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百六十二节 震惊,茫然(为订阅过及格线加第三更!)

第一百六十二节 震惊,茫然(为订阅过及格线加第三更!)

    果然,朱建涛也眉头微皱,想了一想才道:“黄书记,银台县委还是做了不少工作,看得出来西水镇党委政府还是花了一番心思的,但是我感觉啊,这个重点还是不够突出。”

    “市委在这项专题活动铺开以后也提了一些意见,就是要求紧扣中心工作,要解决我们各地工作中存在的核心工作,西水镇这两个点也有些代表性,但还不够。我们当前的中心工作是什么?绍棠书记在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上也有谈到过,就是要解决人民群众就业和增收问题上,在农村,就是要让更多农民腰包尽快鼓胀起来,……”

    林春鸣也接上话:“朱书记说得对,我们的干部在‘做贡献’这一点上,理解上不能过于狭隘,好像在准时上下班,完成本职工作就是做贡献了,这对于一个普通干部职工来说,足够了,但作为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体现在哪里?西水镇的这两个点,还有有一定的示范作用,但结合到我们的发展经济和农民增收上,银台县委下一步工作还应当要重点做好铺开和发挥引领的作用,……”

    林春鸣的话算是稍微为银台县委的工作缓了一下颊,贺仲业和贾国英原本有些严肃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一点。

    “总的来说银台县委这项工作还是做的不错,《汉都日报》前期也做了一篇采访,后来省委宣传部的田部长也还给我打过电话问过情况,……”许晋九倒是给了一个相对较好评价,但他提到的《汉都日报》报道也让贺仲业和贾国英若有所思。

    的确花了心思做这项工作,专题活动也有一定的代表性,但是示范性还不够,铺开推广的缺乏引领性,这大概就是市委对银台工作的评价。

    这个评价应该说只能算勉强及格,贺仲业和贾国英心里都有些难受,第一辆柯斯达车上县里领导只有他们两位,如果石国锋、桑前卫也在这辆车上,只怕就要脸色发白了。

    见气氛有些凝重,黄绍棠笑了起来,“老贺,国英,你们两位也不必紧张,这项工作应该说是一项长期的工作,现在还只是第一阶段,下一步才是真正落实,我觉得这个形式都不重要,关键在于我们银台县委要明确我们当前的主要任务,……”

    柯斯达匀速的在省道上奔行,霍连钊看了看表,“黄书记,时间差不多了,……”

    “不急。”黄绍棠摆摆手,似乎谈兴刚起,“刚才我说了,银台县委要确定自己的发展方向,作为咱们汉都的工业大县,我感觉银台的工业是大而不强,而且这个‘大’都还要打一个引号。”

    “为什么打引号,我们大家心里有数,那都是汉化总厂和汉钢两家省属企业拉起来的产值,来之前,我看过一组数据,银台人口也不少,八十万人口,工业产值除开汉化总厂和汉钢之外,却不高,可人民群众生活水平要提高,尤其是你银台县七十万农民中大量剩余劳动力要转化,不靠你本地工业经济搞起来,难道真的都要输往沿海,成为一个纯粹的劳动力输出地?”

    黄绍棠的声音微微提高了一些,柯斯达车上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掂量着这位来汉都担任书记已经满一年了的决策者的思路。

    “我个人认为这种做法应当根据各地实际情况而定。当劳动力输出大县,对一些底子薄、基础差的山区县、贫困县来说,或许是一条解决农民脱贫增收的快捷之路,因为这些地方不具备满足这些劳动力就业的岗位和机会,那是无可奈何之举,也算是一条出路,而且大量劳动力外流带来的负面作用也不小。”

    “我有印象,今年银台暑期就有四名孩童溺水而亡,而且还有一起死一次性溺亡孩童两人,就是因为孩子父母长期在外打工,家中只有老人看护,这就是社会问题,所以对于像银台这样的县份来说,这不是一条值得推荐的路径。”

    贺仲业和贾国英脸色都有些难看,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种事情怎么黄书记都能记得到?

