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百四十八节 诸般手段(第十更!)

第一百四十八节 诸般手段(第十更!)

    孔令东无言以对,这一点他也不得不承认。

    那两个月里,他不但看到沙正阳几乎每天下午两点半准时骑自行车出门下村,一般都要下午五点半左右才汗流浃背的骑着自行车回来,自己也在村上碰见过多次。

    大学生干部能有这份吃苦耐劳的精神,的确少见,他孔令东也还没遇见过。

    简兴国那么古板方正的人,都对沙正阳赞不绝口,余宽生那么刻薄挑剔的人,也都对沙正阳的工作态度没话说。

    “老孔,所以我说沙正阳的工作成绩不仅仅是在酒厂做出的,而是从他一来到我们南渡,就开始扎扎实实兢兢业业的从细微处开始干起了,党政办需要整理收集的各村党员基本情况资料,贫困党员家庭情况,刘家国和谷秀华半年都没搞规范,沙正阳只用了半个月就顺带把这项工作完成了,老樊都在说今年沙正阳该当咱们镇上的先进个人。”

    这个问题上,孔令东更是不好回答,他能说沙正阳工作表现不佳?

    那不但昧了良心,而且也肯定会遭到镇上其他领导的批驳。

    “至于第三点,我觉得是不是共产党员对选副镇长关系不大,这一点组织部没有要求,更不用说沙正阳还是预备党员。”

    郭业山说完,孔令东知道这个问题上自己肯定无法和郭业山达成一致了。

    好在这个副镇长人选郭业山说了不算,那是组织部乃至县委来定,哪怕郭业山硬性要推沙正阳作为人选,县委那边过不了,他也没辙。

    孔令东就不相信沙正阳虽然有不少优点,但是缺点也一样太过明显。

    二十二岁的副镇长,副科级干部,好像银台县还从未有过吧?

    干部年轻化也不可能一步就跨得这么大吧?

    孔令东不认为县委领导的思想观念就新潮得这么厉害了,像贺书记、贾书记和闻书记他们,都认同郭业山的这个想法?

    孔令东不信。

    “郭书记,看样子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有分歧啊。”孔令东装出一副很轻松的样子笑着道:“我还是那个观点,沙正阳是个很优秀很出色的年轻同志,我也赞成他应该提拔,比如经发办副主任,工业公司副经理,或者党政办副主任,都很合适,但是一步就提拔到副镇长位置上,有点拔苗助长了。”

    “还有么?”郭业山也知道自己恐怕很难说服孔令东了,而且孔令东表现出来的姿态也肯定是不会妥协的。

    队伍不好带,孔令东看样子也是铁了心要保褚友亮,否则日后就没有肯跟着他走了。

    “另外,镇上优秀的同志也不少,虽然我们共产党选拔任用干部不搞论资排辈,但也应当考虑我们其他辛辛苦苦工作多年的干部他们的想法,不能只要马儿跑,却不管马儿吃不吃草,我认为这个‘草’不仅仅是经济奖励,我们共产党人也不提倡经济奖励,而是应当在政治荣誉和组织认可上予以考虑,您说是不是?”

    “老孔,你说的不搞论资排辈我很赞同,而且我还觉得选拔干部更应当从一个干部自身能力素质来体现,不能因为他工作时间长,看似资历深就觉得该轮到谁了,否则那就该是守门老吴头或者食堂的马鸭子当书记镇长了。”郭业山语气很淡,但言辞如锋。

    被郭业山的话噎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孔令东有些恼怒。

    每一次在郭业山面前他都没有讨得好占得先,只要是言语交锋,基本上都是以他败退告终,但是这一次却没有那么简单,沙正阳的短板劣势太明显了,光是郭业山一个人就想推他上位,没那么简单。

    再说了,据他所知,沙正阳原来在县里几位领导的印象也不太好,光靠把酒厂搞起来就能彻底扭转领导的印象,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郭书记,这件事情我不同意,而且我也相信县里也不会认可,我坚持认为,沙正阳表现的确不错,可以当工业公司副经理,也可以当经发办副主任,甚至主任,但一步推到副镇长位置上,太离谱了,这是揠苗助长,不合适,我本人坚决反对,我这也是对组织负责,对他本人负责!”

