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百四十九节 默契,不舍(十一更!为詹魔道盟主加更!)

第一百四十九节 默契,不舍(十一更!为詹魔道盟主加更!)

    “月婵姐?快进来坐。”沙正阳从沉思中被脚步声惊醒过来,看着宁月婵脸上有些复杂的神色,沙正阳有些讶异,“怎么了?毛哥有电话来?”

    酒厂原来只安了一部程控电话,但是随着销售状况日益兴旺,一部电话已经有些撑不住了。

    所以从三湘回来,沙正阳就敦请县邮电局赶紧给酒厂一口气增加了四部电话,除了自己的办公室和宁月婵、董国阳他们的副厂长办公室外,销售科和财务科也都专门新装了电话。

    宁月婵更多的时候还是在销售科和财务科,所以副厂长办公室主要还是供老董和老胡二人临时使用,他们两人更多的时间也还是在车间里。

    现在通讯的确很不方便,再等两年传呼机和模拟移动电话就会相继在汉都推出,到那时候才能真正解决大家联系不方便的问题。

    “孔镇长又来找你了?镇上又来化缘?”宁月婵的语气有些奇怪,。

    关于这件事情沙正阳记得自己和宁月婵商量过,她也没有表示反对,怎么这会儿她反倒有些异样了?

    “嗯,我同意了。”沙正阳没有掩饰什么,“酒厂要发展,日后还需要镇上各方面的支持,算是花钱买平安吧,再说了,我好歹也是镇上干部,不可能一点面子不卖,怎么了,月婵姐?”

    “我不是对这事儿有意见,我只是担心你是不是会回镇上?”

    宁月婵原本因为这段时间劳累而黑瘦了不少的面庞在回来了几天就迅速恢复了过来,原本才回来时干瘪了不少的丰润红唇也重新滋润水泽起来。

    “回镇上?什么回镇上?我不是本来就在镇上么?”沙正阳一时间没搞明白。

    “不,我是说你回镇上不再管酒厂的工作了。”宁月婵走到了沙正阳身旁,居高临下的注视着沙正阳。

    沙正阳笑了起来,把身体微微向后靠在藤椅里,以回避对方带来的压力。

    宁月婵其实个子不矮,起码也是在一米六八左右,但是由于骨骼较大,身体也有些略略偏丰满,所以看起来就不太显高了。

    “这可能么?我回镇上干啥?郭书记专门把我安排到酒厂来,这才刚打开局面啊,怎么了?”沙正阳笑着摇头,“怎么会突然想起问这个问题?”

    “先前二伯和我说,你是县里下来锻炼的干部,年底彭镇长年龄到了,也许镇上要想让你接替彭镇长的班。”宁月婵看沙正阳表情不似作伪,稍稍松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也就柔和了许多。

    “我接彭镇长的班?”沙正阳一愣。

    他还真没想过这事儿,彭先才分管社会事务工作这一块,自打自己来南渡之后就处于半退下来的状态了,自己和对方打交道的时间也不多,交情泛泛。

    “这是谁说的?高书记自己猜的?”

    “不知道,二伯只说有这种可能性,说你应该想办法去抓住这个机会。”宁月婵语气中有些迟疑,“不过二伯也说,孔镇长肯定不会希望你接彭镇长的班,褚友亮和他走得很近。”

    “月婵姐,这事儿我还真没有听说过,高书记是不是想多了?我才来南渡半年时间不到,轮不到我吧?”

    沙正阳此时的大脑已经开始急剧的运转,如果真有这种可能,他当然不会放弃这样一个机会。

    当副镇长和搞酒厂并不矛盾,他完全可以以副镇长身份继续兼任东方红酒业的总经济,把主要精力放在抓酒厂的工作上,但是前提是要让酒厂真正成为南渡镇的核心支柱企业。

    “正阳,你是县长秘书下来锻炼的,本身下来上边就应该给你一个安排吧?”

    宁月婵也听说过好像沙正阳在县府办工作得不愉快,不受领导喜欢,但接触了这么久,宁月婵根本不相信以沙正阳的作风性格会不受领导喜欢。

    在宁月婵看来,肯定是有小人嫉妒沙正阳的工作能力,才会这般诽谤诋毁沙正阳。

    对宁月婵的这个说法,沙正阳也只是苦笑,不好回答,事实上这个问题在镇里边也有不少传言。

    锻炼这一词含义太过丰富,使得很多人都对其生出神秘感,似乎锻炼就意味着提拔,就是提拔重用的前兆。

    如果镇上干部都有这种心理感觉,对沙正阳来说当然是有利的,起码如果自己真的当选副镇长,不会在这些干部心理上遭遇太多抵触感,因为他们内心潜意识的就接受了这个结果,所以沙正阳从未正面否认过。

