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百四十五节 凭什么是沙正阳?
    郭业山刚从谭秋华办公室出来,就碰见了石国锋从走廊另一头进来。

    “石部长,才回来?”

    “咦,稀客啊,业山,好一段时间都没见着了,忙啥?”夹着包停住脚步,石国锋笑着道:“我来了你们乡上两次,一次你去下村了,办公室的人也不知道你去哪个村了,联系不上你,还有一次说你到市里去了,这么忙?”

    “嗨,哪有领导您忙啊,下村你也知道,专题活动已经进入收官阶段了,总得要再去落实一下,万一你石部长要来实地再抽查一下,我也得心里有数才行啊。”郭业山笑着道:“到市里去是回了一趟娘家,市委宣传部那边,也没别的事情。”

    郭业山回市委宣传部那边也是去打听情况。

    他已经下银台一年半了,按照惯例,下挂锻炼都是不超过两年,也就是说,如果没有特殊情况,那他在银台的工作时间也就只有半年时间了。

    但得到的消息并不太好。

    市委宣传部里僧多粥少,大家都盯着部里边那几个位置,而副处级的位置就那么两个,有几个竞争者的资历都要比郭业山深许多,郭业山并无把握就能竞争胜出。

    而且在县里干了这么久,尤其是在乡镇上当一把手这么久,虽然南渡的条件很一般,但是毕竟在这里是自己说了算,宁为鸡口毋为牛后,郭业山现在算是体会到了这一点,这也让他很纠结。

    他不想回市委宣传部,尤其是在这种情形下回去,不能安排一个好的位置,还不如不回去,哪怕呆在南渡都比回部里强。

    留在南渡是一个选择,但如果能有所寸进,自己凭什么不去争取一下?

    郭业山也知道难度不小,桑前卫、姚渊、朱伟忠,都不是等闲之辈,都在摩拳擦掌,准备要拼搏一番,当然自己也不可能未战而先言败,总得要搏一把才能见出分晓来。

    市里边一直迟迟未能就县长人选敲定,这都四个月了,只是让贾国英临时主持县政府工作,这种情况很罕见。

    不过据说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走吧,到我办公室坐一坐。”石国锋和郭业山关系很不错,也知道这段时间郭业山在跑什么,不过这种事情上他能发挥的作用不大,只能说尽力而为了。

    郭业山随着石国锋到了他的办公室,随意坐下。

    “近期黄书记可能就要下来调研了,虽然一般情况下不会到南渡,但你工作不能放下啊。”南渡是石国锋的联系点,石国锋还是很重视,不过他也知道郭业山这方面的本事,连部里边都要“借鉴”南渡的经验。

    “嗨,石部长你不都去过我们南渡了么?情况如何你很清楚才对。”郭业山笑着道:“放心吧,没问题,也幸亏我截了胡,把沙正阳要到南渡了,帮了大忙。”

    “你是说你们南渡这次专题活动工作是沙正阳在做?”石国锋讶异的扬起眉毛,“不是简兴国?”

    “老简文笔不错,但思维老旧了一些,这一次是沙正阳负责做的。”郭业山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石国锋,“石部长,你和贾书记都说沙正阳如何如何,可沙正阳在我们南渡表现非常优秀,这次专题活动许多新的想法观点都是他提出来的,我觉得很有新意,我就不明白了这样一个优秀的年轻人怎么就在县府办待不下去了?”

    “优秀?!”石国锋吃惊不小,郭业山的看人标准可不低,能当得起他说优秀的人可很罕见,“业山,你是说他的工作能力,还是其他?”

    “不仅仅是他的文字水平,而是各方面的综合能力!”郭业山沉吟着道:“沙正阳各方面表现得都很优秀,连老孔那么挑剔的人都对沙正阳很满意,你就可想而知了,我就在怀疑是不是有人故意在造谣抹黑沙正阳了,可又有谁会这么无聊去故意毁这样一个年轻人的声誉?有什么意义?”

    听得郭业山的话锋直指朱伟忠,石国锋皱了皱眉头,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业山,如果不是从你嘴里说出来这话,换了其他人,我肯定不会相信!”

    “哼,所以说石部长,你就是太官僚了。”郭业山撇了撇嘴,“这人啊,你没有亲自接触过,就不能轻下结论,这几个月他的一言一行我都看着在,没有谁可以在我眼皮子底下装几个月,而且有些东西也没法装。”

    “怎么,你对他如此满意,赞不绝口,准备要推荐他不成?他才下到你们南渡还没有半年呢。”石国锋笑了起来。

    郭业山怔了一怔,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试探性的问道:“怎么,老彭年龄到了,马上就要下来了,如果我推荐沙正阳,行不行呢?”

