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百五十八节 团队建设
    随着见识增长,以及受到沙正阳有意识的的培养和熏陶,宁月婵也开始着眼长远了。

    她越来越佩服沙正阳最早的规划,真真是老谋深渊,走一步看三步。

    精品东方红是中低端的年轻群体为主,红旗大曲将是中低端尤其是低端普通消费群体为主,而陈酿东方红这是中高端群体,也是未来的主打产品。

    可真正要起到领头羊或者招牌作用的,或者说塑造逼格的,还得要高端和超高端的产品,就像茅台的飞天53度,五粮液的52度也就是俗称的普五。

    目前东方红的高端酒还在精心勾调研制过程中,准备于1992年的年底推出,那都是用红旗酒厂八十年代初期的老窖酒作为基酒来进行勾调,数量不会很大,也就是用来打品牌所用,届时可能价格要比肩飞天茅台53度和普五。

    这也是沙正阳酝酿的计划,就是要相仿前世中酒鬼酒一炮而红的做法,不但酒要好,而且价格要卖得比茅台和五粮液更贵,在当时也是风光一时。

    沙正阳到没有说一定要比茅台和五粮液更贵,但是他也希望要打出一个噱头来,要把东方红酒业的逼格彻底打响,只有走到那一步,东方红才能真正在日后的百酒竞逐的浪潮中立于不败之地。

    “月婵姐,我们起步本来就晚了一些,现在步子已经迈得够快了,打造高端品牌,不能草率,老董和老胡那边已经很烧脑了,咱们不能急于求成,要确保拿出来的产品让人家觉得就是不比八大名酒味道差,甚至更好,才能服众,我们也才敢去大力营销宣传,否则只会沦为笑柄。”

    沙正阳知道这一步不敢快走,这是最为关键的一步,关乎东方红这块牌子能不能真正树立起来,必须走稳站牢。

    “正阳,我知道,对了,听说下一周黄书记要到县里来,你说黄书记有没有可能到咱们酒厂来看一看,哪怕五分钟?”宁月婵满脸希望,看着沙正阳。

    “我把我们在三湘那边的宣传资料,以及三湘那边的市场反应,包括许多报纸的介绍都带了回来,做成了展板,也还有三湘一些领导在我们搞的征文活动颁奖仪式上的合影都专门制作了出来。”

    沙正阳立马对宁月婵另眼相看,这些沙正阳可没提醒过宁月婵,宁月婵居然也能想到?士别三日真的要刮目相看了。

    见对方如此热心,沙正阳也不好给对方泼冷水。

    实际上沙正阳也早就和曹清泰联系过了。

    曹清泰也在电话里说黄书记下周来银台的时间并不长,只有半个上午,早上九点钟到银台,估计十点半左右就要返回市里,所以不太可能走太多地方。

    如果没有意外,可能就是看一个乡镇,并在乡镇上选一至两个点看一看,并听取县委关于这项工作的汇报。

    看一个乡镇肯定只能看西水。

    汪剑鸣居然在自己身上玩了一记移花接木,沙正阳也不得不佩服自己这个老同学头脑真好用。

    如果不是老谋深算的郭业山早就想到了这一点,用瞒天过海先发制人,只怕南渡这辛辛苦苦几个月的工作经验都成了西水镇和组织部的嫁衣裳了。

    不过沙正阳倒是觉得即便是黄绍棠不来看,这种准备也是很有价值和意义的。

    随着东方红酒业的名声渐响,尤其是在汉川本省内的市场拓展也在逐步展开,不可避免会有一些客户要来厂里考察,那么这种宣传展板就会成为一种底蕴展示了。

    如果客户看到东方红酒业的酒在三湘市场如此受欢迎,不可避免的也会影响到他们的进货积极性,甚至他们也会主动的为东方红酒业去进行宣传,以期达到像三湘市场那样火爆的局面。

    “月婵姐,你这个点子好,我都没想到!”

    沙正阳满脸的喜悦和赞许,让宁月婵心中也是一美,随即又悚然而惊,自己什么时候对沙正阳的夸赞这么在乎了?

    一直崩在心间的心防弦似乎有松弛的迹象,这让宁月婵下意识又要上紧弦。

    这种感觉其实在三湘的时候宁月婵也就有了,随着二人一起并肩战斗的时间越来越多,关系越来越密切,宁月婵最早的防范心理正在逐渐消减。

    而沙正阳的影子也在潜移默化的渗入自己的心田中。

    虽然宁月婵不想承认,但是她还是得接受这个事实,那就是自己的确对沙正阳的印象很好,当然这不涉及其他。

    她觉得自己也许只是单纯的觉得沙正阳这个人值得信赖,但这种感觉似乎仍然会在不断的变化着,这让宁月婵内心深处也有一种莫名的担心和恐惧。

    她怕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也许会发生,虽然现在还不至于,但继续下去呢?

