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一百六十八节 挫败的感觉(为订阅过及格线加第五更!)

第一卷 第一百六十八节 挫败的感觉(为订阅过及格线加第五更!)

    作为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闻一震一直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银台一直号称工业大县,但实际上除开县里根本沾不上边的汉化总厂和汉钢,银台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纯粹的农业县。

    县属企业不争气,乡镇企业单薄无力,任何来发展经济增强县财政收入,闻一震也是煞费苦心。

    县金属容器厂和县金属线缆厂这两家企业算是县属企业的当家支柱企业,但闻一震分析过,这两家企业规模已经基本固定,技术提升有限,而要在规模上做大,难度很高。

    实际上最早闻一震分管经济这一块的时候,更期待县酒厂和县丝厂,在他看来这两家企业更具发展潜力。

    但现实总是让闻一震感到无奈。

    县丝厂受制于国际国内市场形势影响很大,这两年几乎濒于破产。

    而县酒厂先甜后苦,一直到88年县酒厂的情况都还不错,但是89年后效益急速下滑,90年亏损剧增,今年情况也是不堪入目。

    闻一震总认为这应该是受国内经济大气候的影响,各家企业都差不多,没想到同样是做白酒,怎么红旗酒厂就突然崛起爆发了?

    这一次自己未能顺位接任贾国英晋位之后留下的分管党群副书记,闻一震很有些挫败感。

    他觉得这可能和自己这几年在经济工作上的表现乏善可陈有很大关系。

    贺仲业虽然平素不怎么对这一块工作多言,但闻一震还是能感觉到对方是不太满意的。

    而且市里自从黄绍棠来担任书记之后,对经济工作的强调日益加温。

    几次相关经济工作会议,黄绍棠都亲自到会并作最后讲话,这在前一任书记是很少见的。

    对经济工作的重视,也使得市里边对各县区的经济表现越发作为考察干部的一个标尺。

    闻一震认为这可能是这一次落败的重要因素,起码也是重要因素之一。

    “除了这种小瓶的白酒外,东方红酒业还有其他产品么?”从先前汪剑鸣的话语来看,闻一震认为汪剑鸣也肯定对这个酒厂的情况有一些了解,只是不太可能了解到更深层次的情况罢了。

    “还有一种500ml装的东方红陈酿,这种酒我也喝过,要比这种小瓶的酒度数高一些,味道烈一些,53度,比原来的红旗大曲要饱满醇厚一些,价格却要比红旗大曲贵两倍有多,基本上赶得上沱牌大曲的价格了,只比全興大曲要便宜一些。”

    见姨父问及这么详细,汪剑鸣也就和盘托出。

    在听闻沙正阳被安排到红旗酒厂去负责之后,最初汪剑鸣还有些幸灾乐祸的心思,但后来听说红旗酒厂有翻身的迹象,汪剑鸣就有些紧张了。

    他曾经去过一次红旗酒厂,见到了多辆大货车在红旗酒厂排队装货的情形,这让汪剑鸣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

    所以他后来就在饭馆里吃饭时有意的尝了东方红酒业的几种产品,而且也仔细观察了这些酒销售状况。

    不能说有多么热火,但是随着饭馆的墙壁上到处都贴着东方红酒业那种充满独特俏皮风格的海报,酒客们不可避免的会受到这种影响。

    在汪剑鸣看来县酒厂的银台酒根本没法和精品东方红相比,精品东方红在中低端白酒市场上取代的不仅仅是银台酒,也包括枝江酒、柳浪春、尖庄等原本还有一定市场的产品。

    汪剑鸣的话让闻一震心中又是一动。

    看来东方红酒业雄心勃勃,并不仅仅只限于中低端白酒,这个东方红陈酿就是瞄准了中高端白酒市场,可能只是限于实力原因,还无法立即向这一块市场发动进攻而已。

    这么看来,也许东方红酒业的一千万销售收入有水分,但未必有多少,真实销售收入有多少?四百万,还是六百万?

