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一百七十一节 看着你成长

第一卷 第一百七十一节 看着你成长

    “正阳,你可真能沉得住气。”宁月婵的目光里多了几分飘忽不定,“你就不怕出啥意外?”

    “意外?如果出意外的话,那就是组织部门和镇党委的责任,不在于我了。”沙正阳笑了笑,“月婵姐,走到这一步,已经不是我个人的得失了,而是一级党委和组织部门的驾驭掌控能力,就算是心里不乐意的,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干个啥。”

    “哦?”宁月婵有些不解的站直身体。

    现在的宁月婵越来越有向职场女性进阶的气象了,合体的小西装加西裤,白色的大翻领衬衣,略显丰腴的身体在一米六八的骨架下也就说得过去了。

    原来的辫子在沙正阳的屡次三番建议下,终于忸忸怩怩的变成了大波浪,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充满阳光质感的粉颈没有任何装饰,这让沙正阳都忍不住生出想要替对方买一条细金丝项链的冲动。

    这无关其他,纯粹就是一种想要弥补缺憾完善美感的愿想。

    “月婵姐,你不会认为心里不乐意的就是单纯的对我不满吧?那肯定是伤害到了他的个人利益才会不满,而这个时候谁要不知趣的捣乱,那就不是和我过不去,而是给组织过不去了,更是给他自己过不去了。”

    沙正阳的话终于让宁月婵反应过来,放心的点了点头,“嗯,的确是,听说褚友亮开始还有些闹腾,这段时间就安静下来了,都说是孔镇长给他许了愿,下一次首先考虑他,郭书记是不是要走了?”

    这个问题沙正阳也问过了郭业山,但没有答案,连郭业山他自己心里都没底。

    都在努力,都在展示表现,但谁更能符合组织意图,只有等到揭晓那天才知道。

    “月婵姐,这不是我们能预判的,想也没用。”沙正阳摇摇头,“我们还是把心思放在兰州和太原这两场战役上来吧。”

    “嗯,都准备得差不多了,老毛和何维他们都先去了,我打算下个星期就过去。”宁月婵顿了一顿,“焦虹也打算下个星期过来,小凤也想跟着我去兰州,我觉得她性子还算机灵,可以去闯一闯。”

    “哦?她也想去跑销售?办公室这边呢?都丢给焦虹?”沙正阳有些好奇,“销售的辛苦你没告诉她?别只看到销售收入高啊。”

    “她倒不是冲着工资高去的,她是觉得趁着年轻在外边跑一跑,能多见一些世面,增长见识。”宁月婵有些不好意思,“可能也是我嘴巴太大,说了我们在长沙那边的见闻,勾起了她的兴致吧。”

    “你觉得她行,就带上吧,你一个女人在外,有个伴也正好。”沙正阳满口答应,“兰州不比长沙这边,气候和饮食习惯都和我们这边相差比较大,你自己小心一些,别把胃伤了,另外也别和别人拼酒,我和郭书记都说好了,等这边选举一结束就过来。”

    “你别太急着走,新官上任,你起码也得要巡视一番,把各个村跑遍吧?”宁月婵心中也是一暖,面颊也有些热意,“我们在那边好几个人呢,都是跑外边跑惯了的。”

    “嗯,你自己小心就行,另外,月婵姐,何维可以好好培养一下,你再看看咱们销售队伍中谁品性纯良且头脑灵活的,都可以好好带一带,培养一下,日后我们的省外市场不可能每一仗都是我们亲自去打,慢慢的都要靠他们去。”

    沙正阳这边在有意识的培养宁月婵和毛国荣,同时也在要求他们主动培养自己的接班人,而这种开辟市场的艰苦战役是最能培养和锻炼人的。

    “总感觉我们还是步子迈的太大了一点,有点儿跟不上趟的感觉,如果不是毛哥在三湘那边招揽了几个人,这一次同时启动兰州和太原的营销攻势,效果肯定就要大打折扣。”

    跑了这半年,宁月婵也深深感觉到一支拿得出手的营销队伍有多么的重要。

    东方红酒业不比茅五剑泸、汾郎全沱这些老牌酒企,人家都是几十年积累,营销队伍都早已经锤炼成型,就算是他们在营销的理念上有些陈旧落后了,但是酒的品牌摆在那里,哪怕就是老一套营销手段,吃老本,一样可以取得不俗的成绩。

