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百五十五节 手段,手腕(为循序渐进1盟主加更!)

第一百五十五节 手段,手腕(为循序渐进1盟主加更!)

    党委会的内容从来都保不了密,这是通病,还没有到中午饭时候,沙正阳就已经感受到了各种注视到自己身上目光的变化。

    褚友亮不加掩饰的嫉恨和不满,熊晨的不忿和懊恼,但更多的还是艳羡和嫉妒。

    这个时候沙正阳前县长秘书身份以及下派锻炼这种说法能够很好的抵御这种负面冲击带来的影响。

    毕竟当过县长秘书,谁都知道那肯定会被提拔重用,而下派到乡镇上来,当个副镇长似乎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才对,这能在很大程度上消减干部们那种不平衡的心理。

    当然,这只能说是一定程度消减,许多干部,尤其是本身还有希望进步的干部内心肯定多少还是会有一些情绪的,只是如何来处理应对这种情绪,也是考验一个干部情商的时候。

    像简兴国和熊晨就算是处理得比较好的,而张大勇更是主动来和沙正阳道贺,大概他是觉得自己和沙正阳都属于“郭系”人马,理所当然的应当亲近。

    虽然经历了前世多少次提拔任用,但是此生第一次遭遇这样的破格经历。

    虽然还未曾提拔,还只是成为一个副科级干部预备人选,都还是引起了这么大的震动,不能不让沙正阳感觉到职位升迁带来的巨大魔力,也难怪无数人趋之若鹜,至死不渝。

    沙正阳当然不会因为这样的因素影响到自己既定的工作,但他还是有意识的留在了伙食团吃了中午饭。

    如果是以往,他都会骑上自行车直奔酒厂,到酒厂去赶午饭了。

    食堂里,三三两两的干部们都围成了一团。

    味道上佳,经过了补贴的伙食团只负责中午饭和晚饭,每顿五角,基本上保持着三荤两素一汤的格局,管饱,所以也深得镇政府干部职工的喜爱。

    余宽生就一直在说他这身肥肉就是被马鸭子给催肥的。

    沙正阳进食堂时,食堂里已经有十来个人围成了四五桌,看见沙正阳进来,目光都下意识的落在了沙正阳身上。

    饶是前世经历过太多大风大浪,但是在今世却还是第一次,而年轻的身体似乎也连带着他的心境也变得变化了许多,让沙正阳控制情绪的能力似乎都下降了不少。

    走到窗口上,马鸭子早已经喜笑颜开,很显然他也听到了沙正阳的喜事。

    “正阳,恭喜了,待会儿加个菜,算是庆贺。”

    马鸭子是个很复杂的人,看不惯的人和事便会格外难缠,但如果觉得你投缘合胃口,那么便啥事儿都好说。

    “别,马师傅,你这不是给我添乱么?”沙正阳心一紧,赶紧制止这招恨的举动。

    “呵呵,也是,那改天专门给你加菜。”马鸭子也不蠢,自然也清楚内里的底细,撇着巴。

    “褚友亮气得饭都吃不下了,没看人家熊晨都还能稳得住,就这点儿气量还想当官?怕是觉得给孔令东送的东西白搭了吧?”

    沙正阳也知道褚友亮在镇上干部中人缘关系不太好,唯一就是孔令东看重他,连分管社会事务的彭先才都对其不感冒。

    “也不瞧瞧他的德行,成天钻在女人裤裆里,走路都要打飘飘了,去年如果不是孔令东把那个塑料厂的女人家里安顿好,他褚友亮早就后院起火了,还相当镇长?”

    马鸭子还吧嗒着嘴巴,把把饭盆递给沙正阳。

    “马师傅,谢谢了。”沙正阳点点头,接过饭盆,泰然自若的往回走。

    平素镇上的各种消息都是他隔三差五在马鸭子这里吃饭时获得的。

    别看马鸭子是个大男人,但八卦起来比谷秀华还厉害,而且消息渠道也比谷秀华宽得多。

    加上镇上经常开会,会议餐也一般是在伙食团里办,各村干部也都马鸭子很熟,这几杯酒一下肚,啥陈年旧账都能翻腾出来给你说个一二三。

    虽然只来了几个月,沙正阳更多的时间还是在酒厂,但并不代表沙正阳对镇上的情况就不了解了。

    谷秀华早就在他的礼物攻势下“失陷”了。

    隔三差五提两瓶陈酿东方红回来送给谷秀华在镇工业公司当出纳的丈夫,从燕京和星城回来也给谷秀华带得有本地特产,都让谷秀华很快就成为了他在镇政府中最稳定的消息来源。

    再加上马鸭子这个消息灵通的触手,所以沙正**本不担心对镇上情况不了解。

    九十年代初的乡镇情况也就这样,干部职位、能力往往并不和他们的作风挂钩,这个作风是指生活作风而非工作作风。

    南渡镇的情况也一样。

    褚友亮是个见了女人迈不开脚步的家伙,而他的“举主”孔令东也也好不到哪里去。

    才来两个月,沙正阳就听说孔令东和镇工业公司副经理焦虹关系不清不楚。

    焦虹好像本身是有夫之妇,而孔令东原来也是有妇之夫,而焦虹本来只是一个镇工业公司的普通工作人员,但没用两年就解决了招聘干部的身份,而且还担任了工业公司副经理,现在就等着有指标就解决正式干部。

