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百七十四节 培养,自己人(为dayefj盟主加更!)

第一百七十四节 培养,自己人(为dayefj盟主加更!)

    “沙镇长。”

    沙正阳抬起目光,点点头,放下手中的钢笔,“焦虹来了,坐吧。”

    焦虹目光里有几分飘浮。

    她真的没想到沙正阳真的能把她要到东方红酒业来了,无论是郭业山还是孔令东都没有阻挡。

    余宽生当然没有异议,但是据她所知,王炳全是一直想到东方红酒业来,但是被沙正阳断然拒绝,以至于王炳全在酒后都在那里嚼舌头,说沙正阳被南渡镇的两朵花给迷昏了头。

    不过大家倒也知道王炳全是啥货色,连孔令东听到之后都把王炳全骂得狗血淋头,不过在焦虹看来拿更多的是孔令东的作态,大概是不愿意交恶郭业山和沙正阳吧。

    焦虹知道有很多人垂涎自己的姿色,包括孔令东,但是她不相信沙正阳会存有此念头。

    一来是宁月婵的推荐,二来焦虹相信像沙正阳这样在仕途上正处于蒸蒸日上的年轻干部,怎么可能这么不智?

    甚至在她看来,把自己调到东方红酒业来,都有些不明智,因此而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闲言碎语,得不偿失。

    “看你的样子,似乎对我把你要到公司来有些抵触,还是觉得我有些失策?”沙正阳笑着站起身来,替对方泡了一杯茶。

    焦虹没有像其他人那样一看到沙正阳泡茶便忙不迭的去自己泡,只是在沙正阳把茶递给她的时候说了一声谢谢。

    “都有点儿吧。”焦虹坐在沙发上,沉静而自然,“我觉得你不该这么做,没有必要,我也不想来,原因你也应该知道。”

    “嗯,你怕自己找来流言蜚语,也怕我被闲言碎语所伤?”沙正阳坦然一笑,“还是觉得自己万一在这边表现不佳,被别人耻笑?”

    焦虹目光抬起来,凌厉了许多,“沙镇长,我知道你搞企业有一套,月婵和我说过,我也琢磨过,但我感觉,你长于宏观规划,也对营销很有独到的见解,但你在执行上是弱项,甚至连月婵都不如。”

    没想到对方话语这么直白,但却不得不承认对方一语中的,对自己看的这么准,沙正阳反而来了兴致。

    “嗯,这么贬低我?那东方红酒业是怎么做起来的?”沙正阳笑吟吟地反问道。

    焦虹略微停顿了一下,这才缓缓道:“我刚才说了,你的强项很强,加上也善于用人,月婵被你使唤得团团转,几个月起码瘦了七八斤,但即便是这样,如果东方红酒业不及时跟进调整完善,也可能就是像以前那样,新的营销手段用完,三五年红火期一过,等待的就是衰败期了。”

    沙正阳心中对焦虹的观感立即又提升了几分,不管对方是不死有意用这等语言来拉高自己的身价,但她做到了。

    对目下东方红酒业存在的问题也隐隐点出,不过还是有一点对方无法预测,那就是自己的新的营销手段会有多少,而东方红酒业的红火极盛时期会达到什么状态,毕竟对方不是重生者。

    “嗯,有点儿意思,那你能替我分析一下目前公司的优势和弊端么?”沙正阳歪着脖子问道。

    焦虹也知道这是一道大考题,自己要过关,要彻底赢得对方的认可和尊重,这道答题就要让对方折服才行。

    “目前东方红的优势很明显也很突出,但弊端也很多。”焦虹开门见山。

    “嗯,请继续。”沙正阳用了一个请字。

    “优势不用我多说,原来的红旗酒厂和东泉酒厂都有较为稳定的品质,技术人才也不缺,这一点是东方红能立足的关键,在产能上两家酒厂合并之后也具备了一定的实力,另外再加上了你的营销策划的确很有新意和冲击力,所以才能一炮而红。”

    “就这些?”沙正阳意犹未尽。

    “怎么,还想我多夸赞你几句?”焦虹微微笑了起来,“我觉得你不像是喜欢人阿谀逢迎的性格啊。”

    “你说错了,我这么年轻,怎么可能不喜欢人表扬夸赞?”沙正阳也笑了起来。

    “真的?我感觉你很多时候就像是四五十岁的人,尤其是在公事上,但工作以外你好像还有些懵里懵懂。”