    东方红不行,你是去抢夺市场的,是虎口夺食,在品牌美誉度上差得远,那就得靠非常的营销方式和手段来实现突破。

    而再出色的营销方式和手段也需要人来实施,一个富有经验且充满激情和挑战精神的营销团队对于一家企业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尤其是像东方红酒业这样刚开始打天下的企业。

    最初可以拿来主义,但是当你真正步入正轨,培养和锻炼一批属于企业自身的营销团队就非常必要和重要了,这一点上沙正阳比任何人都有着更清醒的认识。

    所以他冒着一定风险说服了郭业山把焦虹从工业公司要来,就是要在一段时间里彻底把宁月婵解放出来,让其能全副身心的投入到企业接踵而至的几场营销大战中去,并通过这几场大战培养起包括何维等人在内的一个新的营销团队起来。

    “月婵姐,也不必妄自菲薄,长沙一战我们整个团队配合得很好,我觉得何维就成长很快,而且毛哥带的几个人也都不错。”沙正阳沉吟了一下,“如果我们东方红酒业只想要满足现状,当然没有必要这么急,但如果我们东方红酒业想要做大做强,就不能不把步伐迈大一些,甚至可能冒一些风险,也是值得的。”

    看见沙正阳那张年轻的面孔中,带着自信而沉静,骤然融合在一起,给宁月婵一种说不出的古怪感觉。

    有时候感觉眼前这个人就像是一个比自己小几岁的毛头小子,许多方面都懵懵懂懂,但是更多的时候,对方更像是一个算无遗策无所不知的企业大家,推出来的营啸策略一环扣一环,甚至连每一环能达到的效果都能预料到,连宁月婵也分不清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现在焦虹过来,可以帮我们分担一部分担子,你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利用这几次开拓市场的营销战役来着重选拔培养一批人,这也能为我们下一步走得更远打好基础。”

    “正阳,你的意思是焦虹来负责我们厂里日常行政工作?”宁月婵小心的问道。

    “嗯,我和郭书记谈过,郭书记也同意我的意见。”沙正阳郑重其事的道:“我如果被选为副镇长,虽然在一段时间内可能会继续负责东方红酒业,但是不可避免会分散一些精力,所以迟早要交棒,我觉得你是最合适的,我也向郭书记推荐了你。”

    提早布局,未雨绸缪,尤其是团队的建设宜早不宜迟,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沙正阳认为宁月婵值得培养,那么就要坚定不移的执行下去。

    “啊?向郭书记推荐了我?”宁月婵有些慌乱。

    “对,我觉得你能胜任。”沙正阳也不废话,“其他人都不太合适,所以我希望你要学会站在更高高度,以更广的视野来看发展。”

    “我不行,真的不行。”宁月婵手忙脚乱,连连摇头,“你这一套我根本就学不来,这公司不能没有你,真的,离了你,恐怕就要出大乱子了。”

    “现在可能是这样,但是不代表日后也是这样。”沙正阳笑着摇头,目光坚定的看着宁月婵,“月婵姐,我看你学习能力很强,连毛哥都在夸赞你,酒厂这点儿事儿不算什么,慢慢来,我也没说马上就撒手。”

    宁月婵觉得沙正阳的目光如同两枚能透视的手电筒,直刺入自己心间,让她一阵心慌意乱,但是她还是能感受到对方内心的真实意愿。

    “你要我接手也可以,但是你起码还要再在厂里掌舵三年!”宁月婵咬着嘴唇,一字一句道:“否则我就不会答应。”

    “三年太长了吧?”沙正阳皱起眉头,“我觉得两年也该差不多了。”

    “不,正阳,你没考虑过,没有你的身份在背后做支撑,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要把手伸进厂里来。”宁月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出自己的担心:“现在你的老领导是市委办副主任,也许下一步还会高升,如果郭书记要走,也多半会是高升为县领导,这些关系可以保证你担任公司总经理期间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羁绊和干扰,如果你不在这个位置上,换了我,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那三年后呢?”沙正阳抬起目光看着宁月婵,“你迟早也要面对。”

    “你说过,三年时间可以把东方红酒业做得足够大,到那个时候我想东方红也许有实力能抗御一些干扰了。”

    宁月婵还有一句话没说出口来,如果到那一步,也许沙正阳就未必看得上那个副镇长位置而更愿意留在公司总经理位置上呢?

    这完全有可能。

    *****

    第二更,还是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