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一百六十九节 用好(为订阅过及格线加第六更!)

第一卷 第一百六十九节 用好(为订阅过及格线加第六更!)

    “齐书记,我来了。”很自然的放下提包,孔令东笑眯眯的要替自己昔日的老师水杯里倒水。

    “行了,杯里有水,坐吧?”齐云山抬起眼睛,度数有些深的黑框近视眼镜让他看起来更多了几分教书先生的味道,“你们镇上买车了?”

    “不,不是,是下边企业考虑到年边上镇上事情多暂时借给我们镇上用的。”孔令东知道齐云山肯定看见了自己坐的那辆桑塔纳进来,连忙解释。

    县里领导,除了书记和县长有专车,都是一辆桑塔纳,其他县领导则都是统一由县委办和县府办派车,没有专用车辆。

    县委办里边除了贺仲业的专座外,也就还有一辆桑塔纳和一台切诺基吉普,外带一辆拉达,可这三台车是要保证县委办、组织部、宣传部、政法委、统战部等几个部门共用,纪委倒是自己有一辆伏尔加。

    县府那边情况也差不多。

    总而言之,县领导甚至还不如情况好一点儿乡镇一把手还有专车保障,有时候赶上有事儿没车,还得要自个儿想办法,要么到乡镇去借,要么到企业去借。

    “就是东方红酒业买的?”齐云山懒得戳穿对方,径直问道。

    这些小把戏在他面前毫无意义,不过他也知道下边乡镇都在打这些擦边球,纪委也不可能因为这一类事情去处理谁。

    “嘿嘿,齐书记,您对我们南渡情况很了解啊。”孔令东含笑奉承道。

    “东方红酒业造出那么大声势,我又不是聋子瞎子,还能不知道?”齐云山的话永远都是那种不带多少感情色彩的,哪怕是孔令东这个和他关系比较密切的下属面前,一样如此,“连黄书记都亲自点名要去看的企业,我也在打算找个合适时间去看一看呢。”

    “那敢情好,齐书记你随时下来,我陪您去。”孔令东喜滋滋的神色溢于言表。

    “你和沙正阳关系不好?”齐云山没给孔令东多少绕圈子的机会,径直问道:“为什么?”

    “啊?”孔令东张口结舌,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齐书记,不是,我是在想……”

    “你们镇党委已经把沙正阳作为人选推到了县委组织部,部里边也赞同这个人选,你究竟什么原因不赞同他?是你们俩关系不好,处不来,还是你心里有其他人选,觉得他占了你看中的人选的位置?你给我老实说!”

    齐云山话语里根本没提是不是沙正阳条件不合适这个理由。

    他对孔令东很了解,如果是这个原因,孔令东不可能在镇上党委会上和郭业山正面冲突,也不可能这么不遗余力的想要在自己这里来要个说法。

    “齐书记,我是觉得沙正阳太年轻了,才来我们南渡半年时间,而且还只是预备党员,这样难以服众,镇上其实有更合适的原因,但是郭业山却一意孤行,……”孔令东满腹怨气。

    “一意孤行?他是书记,他不坚持自己的观点,附和你,就不是一意孤行了?那你们镇上其他党委委员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支持你?”齐云山没好气的冷瞥了孔令东一眼,“你连组织原则都没有搞懂,你是怎么当这个镇长的?”

    孔令东脸红一阵白一阵,坐在沙发上不说话。

    “我问你你和沙正阳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么?”齐云山再度问到。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齐书记,其实我和正阳之间的私下关系也还算不错,就是……”孔令东也已经回过味来了,讶然道:“齐书记,莫非沙正阳真的要……”

    “令东啊,干工作既要埋头拉车,也要抬头看路啊,你这样浑浑噩噩的过日子,怎么让组织认可你?”

    对这个一直很走得拢的农广校学生,齐云山很有点儿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连市委黄书记都肯定了东方红酒业的成绩,你觉得沙正阳不能当一个副镇长?别说一个副镇长,如果他是正式党员的话,就是当个镇长或者副书记,又有什么不可以?”

    孔令东张口结舌,好半晌才不甘的道:“齐书记,这不能吧?这也太年轻了,刚工作一年多时间,就算给县长当过秘书,那又怎样?下边干部辛辛苦苦几十年还不及他一年工作表现?”

    “情况各有不同,怎么可以一概而论?”齐云山悠悠的道:“你们镇上的红旗酒厂效益最好的年份,产值不过四五百万元,连规模企业都未曾列入过,半年前酒厂欠一屁股烂账关门,可人家沙正阳接手才多久就实现销售收入近千万,彻底扭亏为盈,你们镇上谁能做到?”

    “可搞企业是搞企业,提拔成镇领导又是另外一回事啊。”孔令东还是不服气。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齐云山掉了一句文,瞪视着孔令东,“破除论资排辈这句话说了多少年了,你连这句话都不明白,我看你就是当这个镇长都不合格!”