    孔令东走了,郭业山陷入了沉思。

    不得不承认孔令东的观点还是有些道理的。

    沙正阳太年轻了,来镇上工作的时间也太短了,而镇上其他干部的心态也需要考虑。

    否则就算沙正阳选上了副镇长,恐怕在镇政府干部眼里也会成为众矢之的。

    如果真正要推沙正阳上位,恐怕还得要从其他方面做一些工作才行。

    只是时间上好像有些紧了。

    不过酒厂的情况很好,这一点镇上干部们也都知晓了一些,不少干部都琢磨着年底酒厂也许能在奖金问题上给镇上一些支持,这倒是一个可资利用的方面。

    每一年年底困扰各级党委政府最大的问题都是钱的问题,概莫能外,从市县到乡镇,都一样,主要领导都得要把头发扯掉一大把才能过得了这个关。

    年年难过,但年年都得过,干部们就看着年边上能拿几个回家过年,这个时候就是考验你主要领导本事的时候了。

    每一年考核结束,该数票子的时候,拿多拿少固然有政策,但更关键的是你有没有这财力来支付,尤其是年底各种要钱的手都要伸出来,样样都要开支,一分钱都得要分成两瓣来花。

    遇到打紧的时候的确凑不齐,那也就只能给镇上干部们先画个押,等到年后再来补,这个时候自然就免不了招来干部的一片骂声。

    更有甚者就随时要把你提溜出来,和隔壁乡镇某书记某镇长相比,人家又发了多少多少,你自然也就成了一文不值的东西。

    南渡镇的情况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城关镇、东沱镇、洛溪镇、高碑乡、柏木乡都属于全县的财政一类镇,而南渡镇和北郊乡、大同镇等七八个乡镇属于二类乡镇。

    情况最差的就是丘区那一片的几个乡镇了,离县城远,交通也不太方便,没有什么乡镇企业,纯粹农业乡镇,自然财力缺乏,纯粹靠那点儿统提款和县里的补贴来维持,日子过得自然紧巴巴。

    像一类乡镇的镇长乡长调到三类乡镇去当书记都有许多人不愿意去,就是因为考虑到那些乡镇的发展潜力实在太小,一旦陷进去,也许三五年都难以入县里主要领导的视线了。

    还不如在城郊当个二把手,各方面条件都很优渥滋润,还能随时在领导面前晃悠,哪怕多熬两年熬到书记走人自己接班都更划算。

    沙正阳自然没想到自己如此“体贴”的应允了孔令东的要求,甚至还主动为其提升了档次,还是会遭到对方的坚决反对,此时的他心思更多的还是放在酒厂自身发展身上。

    他对自己有一个很好的定位,如果要一级一级的在仕途上走,哪怕是按照最快的速度往上走,要想走到正处级,起码也要十年以上,而这对于自己来说,这个时间太长了。

    要想加速前行,越级飞跃,必须要另辟蹊径。

    那么将一个濒临坡长的乡镇小酒厂打造成为一个可堪比肩茅台五粮液的酒业集团,那么这份成绩是不是足以证明自己的能力,能不能让组织认可呢?

    当然,这个目标跨度有些太大了,茅台五粮液的底蕴还真不是红旗酒厂可以比拟的,但沙正阳觉得起码自己的目标应该瞄准剑南春、全興、郎酒、汾酒、西凤、洋河这一类的酒企。

    秦池酒可以凭借央视标王一举实现年销收入翻五倍,利税翻六倍,而且那还是在秦池酒销售收入已经过亿的情况下,都能达到这个水准,自己运用了如此丰富的营销手段,没有理由连秦池都比不上吧?

    如果自己能把东方红酒业发展成为一个销售收入五到十亿级别的大型酒企,沙正阳相信,汉都市委市政府不会对自己视而不见。

    在沙正阳看来,这应该是自己实现飞跃式升迁的最佳途径,也是最可靠最有效的捷径。

    而且用这种方式来实现的升迁靠的是实打实的业绩,和那种完全靠一步一步熬资历上来的干部在组织和主要领导心目中的印象有还不一样。

    尤其是随着国内经济发展的黄金二十年到来,各级党委政府对发展经济会越来越重视,善于搞经济工作的干部也会越来越受重视。

    自己擅长企业经营的这一特长优点肯定会被领导和组织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只要有合适的机遇,定然可以被安排到重要岗位上。

    而这也恰恰是沙正阳最期望的。

    把精力和时间用在最基层的勾心斗角博弈交锋上是在太浪费了,前世中沙正阳经历太多,这一世他可不想在花费十年时间在科级干部里边转悠,他的目标起步就应该是处级,只是这得看机遇。

    所以为了避免一些无端的干扰束缚,他宁肯花钱买平安,或者花钱买个通畅。

    支持南渡镇党委镇政府一台桑塔纳不过是小意思,下一步只有要必要,沙正阳也不会吝惜更大的手笔,算是花钱买个保险,买个理直气壮,当然前提是东方红酒业能在他手上继续乘风破浪一往无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