旗大曲品牌?或许有点儿价值,但在闻一震看来,这不是主要的。

    归根结底还是沙正阳他们利用搭乘崔建“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这个顺风车才能一炮而红,既然东方红酒业能搭这趟车,那么县酒厂为什么不能?

    如果实现两家企业的合并,再继续抓住这条渠道来打开销路,银台县的白酒产业也许就能迎来一个春天了。

    更重要的是,只有这样,县里才能牢牢的把这家企业的主导权掌握在手里,哪像现在,县里要想插手这家东方红酒业,始终隔着南渡镇这一层不说,而且南渡镇居然还不是大股东,而两个村才是,更让人膈应得慌。

    虽说县镇村这一级一级都有党的领导,下级服从上级,但是这毕竟不一样,涉及到其中利益,恐怕还是有人会不肯罢休的。

    也不知道南渡镇党委政府以前是怎么在研究这件事情,居然会搞成这样!

    想到这里闻一震就有些不忿,他从来就不相信这个局面就能是沙正阳一己之力搞出来的,不过是时势造英雄罢了。

    当然,闻一震也也不得不承认沙正阳的头脑的确好用,居然就能搭上摇滚崔建这条线,“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这个演唱会的确很有名气,汉都前年的演唱会一度风靡一时,全城青年为之疯魔,也难怪红旗酒厂能咸鱼翻身。

    闻一震盘算着如果县酒厂能和东方红酒业实现兼并,出于稳健考虑,还是可以让沙正阳先暂时继续当厂长,先把基础打牢。

    至于说日后,沙正阳毕竟是政府干部,还是南渡镇的副镇长,该回去还是得回去,这也是应有之意,当然这得要在合并后的酒厂已经打开市场之后。

    若是沙正阳知趣懂事,倒也不妨可以留着一用,若是真的觉得离了他胡萝卜,就做不得宴席了,那就要得让他明白,党的组织纪律性不是说着玩儿的,党员的第一义务就是服从组织安排。

    **************

    “不错,才子,我看你可以出师了。”沙正阳有些疲倦的靠在床头上,随手把稿纸放在桌上,然后双手枕在脑后,躺在床上,“这一部不比第一部逊色,你可以尝试和书商谈一谈提价了。”

    “真的?”冯子材显然还有些信心不足,但是舔着嘴唇的动作让沙正阳也能看出对方的渴望。

    “嗯,没问题,商人么,只要有钱赚,都可以谈。”沙正阳心思已经不在这上边了。

    从最初想要挖掘第一桶金和帮冯子材一把,但随着东方红酒业的迅猛发展,他对这方面反而有些心思寡淡了,如果不是考虑到冯子材现在正处于最紧要的时候,他真的想要放手了。

    “有你这句话,我心里就踏实了。”冯子材越发兴奋,“我准备十天之内完成这一部,然后休息一个星期,再来写第三部,力争暑假前完成这个三部曲!”

    “嗯,完成三部曲,赚他十多万!”沙正阳笑着给冯子材打气。

    “嘿嘿,正阳,你还别说,半年前我哪里敢想这些,但现在我信心是越来越足了。”冯子材黝黑的脸膛上青春痘似乎更多了,大概是憋着心思写,也没时间去谈恋爱了。

    “第一部卖的怎么样?”沙正阳已经没多少精力来关注这些了。

    “两个字,火爆!”冯子材用一种无比遗憾的语气道:“那家伙遮遮掩掩,后来我另外找了一个书商问了问,估计加印了好几次了,起码二十万册!”

    这个年头文化娱乐生活很少,通俗是最大众的一种消费娱乐方式,稍微精彩一点儿的都能大受欢迎,沙正阳估计这个印数应该是靠谱的,没准儿还更高。

    “另外我也和雷霆说了,看看把你上本书拿到香港去试一试,如果能在香港和台湾那边出版,那你就赚大发了。”

    “正阳,那我可没抱希望,香港和台湾和咱们这边口味不一样,而且他们市场有多大?”冯子材连连摇头,“不过能卖掉当然好,赚港币啊。”

    “你也别妄自菲薄,我总觉得这两本书万一能有人看上想要改编成电影呢?”

    这也是当初沙正阳一门心思想要让雷霆把这本书带到香港去的初衷。

    因为这本一定程度上和成龙主演的《超级警察》以及另一部电影《红番区》有些相似,但是把“东芝事件”作为背景,显然故事更具有国际背景性,而且许多桥段更加精彩,结合了不少后世沙正阳电影和网络中看到的一些东西。

    现在正处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每年推出的影片层出不穷,对于好的剧本需求量很大,而剧本的来源要么是编剧写作,要么就是来自改编,而只要冯子材的这部能被某位编剧看上,或许就能为冯子材赢来一个机会。

    不过这也只是一个希望而已,成固然好,不成也没什么影响。

    “呵呵,真要有那种好事,那我就辞职不干了!”冯子材乐呵呵的道:“正阳,看你这疲惫样子,你那酒厂生意好么?感觉在县城里到处都能看见东方红的广告,花了不少钱吧?”

    “你只问我花了多少钱,就没问我赚了多少钱?”沙正阳反问。

    “嗨,赚了多少钱也和你没关系,那是你的工作。”冯子材不以为然,“但花了多少钱如果没效果,恐怕领导就要为你是问了,不过我在饭馆里吃饭,那小瓶的东方红挺能卖的,尤其是一两个人吃饭的,都喜欢各来一瓶,划算啊。”

    “那就够了,只要大家喜欢就行。”

    沙正阳也知道目前在汉川省内东方红陈酿还无法和同价位档次的诸如全興、泸州老窖、郎酒这一类相比,只能在外省打市场,但是精品东方红却已经开始在省内站稳脚跟了,并逐步蚕食市场了,很大程度就是靠无孔不入的全方位广告和小瓶装这一新颖的方式。

    不过这种小瓶装几大名酒暂时还看不上,但一些地方白酒企业肯定会要效仿,好在东方红的先手加上本身酒的质量不差,这种惯性还能暂时稳住,但面临的挑战迫使东方红还得要在外省市场不断的去寻求突破。

    汉川市场竞争太激烈了,而且地方酒企的质量都不差,加上本身在本省内的底蕴比东方红更强,所以一旦效仿和发力,东方红的优势就不明显了。

    只有在外省,凭借着先手优势加上广告营销上的舍得投入,东方红才能迅速占据和巩固市场,这也是沙正阳认定为什么今年是东方红最重要的一年,甚至他也不愿意和县里在东方红酒业的权属问题上过多纠缠的原因,实在是耽搁不起。

    ****

    呐喊,大更求200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