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百六十三节 机遇只给有准备的人(第一更!)

第一百六十三节 机遇只给有准备的人(第一更!)

    贺仲业和贾国英也是憋出一头白毛汗,先前的工作也就罢了,现在对方问起这样一家企业来,两人也是一无所知,这可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

    贾国英心念急转间,猛然灵犀突现。

    他记得郭业山前段时间无意间和他提起过,曹英泰的秘书下到南渡之后就被他安排到他们镇上一家经营不善已经关门了半年的镇办企业红旗酒厂去负责,近期重新开门生产,搞得很不错,据说也算是南渡镇“忆传统,做贡献,做合格的共产党员”专题活动的一个点。

    难道红旗酒厂就是东方红酒业?

    这个时候贾国英也顾不得是不是唐突了,咬着牙硬着头皮问道:“黄书记,不知道您说的是不是南渡镇那家红旗酒厂?如果是这家红旗酒厂,我知道一些情况。”

    “嗯,原来名字好像就是叫红旗酒厂,现在更名为东方红酒业了,这两个名字都极有气势,东方红更好!”

    黄绍棠终于点了点头,也让贾国英背上的白毛汗终于收敛下来。

    和贺仲业交换了一下眼神,贾国英连忙道:“这是南渡镇的乡镇企业,前期经营状况不太好,近期南渡镇调整了厂里班子,下派了镇干部专门去担任厂长,企业情况才有了起色,而且这也是南渡镇开展‘忆传统,做贡献,做合格的共产党员’的一个示范点。”

    “哦?”绍棠来了兴趣,他本来想要到银台县委与银台县委好好就发展经济这项工作与银台县委一般人好好谈一谈,没想到这家酒厂居然还扯上了“忆传统,做贡献,做合格的共产党员”这项活动,“国英,你说这家企业也是‘忆传统,做贡献,做合格的共产党员’主题活动的示范点?”

    “是的,黄书记,南渡镇是我们县委组织部的挂点,我听县委组织部和南渡镇党委都谈起过这项工作,也提到了这家酒厂,……”

    这个时候贾国英也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了,先前的印象已经不太好了,再不努力扳回来,贺仲业也许影响不大了,他年龄摆在那里了,而自己这个新任县长就前途堪忧了。

    “那老贺,国英,我们去看看怎么样?黄绍棠抬起手腕再度看看表,“反正时间也有些来不及了,连钊,那就只有辛苦你和省政府那边请个假了。”

    一把手既然话说出口,自然无人敢阻拦,贾国英心中也在暗自求神拜佛,郭业山可千万别给自己掉链子,哪怕简陋一点,但是起码样子要给自己装像才行。

    不过贾国英对郭业山的作风还是比较相信的,既然说了,肯定多少是做了这项工作的,现在就看黄书记怎么看了。

    趁着车队在县委临时停靠,县里边立即给南渡那边打电话,也幸亏郭业山等人都在镇上,否则真要出了门,这年头既没有手机,也没有传呼,还真不知道去哪儿找人。

    沙正阳也是接到了心急火燎的电话,饶是郭业山也算是在市里见过场面的人了,遇上这种机遇,也是激动得连话都在电话里有些不利索了。

    这是彻头彻尾的认可,才会选择在看了西水之后要专门到南渡来看南渡酒厂。

    石国锋给郭业山打电话时,一样是兴奋莫名,连连问郭业山有没有准备,深怕这里边出点儿啥纰漏,就真的成了弄巧成拙了。

    沙正阳倒是兴奋之余还能沉得住气,前世的经历让他此时反而能淡定以对,尤其是酒厂这边本身也就做了这方面的准备工作,宁月婵准备的宣传栏和展板还摆在下边呢,这不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简单的布置下去,只是要求厂区保持正常生产,甚至包括董国阳和胡文虎那边也只是简单的交代了一番,沙正阳只把宁月婵和高柏山留在了身边,另外也去通知了东方村和红旗村。