    沙正阳偶尔流露出来的那种奇异的目光一闪即逝,但宁月婵却知晓那意味着什么,这是一种男性对心仪女性特有的欲望显示。

    沙正阳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仍然是赞不绝口:“随着我们东方红酒业的发展壮大,企业形象的提升也要提上议事日程,尤其是面对合作客户的范围和数量乃至档次都在提升,我们企业外在和内在形象都需要进行专业的包装了,只是时间还是太急了,我们甚至都有点儿措手不及了。”

    “正阳,饭得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想想半年前酒厂的情形,现在的状况,我们已经做得很好了。”宁月婵拂弄了一下额际的发丝,镇定了一下心绪,“开拓市场仍然是我们的当务之急,光是一个三湘市场还不够,我们需要利用这段竞争对手尚未回过味来的时间扩大市场。”

    “嗯,并行不悖,柏山哥在家里就得要考虑把这些事情拾起来。”沙正阳沉吟着道:“我们手里能用得上的人还是太少了一点,何维太年轻了一点,还需要打磨两年才能独当一面,销售上还得要靠你和毛哥,可厂里这边董工和胡工既要管生产,又要搞技术研发新品,有些吃不消了。”

    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宁月婵瞥了沙正阳一眼,试探性的问道:“正阳,其实还有一个人也挺适合我们厂的,如果她来的话,厂里内部事务她肯定能打理得井井有条。”

    “谁?”沙正阳一下子就想到了焦虹。

    “焦虹啊,你肯定也想到了。”宁月婵抿嘴一笑,“虹姐原来在二轻局办公室干过,但也是临聘干部,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所以才宁肯到乡镇来,在工业公司当过会计,后来当工业公司办公室主任,什么都懂,我好多不懂的事情都问她。”

    “月婵姐,你也别妄自菲薄,你在销售上这一块的能力不比谁差。”沙正阳连忙给她鼓劲儿,“三湘市场没有你和毛哥,根本打不开局面。”

    “行了,正阳你别夸我了,要说这酒厂谁都可以少,唯独不能少你,没有你的策划,我们连开辟市场的方向都找不到,要想直接在汉川打开市场,根本没戏,毛哥都说,如果没有你的那个策划方案,他根本不会跳槽来咱们厂。”

    宁月婵说的是实话。

    毛国荣就曾经多次感慨,没有沙正阳的那份营销策划,他绝不可能丢下在全興酒坊的工作来南渡。

    而且结果也如他所料,凭借着这份策划与他和宁月婵的执行力,硬生生在三湘打了一个超级大胜仗,一跃成为三湘市场上最受欢迎的白酒品牌之一,而在此之前,谁知道东方红酒业?

    “焦虹现在是工业公司副经理,让她来咱们酒厂,安排什么职务?”沙正阳也在沉吟,“还有她愿意离开工业公司么?余书记会不会放人?”

    “什么呀,你还真以为工业公司是啥宝贝地方不成?工业公司下边还有啥像样的企业?也就余宽生把它当块宝攥着不肯松手,虹姐那个副经理纯粹就是摆设,闲得无聊,有事情根本轮不到她,余宽生一个人就包揽了,余宽生还巴心不得虹姐走人呢。”

    宁月婵撇着嘴,嘴角的那枚美人痣微微颤动,勾得沙正阳心中一阵猛跳,这宁月婵那张脸还真有点儿宁静和巩俐的混合体,尤其是这枚美人痣更是成了点睛之笔。

    沙正阳皱着眉头,“那月婵姐,如果焦虹愿意来,镇上也愿意放,你觉得安排一个什么职务更合适?”

    宁月婵也迟疑起来,一时间没有说话。

    按照现在的格局,东方红酒业下边其实是有两个酒厂,一个东泉酒厂,现在命名为东厂区,一个自然就是红旗酒厂,也就是现在西厂区。

    目前东方红酒业的管理层中,沙正阳是总经理,主管全面,财务也归他直管。

    宁月婵是副总经理兼销售部部长,主管销售。

    董国阳是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生产部部长,主管生产和技术。

    胡文虎被任命为东方红酒业的总工艺师兼研发中心主任,主要负责技术研发。

    高柏山担任副总经理,主管后勤、采购、外联。

    毛国荣担任总经理助理兼销售部副部长,协助宁月婵分管销售。

    ********

    兄弟们砸月票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