    据说下一步很有可能让焦虹担任计生办主任,而那样就能很容易的从县计生委获得编制指标。

    这年头计划生育工作的国策大计,每年几乎都有专门指标用于解决各乡镇的计生干部身份。

    “正阳,来,坐这边。”目不斜视的沙正阳正准备往简兴国和谷秀华那边过去,却听得旁边传来浑厚宏亮的声音。

    不用说就是镇党委副书记余宽生,只有他这种业余男高音歌唱家的嗓门才有这么足的味道。

    心宽体胖是形容余宽生的最好词语,这家伙是从西南边疆雪山下当兵转业回来的,本来相当壮硕矫健的身形,结果回来没几年身体便迅速“魁梧”起来。

    拿他自己的话来说,一是马鸭子伙食太好,二是长期在高原当兵,回来之后身体已经有些不适应内陆氧气太过充足的内地了,所以两方面因素结合起来,他的身体就迅速膨胀起来了。

    这家伙唱得一手好歌,《乌苏里船歌》、《拉网小调》都是出神入化,沙正阳估摸着这家伙二十多年后要去参加《星光大道》能得季冠军。

    沙正阳和简兴国点了点头示意,这才坐到余宽生那一桌上。

    余宽生这一桌圆桌很大,但只坐了三个人,余宽生,焦虹,付天才。

    沙正阳坐在了余宽生的旁边,与焦虹相对而坐。

    虽然来了南渡好几个月了,但沙正阳还真的是第一次正式和焦虹对面,之前也只是在政府大院里碰见过,一晃而过。

    工业公司并不在政府院子里,而是在距离镇政府两百米外的一栋小楼里办公。

    这个时候沙正阳才真正注意到这个女人。

    焦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年轻一些,据说这个女人应该在三十二三岁左右了,但看上去大概也就三十不到,甚至看起来肤色气质比宁月婵更好。

    白皙的皮肤加上有些高耸的鼻梁,显得面部轮廓很有立体感,只是略略有些长的下颌让这具面庞的美感更符合西方人审美观。

    沙正阳就一直在疑惑,怎么南渡镇这样一个乡镇就能有如此多出色的女人?宁月婵不说了,焦虹也是如此,后来才知道焦虹不是南渡的人,而是县里来的。

    嗯,沙正阳觉得可能在很多人眼中焦虹可能比宁月婵更漂亮,只是沙正阳更欣赏宁月婵那种韵味。

    沙正阳估摸着让焦红成为焦点人物的还不仅仅只是她容貌过人,她胸前的尺寸一样坚挺饱满,尤其是配合着她有些瘦削的身形,就显得格外夺目了。

    乳黄色的羊毛衫外罩一件铁锈红的风衣,宽腿牛仔裤加高跟鞋,这股子时髦劲儿在银台县城里街上怕也能吸引住很多人的目光。

    付天才是经发办副主任,工业公司经理和经发办主任都是余宽生一人兼任。

    本来早就说应当要把经发办主任位置交出来,但是好像这事儿镇党委政府一直没议,也没有提出来,也就这么搁置了下来。

    “余书记,焦经理,付主任。”沙正阳笑起来很阳光,尤其是一口整齐的白牙很有男性的魅力,前世中哪怕成为腰围突破三尺的中年油腻男,一样能吸引许多少妇的目光。

    “正阳,你可是难得在马鸭子这里吃顿饭啊,怎么,酒厂的伙食比镇上强得多?要不咱们也到你们酒厂蹭饭吃得了。”余宽生笑眯眯的表情很像弥勒佛。

    “余书记要来酒厂吃伙食团,那当然欢迎之至,不过酒厂的伙食都是大锅饭,估计余书记你们都吃不下。”

    沙正阳和余宽生关系很一般,但他知道余宽生这个时候把自己叫过去,肯定是有目的。

    “呵呵,吃不下?等到年底就要吃不起了。”余宽生也不多绕圈子,径直道:“正阳,先恭喜你了,要不我和郭书记也说一声,你干脆也来我们工业公司挂个副经理,红旗酒厂还是有工业公司份子嘛。”

    “余书记,千万别这么说,八字没一撇的事儿,我想都不敢想,现在我的心思就是把党委政府交给我要把酒厂搞活的任务完成,要不郭书记和孔镇长都得找我谈话了。”

    沙正阳先就开始打预防针,都说余宽生嘴巴大,这一张口就要吃人,他不得不先防着。

    *****

    再求一百张月票!待会儿还有一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