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百四十七节 提拔之争(第九更求月票!)

第一百四十七节 提拔之争(第九更求月票!)

    郭业山和石国锋又聊了一阵,才离开县委。

    刚回到镇上,孔令东就找到他办公室来了。

    “郭书记。”

    看见孔令东压抑着兴奋的表情,郭业山有些好奇,“怎么了,老孔?”

    “郭书记,那事儿我和正阳谈了。”孔令东抹了一把脸,强压住内心的喜悦,“正阳还是很懂事的,清楚自己的身份,他同意由酒厂买一辆车,暂时借给镇政府使用。”

    原来是这事儿,郭业山又好气又好笑。

    这个老孔,好歹也是一镇之长了,怎么还是这德行?

    半点儿城府没有,喜怒形于色,关键还是为了这种事情,就一辆车而已,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的去亲自上门么?

    郭业山当然也希望能有一辆上档次的轿车来充当座驾,可对这种东西的欲望却远达不到孔令东这种简直有点儿抓心挠肺的感觉了。

    这本该是找个合适机会随意点一点,让企业主动提出来更合适一些,咋能自己上门去索要呢?这不是败坏党委政府形象么?

    看着孔令东还有点儿沾沾自喜的模样,郭业山真的是没有语言了。

    “那老孔,东方村和红旗村是啥态度?酒厂不是咱们南渡镇的了,红旗村和东方村才是大股东啊。”郭业山顺口问道。

    “呃,……”孔令东有些尴尬的窒了一窒,目光也有些闪烁,“杨文元那个老滑头,只说厂里的事情他不管,厂里自行决定,高长松的态度也差不多。”

    郭业山一听就知道红旗村和东方村肯定不同意,才会用这种态度来推诿,弄不好言语还不像孔令东说的那么和缓,只说孔令东不好意思说出口而已。

    “正阳就同意了?”既然话已经出口,好歹孔令东也是一镇之长,郭业山也不好多说对方。

    “他同意了,而且建议干脆买一辆桑塔纳!”孔令东眉飞色舞。

    郭业山也吃了一惊,最初孔令东就和他建议过,让酒厂买辆像样的车“借给”镇上使用。

    孔令东提出的是买辆两厢富康或者三厢夏利,郭业山也知道那是比着西水镇的两厢夏利来的,想要和西水镇别别苗头,算一下也得要十来万。

    没想到沙正阳居然提出买一辆桑塔纳,这桑塔纳算下来到上完牌照,怕得要二十万出头了。

    “这是正阳说的?”郭业山皱起眉头。

    别看郭业山比孔令东要小好几岁,但是孔令东对郭业山还是有些怵的,连忙点头:“这是正阳自己说的,我还不至于那么过分。”

    郭业山想了一想,他知道沙正阳也是一个有分寸的人,还不至于因为酒厂目前销售势头好就头脑发热忘乎所以了,也就点点头,以示同意。

    “桑塔纳就桑塔纳吧,既然定了,就让酒厂那边早点儿去提车,日后咱们党委政府一帮人出去就用桑塔纳,面包车就交给两个工作专班去跑工作,尤其是工商税收这一块,老孔,你要叮嘱他们抓紧。”

    听得郭业山说这辆桑塔纳交给镇党委政府使用,孔令东心中也是颇为兴奋。

    这辆桑塔纳的使用当然是郭业山为主,但是作为二把手,镇长,自己自然也可以使用,尤其是到县里去开会,这辆桑塔纳开出去,那气势自然就大不一般了。

    看见孔令东兴冲冲就准备离开,郭业山连忙招呼对方坐下:“老孔,别忙,先坐,我还有一件事儿和你商量。”

    孔令东一怔之后,看郭业山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是比较重要的事情,连忙点点头:“好,郭书记,啥事儿?”

    “我刚从组织部石部长那里回来,石部长问起了正阳的情况,他对正阳的表现很关注。”郭业山很讲究的没有用关心而是用了关注这个词语。

    他知道孔令东也有他自己的消息渠道,石国锋和沙正阳没有多少关系,石国锋不会关心沙正阳,否则沙正阳也不会下乡镇,但是关注,也说明沙正阳不比其他下乡镇的普通大学生。

    “哦?石部长很关注正阳?”孔令东也有些迟疑起来了,“石部长这是什么意思?”

    “老彭今年年底年龄就到了,石部长也问了问情况,我觉得或许石部长是不是有意要让正阳上?”郭业山字斟句酌的道。

    “啊?!”孔令东大吃一惊,一时间有些张口结舌,“可是正阳才来咱们南渡半年时间不到啊,这是不是太快了啊?”

