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一节 人心,膨胀(第一更!)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一节 人心,膨胀(第一更!)

    沙正阳从火车上下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过了。

    温暖湿润且带着火车铁轨上特有的那股子气息的暖风扑面而来时,沙正阳才意识到终于回家了。

    这一走就是一个多月,而宁月婵、毛国荣他们一大帮人都还在太原,何维和宁月凤留在了兰州。

    两边的市场都刚开始铺开,还有大量的活儿等着,除了自己是没办法,马上就要开年,自己这个新当选的副镇长不露面,说不过去,否则自己也还走不了。

    再说了,公司的事情一下子丢手一个多月,哪怕是焦虹能力再强,毕竟她才接手公司,无论是沙正阳,还是宁月婵、毛国荣他们,都亥时有点儿不放心。

    不过在电话里了解到的情况,无论是高柏山还是董国阳,都对焦虹的能力交口称赞,这也让沙正阳放心不少。

    从兰州“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一炮打响之后,甘陇市场迅速打开,加上前期的预热,东方红这块牌子可谓红得发紫,甚至比三湘更甚。

    好在公司这边早已经有了三湘市场经验,所以准备得格外充分,伴随着市场精品东方红和陈酿东方红热潮而起,对铺货的需求量也是与日剧增,这也极大的考验了公司这边的应对能力。

    焦虹的能力也因此得到了展现,从生产到运输调度,再到与大川玻璃制品厂那边的协调,以及相关部门过年前后的种种应对,都充分证明了焦虹这个副总经理的含金量。

    现在东方红酒业公司四个副总,宁月婵主管营销,董国阳主管生产,高柏山主管后勤和安全,焦虹主管综合和外联,这是沙正阳为他们的一个分工。

    以焦虹现在的表现,日后倒是当得起一个常务副总,但这还只是自己的一个初步想法,还有待于日后的观察。

    “哥,回来了?”沙正刚搓着手,呵着雾气,迎了上来,伸手接过兄长的包。

    “嗯,等久了吧?”沙正阳点点头,,没有客气,把包递给了沙正刚。

    “没,来了半小时,这鬼天气,还是有点儿冷,不过肯定比兰州和太原那边暖和多了吧?”穿着一身运动套装加篮球鞋的沙正刚乐呵呵的道。

    “看怎么说,室内可比这边暖和多了,室外谁没事儿呆在外边?”沙正阳摇摇头,“不过,还是这边气候更适应,走吧。怎么来的?”

    “我坐车过来的,打个出租车?”沙正刚咧着嘴笑道:“也是货车不准进城,要不我开辆老解放来接你。”

    “哟,在我面前显摆来着?”沙正阳斜晲了一眼沙正阳,“怎么样?”

    “还行,有蓝海他爸的照应,汉化总厂那边能有些零星活儿,还有就是你们酒厂里的活儿了,这段时间全是跑兰州那边的,车在路上都抛锚好几次了。”沙正刚不无遗憾的道:“现在除了那两台东风现在还敢跑省外,另外两台老解放只敢在省里跑。”

    沙正阳当选副镇长的前几天,汉钢拍卖了九台货车,两台黄河,三台东风,四辆老解放,最后是蓝海出面拿下了两台东风和两台老解放,其余五台车被另一家拿走。

    后来沙正阳得知拿下五台车的果然是津县人杨国福。

    蝴蝶翅膀仍然没有煽动老杨坚定不移向津县首富前进的步伐,只不过不知道少了几台车的老杨,是能提早还是延后他的津县首富步伐?

    既然拿下了几台货车,海正运输公司也就正经八百的成立起来了。

    在此之前,沙正阳和蓝海的父亲蓝天航见了一个面,花了两小时长谈,沙正阳再度用他广博的见识和深远的眼光折服了蓝天航。

    要说蓝天航也不简单,能在汉化总厂里混到小车班副班长,而且长期跟随着领导鞍前马后,耳濡目染之下,见识并不比一般的干部逊色多少,甚至在许多方面更为谙熟,能被沙正阳折服,也足见沙正阳的本事了。

    连蓝海自己后来都专门跑到沙正阳面前来询问了他和自己父亲的商谈情况,只说父亲回去之后一直在说“生子当如孙仲谋”,问是啥意思。

    他爸是个三国迷,对《三国演义》里的的格言名句背得溜熟。

    沙正阳没回答他这个问题,只让他好好跟着他爸学几招,做点儿正经事情。

    既然成立了运输公司,那首当其冲的就是货源,汉化总厂那边有蓝天航的关系,能找到一些货源,而沙正阳也不会拘泥到自己弟弟和朋友搞运输就不能去接东方红酒业的活儿,只要价格合适,为什么不行?