    当看到那辆枣红色的桑塔纳引着两辆柯斯达出现在酒厂的大门外的省道上时,沙正阳的心也忍不住不争气的扑通扑通的猛跳起来。

    照理说经历了前世今生,沙正阳都不该有这种情绪了,但是这个时候他还是无法压抑住内心的兴奋,因为他确信,这对自己是一个无比重要的机会。

    如果展示得好,自己也许可以直入市领导的法眼,哪怕只是某位市领导认得记得自己,那么日后一旦有机会,都将是一个难得的造化。

    正因为如此,久经战阵的沙正阳都还是有些紧张。

    无他,就因为这关乎到自己未来前进的步伐会不会因此而加快甚至改变。

    “嘟”一声响,柯斯达的外摆门缓缓打开,郭业山和孔令东早已经从桑塔纳里钻出来等候在了门前。

    先下来的是贺仲业和贾国英,紧接着黄绍棠等人才下车。

    沙正阳很淡然的站在郭业山和孔令东背后。

    这种场合下,他没有必要去抢什么风头,该是自己的,谁也遮不住。

    贺仲业和贾国英为黄绍棠一行人介绍了郭业山,贾国英甚至还专门点出了郭业山是来自市委宣传部下派干部。

    市委宣传部部长许晋九也有些意外,他是半年前才出任市委宣传部部长的,对郭业山这个下挂了一年多的科级干部并不熟悉,甚至只是在郭业山专门回市委宣传部拜会时见过他一面。

    由于当时他赶时间要去省委开会,所以只交谈了几分钟,许晋九甚至压根儿就想不起郭业山在哪里工作了,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下见面。

    黄绍棠的目光落在了渊渟岳立的沙正阳身上。

    此时郭业山和孔令东也已经站在了贺仲业和贾国英一边,将沙正阳让了出来,毕竟这里的主人是他。

    “黄书记您好。”沙正阳跨前两步,双手伸出,“欢迎您到我们东方红酒业视察工作。”

    “嗯,你就是东方红酒业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沙正阳啰?嗯,年少有为啊,没想到咱们汉都还出了一家不比全興酒坊名气小的白酒企业,不简单呐!”黄绍棠朗声大笑,环顾四周,“你们酒厂看样子规模不小嘛。”

    沙正阳却没有因为黄绍棠的看重而忽略其他人,趁着郭业山为黄绍棠介绍这个酒厂的来由时,悄然跟在后边的曹清泰这个时候也适时为沙正阳介绍了一脸好奇的市委副书记朱建涛、组织部长林春鸣、宣传部长许晋九以及市委秘书长霍连钊等人。

    带到郭业山介绍了红旗酒厂的来历之后,沙正阳也恰到好处的出现在了郭业山一旁,黄绍棠也转过头来,“嗯,小沙,刚才我听你们镇郭书记介绍,你还是预备党员?”

    “是,黄书记,我是七月份加入的中国共产党。”沙正阳一挺胸,“但是作为预备党员,我也一样要承担作为共产党员的义务和责任,所以这一次镇党委抓的‘忆传统,做贡献,做合格的共产党员’专题活动,我和东方红酒业有限公司也责无旁贷,下一步我们也打算等到条件成熟,也要向县里和镇上申请,在东方红酒业有限公司设立支部。”

    沙正阳很清楚作为市委领导所关心的是什么,除了酒厂的发展状况外,他们还要从其他不同的角度来看问题。

    “我们东方红酒业下设的红旗酒厂和东泉酒厂两个厂区总共也有共产党员二十九人,同时我们在三湘那边也有九名职工,其中也有党员三名,所以除了我们本镇的党员外,整个还有一些户籍和关系不在我们本地的党员八人,他们大多是我们公司的业务骨干,为了方便开展组织活动,郭书记和我也向挂点我们南渡镇的石部长汇报过这方面的情况,希望县里能研究这个新情况。”

    “哦?”黄绍棠点点头,目光转过来,这一点显然出乎黄绍棠的意外,“老贺,国英,嗯,还有国锋同志,你们县委是怎么考虑的呢?”

    “嗯,黄书记,我们县委也觉得这是一个探索,目前东方红酒业还不能算是纯粹的乡镇企业,企业的股权属于镇上和两个村共有,所以我们县委也觉得应当因地制宜,以保证我们的党员能参加组织活动为前提,……”

    石国锋也有些兴奋,在贺仲业和贾国英的目光鼓励下,自然也就放开来说:“这也是一个新课题,尤其是涉及到外省外市的党员,但现在又属于我们县内企业的职工,这种组织关系怎么来转移以确保他们能够及时有效的开展组织活动,保障他们作为党员的权利,值得我们认真探究。”

    “呵呵,建涛,春鸣,看看,咱们随便这么一走,就遇到了新问题啊,看来我们还是下来走少了啊。”黄绍棠兴致极高,心情似乎也一扫先前在西水那边的沉闷,变得好起来。

    “是啊,黄书记,您还别说,这些也是经济发展中遇到的党建新问题。”朱建涛接上话,“的确值得研究探讨,这个问题银台县委组织部可以拿出一个试点来,也算是为以后在我们市里的企业出现这种情况的一个探路嘛。”

    林春鸣也附和着黄绍棠和朱建涛的话,倒是对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政治敏锐性高看了不少,不但能把企业经营得如此红火,更难得还能考虑到企业的发展和党建工作结合起来,实在难得。

    ***

    凌晨更新,求300张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