    但沙正阳也从未正式承认过。

    这也很好解释,本身锻炼就只是一种非正式的通俗说法,下派下挂这些说法才是官方语言,但到乡镇一级,并未任职,下派下挂也就无从说起。

    就保持这样一种模糊状态,沙正阳觉得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对才来南渡的自己开展工作也更有利。

    “月婵姐,这些事情都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不过我确定,不管怎么样,只要我还留在南渡,酒厂的事情我就会负责到底,而且我也确定,短期内,我离开南渡的可能性很小。”

    沙正阳知道宁月婵在担心什么,这个貌似坚强泼辣的女人,还是有着柔弱的一面。

    东方红酒厂在极短时间内陡然做到今天这一步,反而更加重了她患得患失的心态,深怕这样好的局面被搞砸了,所以她只能以更加饱满的激情投入到工作中去。

    连沙正阳都不得不随时提醒她要注意劳逸结合,别太拼了。

    “那就好,我就怕……”宁月婵脸也微微一热。

    她鲜有在人前暴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但这几个月来和沙正阳风雨同舟,两个人的关系迅速从最初的剑拔弩张变成了同甘共苦,连宁月婵自己都有些讶异于自己怎么就这么轻易的认可了这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毛头小子。

    “月婵姐,要对自己有信心,你看毛哥都打回来电话,信心百倍,三湘市场已经逐渐稳固下来了,我们的宣传广告和营销只要继续跟上,就不怕对手的挖墙脚。”

    沙正阳的话并未让宁月婵释怀,“正阳,我们的底子还是太薄了一点,我就怕人家都学着我们这一套来,……”

    “放心吧,那几大名酒不屑于学我们,它们定位不一样,而地方性酒企大多也是国企,要反应过来并拿出对策,没有一年半载做不到,而且就算是他们想学,也未必能有我们这么大的魄力,也未必有这些创意。”

    沙正阳对这一点倒是很放心,跟风学是肯定会出现的,但是当他们发现跟风学着投入却未必能取得他们想要的效果时,他们就会考虑值得不值得了。

    但这方面沙正阳也明白不能大意,要利用这些地方酒企观察迟疑的时间差,迅速拓展市场,只要能够拿下几个省一级的市场,并稳固住局面,东方红酒业就算是真正在第二阵营中站稳脚跟了。

    伴随着沙正阳清朗明快的话语,宁月婵心中慢慢安稳下来,“正阳,汉都这边的市场这段时间我也一直在梳理,公安那条线的工作你要先动起来,另外我们在三湘那边采取的方式,我觉得恐怕也要尽快启动了。”

    沙正阳也觉得头疼,本省的市场反而比三湘那边更难突破,实在是本省的白酒品牌太多了,比自己强的更是比比皆是,要在强敌虎视眈眈下夺取市场,可想而知难度有多大。

    但再难也得要上,不指望能在本省取得三湘那样的成绩,起码要在影响力上慢慢提升,不能让人家来汉川一看原来你在这边根本就没有市场,却能在外地节节开花,那就很容易引起连锁反应了。

    高端酒市场东方红暂时还不敢去碰,但中低端市场这一块,几大名酒还不太重视,主要还是地方性酒企在争夺,那么也算是给了东方红酒业一线机会。

    “月婵姐,那就下周咱们就开始跑,一个县一个县的跑,先从汉都开始,然后是昭阳、涪岗以及安襄,至于其他地市,恐怕就只有等毛哥回来和你一道来了,我怕年底事情太多,忙不过来。”

    沙正阳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需要先跑一些重点区县,另外,要从本县开始,而本县就要从银台楼、千山饭店、东湖宾馆以及汉钢和汉化总厂这两大厂来想办法突破。

    销售仍然是头等大事,不把本地销售做起来,始终心里不踏实。

    现在生产这边有董国阳和胡文虎盯着,估计问题不大,东泉酒厂并过来后,生产迅速恢复,职工情绪也很稳定,胡文虎功不可没,当然也和目前东方红酒业形势一片大好有很大关系。

    “正阳,不用等毛哥了,本省市场我想还是我带着何维来跑,你自己这边看着时间,如果有空可以跑一跑,没空,你就忙你的。”

    宁月婵振作精神,“时间不等人,最迟年底我们还得要去甘陇,你不是说甘陇也是一块和三湘一样值得打下来的市场么?我和毛哥都商量过,那就拼一把也得要把甘陇市场打下来。”

    沙正阳看着宁月婵,对方目光里不服输的火焰依然明亮,他点点头:“好,那我把这段时间忙过,甘陇那边我们就再拼一把!”

    ******

    待会儿还会有一更加更,兄弟们,你们的月票在哪里?盟主加完更,老瑞就会为月票加更,求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