    “像银台这样的县份,人口不少,工业基础和条件不差,地理区位上佳,交通便捷,没有理由不把工业发展起来,只有发展工业,才能为你银台县提供足够的财税收入,你银台才能有足够的财力来改善自身的基础设施建设,才能更好的吸引更多的投资进来发展经济,也才能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所以,真正解决问题的关键,还是要发展本地经济,尤其是工业经济,把这些剩余劳动力就地消化,……”

    这个年代,内陆人口大省也就是剩余劳动力大省,其就业压力很大。

    不仅仅是城市待业失业人员数量大,尤其是随着国企改革还会给地方党委政府带来更大的就业压力,而且农村中随着劳动力解放,农业挣不到钱的局面也越来越凸显,很多地方都把劳动力像沿海经济发达地区的输出作为一条解决就业压力和农民增收的快捷途径而大加鼓励,甚至各地也还专门有相关的部门人员来负责协调和推进。

    “当然,我也知道要发展工业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或许有的同志还会在肚里嘀咕,你黄绍棠嘴巴当然可以说得轻巧,我们下边的难处你可曾知晓?我承认,搞工业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但是作为银台县的条件,我认为银台县委应当要有一个清晰的思维定位,我们未来几年,银台的发展目标是什么?我们又该如何来实现这个目标?这些都要有一个切实可行的方略出来,不能……”

    霍连钊连连看表,省上还有一个会,还比较重要,可看黄书记的态度,怕是兴致上来了。

    似乎是看到了霍连钊的动作,黄绍棠也抬腕看了看表,皱了皱眉,略作思索道:“连钊,待会儿到银台县委,你替我给邢秘书长打个电话请个假,请他代我向周sheng长请假,就说我今天因为有特殊工作耽搁十五分钟,改天专门向他道歉。”

    没想到黄绍棠连sheng长召开的会议都要请假,霍连钊有些惊讶,但既然领导说了,他也只能遵从,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老贺,国英,不要愁眉苦脸,也不要妄自菲薄,觉得刚才黄书记都说了我们银台这个工业大县名不符实,汉化总厂和汉钢都不是我们县里的企业,沾不上边,好像我们银台也没有啥其他方面的工业基础,我们该怎么办?市委一帮人下来可算是给我们银台加了紧箍咒了,这可怎么好?呵呵,没有压力,你们县委怎么来动力?”

    这个时候黄绍棠的语气又缓和轻松下来不少,环顾四周。

    “我讲个故事,嗯,你们银台的,前段时间,我中央党校一个同学,嗯,岳竞飞,可能建涛和春鸣你们几位都知道,在三湘担任副sheng长,给我打来电话,说我们汉都的白酒攻陷了他们三湘,尤其是他们长沙,弄得我莫名其妙,开始我还以为是不是全興酒坊,他说是全興酒坊也就罢了,毕竟是几大名酒,可是竟然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东方红酒业有限公司的东方红酒,在他们三湘掀起了一片狂风骤雨,……”

    “前几天,周sheng长在和我开会的时候又问起我说知不知道一家叫东方红酒业的企业,据说在湘省红透了半边天,而且还赞助了崔建的‘新长征路上摇滚’的演唱会,周sheng长家的二姑娘在湘南大学读书我知道,大学生么,大概是打电话回来说东方红酒业的小瓶装青春小酒,在他们大学周围卖疯了,那些大学生都喜欢喝这种酒,……”

    “也是前两天,我和省委宣传部金部长在一起开会,他说他前几天他到京里开会,和三湘省委宣传部的孙部长谈到了这家东方红酒业在湘省与他们湘省省委宣传部合办了一个献给领袖故乡——庆祝国庆四十二周年的征文活动,在湘省大中专院校中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问我怎么汉都的企业跑到湘省去和湘省省委宣传部搞征文活动,却没有考虑和他们也合搞这样一个征文活动,我就笑着说,人家是企业行为,要攻占市场,不能怪人家不和咱们省委宣传部合作,人家企业也有他们自己的规划,……”

    包括朱建涛、林春鸣、许晋九已经贺仲业和贾国英在内的一干领导都不知道黄绍棠这个时候突然提起这样一家白酒企业是什么意思,而且他们也从未听说过这家东方红酒业的企业。

    不过听起来这家酒企似乎很牛,在三湘市场上攻城略地,只是既然汉都的白酒企业,他们好像却都没有怎么听说过,让人有些惊讶。

    这种墙内开花墙外香的事情不能说没有,但大家或多或少也要接触白酒,汉川的白酒企业有名的不少,但是这家东方红酒业却绝对不在其中。

    看见贺仲业和贾国英也是一脸茫然,黄绍棠虽然有些心理准备,但还是有些好奇,“老贺,国英,看样子你们也是不清楚啊,这家酒企好像就是你们银台县的一家乡镇企业呢。”

    ********

    又是六更了,兄弟们,你们的月票就不能砸猛点么?求支持!^_^!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