    所以东方红酒业自然也就成为了新成立的海正运输公司的另外一大货源所在。

    只不过目前东方红酒业大量货都是运往省外,这对于车况不算好的海正运输公司来说就是一道难题了。

    跑了两趟兰州之后,海正运输公司只能让两辆车况经过保养整修后的东风跑省外,另外两辆老解放就只能在省内凑合着跑了。

    “慢慢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只要有生意,能维持着运转,慢慢积累。”

    沙正阳也知道搞运输是个风险不小的行道,但要想从事物流运输这一行,你就不得不先介入,否则日后真正遇上机会,你就是有资本,但手中没熟悉这一行的人才,你一样没辙。

    “哥,你放心,海子和大彪他们都很珍惜这一次机会,这一个多月就一直跟着宋老爷子学修车,都有点儿走火入魔了。”沙正刚也不无感慨,“我觉得这一次他们俩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每次出车回来,都是扭着宋老爷子鼓捣修车,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们俩这么上心。”

    “这说明他们长大了,出去碰了壁,吃了亏,受了委屈,才知道这个世界没那么美好,你该遇上的都得要遇上,一切都得要靠自己。”沙正阳点点头,“正刚,你也要有这个思想准备,别以为就能坐着数钱。”

    “哥,我心里有数。”沙正刚对兄长还把自己当小孩子看待很有些不忿,“我和海子、大彪他们商量过了,滩河镇那边砂石产量很大,都是往市里建筑公司运,彪子打算带个人,把那两辆老解放去跑那边拉沙,距离也比较近,就是跑得趟数勤一些。”

    砂石?沙正阳心中抖了一抖。

    这又是一个处于灰色地带,和黑色领域脱不了钩的领域。

    说内心话,沙正阳不赞同他们介入这个领域,但是他也同样知道,自己的强力压制也不会凑效多久。

    砂石运输一直是一个暴利领域,尤其是随着汉都城市建设拉开序幕,城内建筑企业对砂石的需求是海量的,关键在于你能不能安全有效的把砂石运到目的地。

    交警、运政都如狼似虎的窥视着你,各霸一方的地头蛇们一样虎视眈眈,捍卫着自己的地盘,或许你跑一趟的运费还不够给交警运政塞牙缝,要不就会在争夺市场中成为牺牲品或者染满血腥的祭器。

    前世中海正运业也就是这么逐渐滑入了泥潭,蓝海本身就有些桀骜霸蛮的性格是的海正运业迅速膨胀起来,然后又迅速跌落深渊,自己也身陷囹圄。

    莫非这一世这几个自己一力想要改变命运的人又要重蹈覆辙?

    “必须要去运砂石么?”沙正阳脚步慢下来,声音也低沉了许多。

    沙正刚却没有意识到,还在兴冲冲的道:“当然要去啊,滩河镇那边有大彪的朋友,他们都包了一大片河滩地开采砂石,我让海子和大彪都去专门打听了,都是有证合法的,就是运力跟不上,正欢迎我们去呢。”

    沙正阳忍不住苦笑,这两相结合,日后不受控制的发展下去,弄不好就是一个妥妥的黑恶势力雏形啊。

    “正刚,你知道砂石一行里边的门道么?”沙正阳深吸了一口气,他需要评估一下风险,同时也要提醒自己这个弟弟。

    “门道?”沙正刚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借助火车站广场上的路灯光,看到了自己兄长有些冷峻的神色,似乎明白了一点儿什么,“哥你是不是说……”

    话没有再说下去,但沙正阳知道沙正刚知道自己的意思了,点点头:“我不想让你们去沾染这些。”

    “哥,我们都有分寸,大彪那个朋友的事儿咱们也不会去沾染,咱们就是单纯挣运费。”沙正刚不以为然。

    “有那么简单?”沙正阳反问道:“如果他们是盗采呢?”

    “不会的,海子和大彪都去亲自了解过,有证。”沙正刚觉得自己兄长也未免太过谨慎小心了。

    “我知道有证,但是有证也是划定了区域的,这些采砂石的,你觉得他们会按照划定区域来采么?越界盗采在他们这一行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你们去帮忙运输,……”

    “哥,我觉得你想得太多了,既然你说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那也就不是他们一家,再说了,就算是他们出事,咱们又不知道他是不是盗采,他们给运费,我们帮他们运到目的地,就这么简单。”

    沙正刚有些不耐烦了。

    *******

    第一更,求200张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