    “正阳给县长当过秘书,如果要按以前的传统,书记县长的秘书下乡镇的话,起码都是副书记呢。”郭业山淡淡的道。

    “可是不是说正阳不太受县长的看重,县府办那边也反映不好,才会下放到咱们这里来么?”孔令东有些不解的问道。

    “县长看重不看重谁知道?至于县府办那边反映不好,大概也就是朱伟忠对其观感不佳吧。”郭业山轻蔑的撇了撇嘴。

    “朱伟忠那人,老孔你又不是不了解,就那德行,眼里只有贺书记和贾书记,曹清泰是外来户,他就有点儿忘乎所以了,如果不是曹清泰走了,今年年底他这个县府办主任铁定当不成!对曹清泰的不满意大概也就恨乌及乌落到正阳身上了吧。”

    孔令东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郭业山所说的和他了解到的情况还是有些出入的,沙正阳下乡镇肯定不算是锻炼,否则县委领导和组织部那边肯定会打招呼,怎么可能隔了几个月才突然冒出来这种说法?

    毫无疑问,郭业山肯定是在里边做了手脚,居然假借沙正阳是下来锻炼这一说法来打这个主意,这不由得让孔令东有些心烦意乱。

    褚友亮那边孔令东早就拍了胸脯。

    这一次彭先才下来,镇上除了熊晨稍微具有竞争力一点外,并无其他人选,而郭业山之前也从未表现出过倾向性,所以孔令东才觉得比较有把握。

    为此孔令东也找过自己在县农广校时候的老师县委副书记兼县纪检书记齐云山,齐云山虽然没有表态,站在他那个角度当然也不可能表态,但是孔令东觉得还是有把握的。

    可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沙正阳,看样子郭业山也是很欣赏对方,还戴着一个前县长秘书的身份下来“锻炼”的名头,这如何不让孔令东有些着忙?

    “郭书记,我觉得推正阳恐怕还是有些不太妥。”孔令东终于还是镇定下来,开始组织语言反驳。

    “哦?哪里不妥?”郭业山当然知道孔令东不会就这么轻易就范,褚友亮那边肯定也在孔令东身上花了不少心思的。

    “第一,正阳肯定不是下来锻炼的干部,虽然他给县长当过很短时间的秘书,但组织部从未和我们镇上交换过意见,如果是锻炼的干部,肯定会有一个说法。”

    孔令东好歹也是在乡镇领导位置上打滚多年的角色了,自然清楚这里边的门道,如果是组织部有明确说法来锻炼的干部,肯定会有会议纪要,而这一点孔令东可以肯定郭业山绝对拿不出来。

    “唔,老孔,你继续,还有什么?”郭业山不动声色。

    “第二,正阳工作时间太短,才一年多时间,干部转正时间都要求一年,他也就刚转正,就算是现在做出了一些成绩,但我个人认为也还是应当归功于镇党委的领导,和两个村干部的大力支持,他个人的努力和能力只能占很小一方面。”

    孔令东的思路越发灵活,“第三,正阳还只是预备党员,连正式党员都不是,怎么能够当副镇长?”

    “就这些?”郭业山显得很淡定。

    “郭书记,就这些难道还不够么?”孔令东笑着摇摇头,“其实我也很看好正阳,但是有些时候揠苗助长会毁了他,他才工作一年多时间,再怎么说也就是一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郭书记你不会认为他跟了县长几个月就能脱胎换骨吧?”

    “嗯,老孔,你的意见的确也有些道理,但是有些问题我们要辩证的来看。”

    郭业山不指望能说服孔令东,但是他要向对方表明自己的态度。

    “是不是下来锻炼的干部,我觉得这应该由组织部来判断,而且我也不觉得这是什么问题,锻炼也好,调到我们南渡来也好,都是工作,我觉得这不重要,关键在于他的表现。”

    孔令东只是笑着摇头,也不打断郭业山的话头。

    “你说的第二点,我觉得不成立。”郭业山也越发的举重若轻,哪怕没有这个一把手身份,他面对孔令东时他一样不会落下风,他有这个心理优势和自信。

    “正阳近半年来的工作大家都有目共睹,‘忆传统,做贡献,做新时期合格党员’这项工作正阳连续一个月下村,红旗村不说了,光是东方村就去了七次,土桥村去了五次,三联村去了四次!”

    “简兴国告诉我,在正阳负责酒厂工作之前,基本上每天上午处理办公室工作,下午就下村,那时候正是七八月间暑伏最热的时候,一周六天上班,正阳基本上天天下村,每个村最起码都去过三次以上,看看我们镇上的其他干部在干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