    孔令东不敢吱声了。

    “能搞企业一样是能力的体现,而且在当前,能搞企业也就意味着有搞经济能力,也就意味着他符合当下选拔人才的一个重要标准。”

    齐云山收回目光,望向窗外,“沙正阳既然敢在市委黄书记他们面前放大话,就算是明年达不到五千万,两三千万总是有可能的吧?你南渡镇现在有一家销售收入过五百万的规模企业么?”

    孔令东更是无法应答了。

    “令东,站的高度要高一些,心胸要广博一些,你是镇长,别人的情绪不应该影响到你!”

    齐云山声音严厉起来,“一个能为你们南渡镇搞好企业的干部,你作为主要领导,又有什么理由不大胆推荐提拔使用他?”

    孔令东嘴唇动了一动,但是还是没有说出声来。

    “一个销售收入过千万的企业,能给你们镇上带来多少利益?工业产值,税收,还有作为股东的分红,这些你看不到?”

    齐云山几乎要手把手的教对方了,“你是镇上主要领导,下属的成绩自然有你的一分功劳,这个道理你不懂?”

    “齐书记,我明白了,我接受您的批评。”孔令东知道齐云山对自己的态度,连忙点头。

    “沙正阳是个人才,起码在搞企业搞这一块很不得了,你们南渡镇算是放了一颗卫星啊。”齐云山这才把身体向后仰靠在藤椅里,慢吞吞的道:“老闻上周不是和老张一起到你们镇上调研么?”

    “是,是,闻书记和张县长主要就是到红旗酒厂调研。”孔令东在县里开会,会是贾县长主持的,所以没能回去,是郭业山和于宽书作陪。

    “回来之后老闻倒是没说啥,但老张吹嘘得不得了,说红旗酒厂真的销售能过千万,现在信用社那边也逼着还贷了,态度大变,税务局那边也在跑南渡那边,这些你都清楚吧?”

    齐云山没看孔令东的脸色,但孔令东脸还是有些发烧,点点头:“是,税务局那边来过两次,主要就是要在年前抓紧时间税收入库,我们工商税这一块比较差,但红旗酒厂……”

    “嗯,不用说了,红旗酒厂如果真的像张喜全那样说的蒸蒸日上,明年肯定会成为县里的明星企业,你应该明白这背后的含义,黄书记万一明年真的又来你们南渡呢?你们镇上考虑过下一步工作了么?黄书记来南渡,难道就只看红旗酒厂,你们就没有其他工作顺带汇报?”

    齐云山一连串的话语让孔令东有些发蒙,但转瞬之间一阵狂喜涌入心间,他竭力压抑着自己的喜悦,抿着嘴迟疑的问道:“齐书记,是不是郭书记要高升了?”

    齐云山瞪了孔令东一眼,没好气的道:“你关心这些干什么?你是镇长,哪样工作你都有责任,提早规划,未雨绸缪,好好琢磨琢磨吧。”

    孔令东从齐云山办公室出来时都还有些晕晕乎乎的。

    有两个问题他算是搞明白了,郭业山恐怕要走了,而且多半可能是高升,当然高升到哪里不清楚,也可能回市里提拔一级,也许就直接在县里提拔一级,副县长?还是县委常委?

    但无论如何这都算是一个好消息,郭业山一走也就意味着书记职位空缺出来,如果这一次自己都还不能顺位接班,自己这个镇长就真的该一头碰死了。

    还有一点他也可以确定了,沙正阳上位势不可挡。

    其实这一点孔令东早有预料,连市委黄书记都称赞的人,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而且还是镇党委推荐给县委组织部长的人选,谁能否定?

    之前只不过是自己一直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罢了。

    齐书记在话里话外也已经提醒了自己,要把沙正阳用好,想到这里孔令东也不禁苦笑。

    红旗酒厂成了招牌,风头正劲,甚至压过了南渡镇党委政府,日后就算是自己接了郭业山的班,还能像郭业山那样把红旗酒厂牢牢攥在手里么?

    孔令东明白齐云山的意思,沙正阳用得好,那么红旗酒厂也许就日后就能成为南渡镇的一杆大旗迎风飘扬,而自己也可以借势而起,而用得不好的话,其反噬的力量,自己恐怕也难以承受。

    关键在于要把沙正阳这个人控制住,驾驭好。

    好在自己和沙正阳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过不去,从沙正阳表现出来的成熟老练,孔令东觉得郭业山走了之后,也许自己反而能和沙正阳更好的相处,这一点上,他孔令东没有理由比郭业山做得差。

    ********

    好了,七更送到,兄弟们给几张月票刺激一下老瑞吧!^_^,否则老瑞要吐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