    如果是那样,那东方红酒业都可以进入全县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了。

    闻一震心中也不无感慨,什么时候自己这个县委副书记沦落到连一个村办企业的经营状况都要如此关注了。

    “剑鸣,你感觉这一类酒会卖得好么?”闻一震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对于年轻人的口味他也把握不准。

    “姨父,我觉得应该在大学生和那些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中有市场,但是这个群体应该不是喝酒的主力吧?”汪剑鸣也思考了一下才回答道。

    “嗯。”闻一震点点头,汪剑鸣这么回答,说明对方还是动了脑筋思考的。

    白酒群体应该是以壮年人和中年人为主,青年人群体虽然也不小,但是不算是消费主力,所以东方红酒业才会推出那种东方红陈酿,看样子这个沙正阳所谋甚大啊。

    看样子还得要实地去看看才行,闻一震心中涌起一种说不出滋味来,看着在自己面前蹑手蹑脚的汪剑鸣,再想想被自己想办法压到乡下去的沙正阳却一飞冲天,这种挫败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

    进入十二月的汉都天气开始渐渐冷了起来,但东方红酒业的生意却越发火爆。

    利用三湘市场已经基本稳定下来这一段时间的空档期,宁月婵和毛国荣都抓紧时间开始主攻汉川本省的市场。

    这一块市场也是争夺最激烈的,沙正阳与宁月婵、毛国荣商量之后,没有轻率的出击,仍然是以精品东方红青春小酒系列开道,从中低端市场开始。

    相较于竞争更激烈的中档酒市场,这一块割据形势更散乱,在原来红旗大曲有一定影响力的涪岗、昭阳、安襄等地市,红旗大曲仍然以原有包装销售,主要是县份农村乡镇,这是低端市场,东方红酒业也没有放弃,而精品东方红市场这集中在市区和县城。

    汉都这边市场沙正阳和宁月婵来负责,借助于各地市的交警部门和治安部门的合作,一大批公益性提醒式的招贴开始在全省,尤其是汉都、涪岗、昭阳、安襄几个地市全面铺开。

    十字路口,红绿灯下,交警岗亭和卡口,设计新颖造型独特的遮阳伞,安全岛,以及招贴画,无一不在展示着东方红酒业的存在。

    “xx交警提醒您: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xx公安提醒您:请勿携带易燃易爆物品登车!”,“xx公安提醒您:莫贪便宜,小心诈骗!”,下边的落款都是东方红酒业与某某公安警民共建示范单位。

    在这一块上,东方红酒业投入了接近了一百万的花费,而且还只是初期的五个地市,随着下一步的推开,预计将会总计要投入到二百五十万左右。

    准确的说这笔投入很难在短时间内收回来,尤其是汉川这种竞争激烈的身份,不少市场上都已经有相当强大而稳固的对手,哪怕你想要从对方手中夺下一个百分点的市场都难上加难。

    但沙正阳却知道如果你不能在本省市场都占有一席之地,那么你很难让外边的客户相信东方红酒业的产品值得信赖。

    只有在汉川这个群雄逐鹿的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你才能拍着胸脯说,我这款产品在哪里都敢说得起硬话。

    沙正阳没有打算在近期就要在汉川省内市场赚钱,他要做的就是潜移默化的确保东方红酒业品牌的影响力稳步渗透。

    两三年后,当汉川消费者都潜意识的感觉到东方红酒业就是本省一个知名品牌的时候,他才会来发起总攻,而在此之前,东方红酒业赚钱的主打市场都将会是在省外。

    这一块公益性的软性广告,也是沙正阳拿出的杀手锏之一。

    所有一切开支都是由东方红酒业出钱制作,只是加挂上一个某某公安的牌子,同时还会给各地公安机关提供一些赞助支持,比如捐赠几台警用摩托,或者面包警车,这甚至才是大头。

    孔令东坐在桑塔纳的副驾上,驶入县委县府大院时,正好就看见了一名交警站在指挥台上,而指挥台附近的岗亭上就有着这样的鲜明提醒。

    一种复杂的心绪涌上孔令东的心头,这样一家企业怎么会脱离了南渡镇政府的掌控,不能不说是一个失策,但现在似乎悔之晚矣了。

    桑塔纳已经进了县委大院,孔令东丢开那层烦躁的情绪,等到车挺稳,这才下车提着包,向着县委那边走去。

    齐云山仍然还在纪委这边办公,在市委还没有免去他纪高官职务之前,他打算一直在纪委这边办公,虽然贾国英已经把那边的办公室腾出来了。

    没有必要显得那么心急火燎的模样,齐云山很清楚自己这一次弯道超车恐怕还是让闻一震心里很堵,再有这些举动,就真的要让闻一震很窝火了。

    孔令东踏入齐云山办公室时脸色已经好看了许多。

    齐云山接任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对自己来说是一大喜讯,这意味着自己这个老师在县委里边的话语权更重了,郭业山想方设法的把沙正阳塞入推荐的后备干部中想要来选这个副镇长,现在就没那么容易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