    话一出口,焦虹才觉得有些不妥,这是她和宁月婵之间私下评价的沙正阳的话,但当着沙正阳说出来就有些不妥了。

    沙正阳却没有啥感觉,实际上他自己都感觉到了,继承了前世的这具身体和记忆,年轻人的冲动和激情似乎仍在,反倒是一些经验却还有些模糊了,就像是前世记忆难以驾驭自己这个年轻时代的性格一样。

    这也让沙正阳很是惊奇,这中间的匹配似乎还要一个过程一般,不像那些重生者立马就能变成老练成熟无比的狠角色。

    精力和体力,性格和气质,加上重来一趟之后带来的些许疏离感,使得沙正阳一直在觉得这个世界似乎不属于自己,他不得不让自己重新适应和融入,好在这种疏离感和陌生感正在逐渐消融,他已经慢慢的适应了这一切。

    这个匹配磨合的过程正在缓慢的进行着。

    “嗯,我会认真评估你这个评价。”沙正阳笑得很开心,“我们继续谈正事儿。”

    “优点我刚才都说了,简洁了一些,但也差不多。”焦虹目光直视对方,“我知道你肯定更希望听到东方红酒业现在存在的弊病、缺点和不足。”

    沙正阳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东方红酒业的弊病缺点和它的优点强项一样明显,但更多。”焦虹也知道不露两手不行了,“首先,企业形象差,品牌影响力小,需要从头开始来,不过现在有了一个好开头;第二,企业粗放式管理,管理人才严重缺乏;第三,缺乏长远规划,当然或许有,但我还不知道;第四,企业文化尚未建立起来,凝聚力差,……”

    焦虹一口气罗列了东方红酒业的六点问题,虽然沙正阳不完全认同,但是应该说相当大一部分却是戳中了企业的软肋。

    这个女人不简单,如此精准的眼力见识,怎么会沦落到一个南渡镇工业公司当副经理?在县里的那一番经历看来并非只是花瓶角色啊,还真有点儿不一般。

    不过这不是沙正阳最关心的,只要这个女人能为自己所用,这才是最重要的。

    就凭这份眼力,沙正阳觉得当东方红酒业的副总绰绰有余,而且很很有发展潜力。

    似乎是觉察到了沙正阳眼中的疑惑,焦虹也笑了起来,“是不是觉得我的表现有些出乎意料?”

    “嗯,的确出乎意料,没想到南渡镇工业公司还藏龙卧虎呢。”沙正阳很大方的承认了自己的意外,“不该如此才对。”

    “沙镇长,……”焦虹的话头被打断,“好了,你的第一关已经过了,不用叫我沙镇长了,起码只有内部几个人的时候不用了,叫我正阳就行。”

    “就这么简单?”焦虹也有些意外,眨了眨眼睛。

    这个女人的睫毛很长很翘,很有点儿假睫毛的感觉,但这个年代还没有假睫毛,起码现在还不流行,应该是真的,不得不说很好看。

    尤其是搭配着她轮廓分明的脸型,很好的中和了她作为女性有些凌厉的气质,让她的面部特征柔和了不少。

    “考察关过了,你的情况我不再多问,我这人讲求用人不疑,我给你两天时间,你把公司日常业务梳理出来,轻重缓急拿出个条款来,你想要了解什么,找我、董工、胡工和高柏山都可以,我们都会全力配合。”

    沙正阳的话让焦虹更吃惊,“两天时间?太仓促了,……”

    “我没那么多时间,三天后我就要去兰州,一直到二月春节,我、月婵姐以及毛国荣可能都没有时间回来顾及公司的事情,生产由老董和老胡负责,日常业务你来操持,柏山哥主要负责后勤、运输等内部事务,我相信你能胜任。”

    焦虹目光里多了几分复杂的味道,“你就这么信任我,就敢这么放手?”

    “能得月婵姐和郭书记都认同的人,虽然我没接触过,但我信得过,而且能葳蕤自强,我觉得这样的女人值得尊重。”沙正阳淡淡的道:“我愿意赌这一把,当然还有一个因素,我手里实在无人可用了。”

    “葳蕤自强?”焦虹脸色冷了下来,“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沙正阳泰然自若的道:“别那么敏感,不是所有人都是用有所图的。”

    原本满面冰霜的焦虹又突然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正阳,恐怕最后一个理由才是真的吧?”

    沙正阳心中一荡,这鬼女人,笑起来如冬日百花解冻,还真有点儿魅惑人生的魔力,尤其是那一声正阳,更是喊得回肠荡气,这可不是一种好现象。

    “随你怎么理解,只有两天时间,有什么问题,我知无不言,三天后,我走了,公司这边你和柏山就要撑起局面来。”沙正阳正色道。

    ****

    第一卷终。求两百张月票,可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