    郭业山之前也曾考虑过沙正阳担任副镇长的事情,但是他没想过是现在,而是考虑起码也应该是明年底甚至后年底去了。

    因为沙正阳才工作一年多时间,连正式党员都不是,所以他考虑年底把沙正阳安排到经发办或者企业办担任副主任,再兼一个工业公司副经理。

    但从石国锋话语里得到一些启发,似乎不无可能,郭业山干脆就挑明问一问有无这种可能。

    “嗯,业山,你真打算推荐沙正阳?”

    石国锋微微蹙起眉头,手指轻轻搓揉着太阳穴,他和郭业山关系很好,郭业山真的提出来这个想法,他也需要认真掂量一下。

    “你可要考虑清楚,可能性有多大,我没有把握,虽然现在中央提倡干部年轻化,但沙正阳也太年轻了吧?做出了什么成绩?就因为他负责了这项专题活动?”

    “不,石部长,不仅仅如此。”郭业山似乎是在斟酌着什么念头,一时间还没拿定主意。

    他的确在考虑沙正阳的前途问题。

    之前他一直认为沙正阳要马上担任副科级领导干部好像有点儿不大可能,但是和石国锋一交流,才觉得自己好像走入了某个误区。

    自己好像只把沙正阳当成一个普通的大学毕业生了,可沙正阳事实上是前县长曹清泰的秘书下来的,这个身份很重要。

    虽然很多人都觉得沙正阳是被朱伟忠挤出县府办的,但这都是不能宣之于明面上的东西,完全在于领导的观感。

    而且根据郭业山的观察了解,沙正阳与曹清泰的关系根本就不想贾国英和石国锋所认为的那样差,什么曹清泰对沙正阳很不满意,纯粹就是朱伟忠在那里有意诋毁。

    郭业山甚至怀疑如果不是曹清泰现在不太方便,只怕曹清泰很有可能会把沙正阳想办法调到市委办。

    不管沙正阳未来如何,郭业山相信这颗珍珠始终要闪光的,自己现在把他推荐上去,成与不成也是自己的一份心意。

    得让人看得到,只要跟着自己干,好好干,自己不吝推荐上去提拔重用,甚至可以破格提拔,这是作为主要领导体现自己能力,树立绝对威信的一个最重要的方式。

    现在南渡镇也还有那么一两个想要竞争副镇长的候选人,但是都不太入得了郭业山的眼。

    像镇社会事务办主任褚友亮,和孔令东走得很近,镇农办主任熊晨很受樊文良的看重,实事求是地说,这两名干部也不错,但是如果要和沙正阳比起来,无论哪方面,沙正阳都显然更合郭业山的胃口。

    “那你说说沙正阳还有什么不得了拿得出手的成绩?”石国锋把把身体靠在藤椅里,微微放松一些,随意的道:“我知道你欣赏有文才的人,但这只是一方面,实在不行,你可以把他提拔成党政办副主任不就行了?提副镇长,难度不小不说,而且他这个情况,也会招来很多质疑的。”

    “石部长,我们镇上有一家红旗酒厂您应该知道吧?”郭业山似乎想通了什么,语气也轻快起来。

    “嗯,知道啊,我知道这家酒厂原来效益还行,我还喝过红旗大曲呢,味道不错,但这两年好像就不行了吧,怎么,垮了?”

    石国锋也不意外,这两年乡镇企业生生死死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也就是在合金会信用社里撂下一大堆烂账,也不知道日后怎么来收拾,可发展乡镇企业又是目前符合政策潮流的,还得要鼓励。

    “垮了,一年前就垮了,都开始破产清算了,但欠债太多,总计好几百万,信用社和合金会那边都喊吃不消了。”郭业山脸上越发轻松,这让石国锋很是诧异,这家伙怎么这种表情?

    “业山,企业经营不善,垮了也很正常,总结经验教训,搞企业还是要有善于经营的人才才行,不是谁都能胜任,你们镇上在考虑企业负责人的时候也要谨慎,认真筛选。”石国锋注视着郭业山的表情变化。

    “是,后来因为红旗酒厂差两个村不少钱,就抵给了两个村,沙正阳正好和我一起挂点其中一个村,沙正阳没去半个月,就让两个村的干部相信他能胜任这个酒厂,……”

    郭业山的话头被石国锋打断,“等等,业山,你是说沙正阳说动了两个村,呃,让他来负责接手这个酒厂?嗯,看你这表情,好像沙正阳还把这企业给救活了?”

    **********

    第七更送到,请兄弟们月票支持沙正阳进步!白天还有三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