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百四十二节 走出阴影
    沙正阳笑了笑,“才子,你想说啥?”

    “你知道我想说啥!”冯子材眼睛中犹如武侠小说中所写那般“精芒毕露,气华自现”,身体微微前倾,语气也变得有些炽热,“你我两兄弟继续合作,再弄它个十本八本出来,好好捞他一大把!”

    “这么有底气?”沙正阳斜晲了对方一眼,一脸淡然。

    “嗨,正阳,我告诉你!走之前,那个家伙告诉我,第二本出来之后立即给他打电话,他先预定了!如果不是我还要征求你的意见,我就把他的五千块钱订金都收了!”说起这事儿,冯子材立即眉飞色舞,“那家伙说,他做过这么多年书了,对自己眼力很有把握,我们这本书肯定好卖,说只要是这一类的,他都全包了,价格好商量!”

    沙正阳相信冯子材的话,的确这本叫《谍海迷踪》的书,虽然是通俗小说,也有很多血腥暴力和悬疑色彩,但是混杂了当下各国时政、毒品和黑帮这一类时髦玩意儿,很能吸引人。

    “那你打算怎么做?”沙正阳爱答不理的低着头,整理着拿回来的文件资料。

    “不是我打算怎么做,而是我们俩该怎么做!”看见沙正阳这副不来气的模样,冯子材就气不打一处来,“正阳,醒醒吧,你都下乡镇的人了,还琢磨那么多干啥,挣钱要紧啊,不趁着现在这股风,咱们多捞一把,还等什么?没准儿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呢。”

    “才子,你说的没错,现在趁着这股风,咱们的确能多捞一把,可你觉得这股风能盛行多久?咱们能不能一直这么干下去?”沙正阳悠悠的问道。

    沙正阳的话把冯子材给问得迷糊起来,他挠了挠自己一头杂乱的长发,弄得更乱,不解的问道:“正阳,你啥意思?你想说啥,我咋就听不明白了呢?”

    “我的意思是你觉得写书这活儿,咱们能继续多久?”沙正阳正色问道。

    “呃,三五年,不,一两年总没问题吧?”冯子材期期艾艾的道:“再说了,咱们也可以一样根据流行风尚来写啊,我觉得你对这些风向的把握很精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

    “嗯,估计两三年都没问题,但终究会过去,你就只打算在这上边挣点儿钱,没其他想法?”沙正阳继续启发道。

    “其他想法?”冯子材有些焦躁起来,下意识的又开始挠头,“正阳,你别给我这么阴一句阳一句的说话行不?我没你脑袋瓜子里那么多弯弯绕,你想说啥,赶紧!”

    “我的意思是写书,这不是长久之计,我看你这写上几本书,估摸着你的心就野了,怕是再让你回去教书,教你的本行,你还有兴趣么?就是现在让你马上回去教书,你还干么?”沙正阳反问道。

    冯子材怔了一怔,一时间没有说话。

    沙正阳问到了关键问题,自己现在回去教书,愿意么?

    以前面对一班学生,教授自己最喜欢的语文,肯定是自己最乐意的,但现在呢?

    是啊,正阳说得没错,自己心野了,别说再写几本,就是这一本书下来,自己心都野了。

    现在让自己去备课,写教案,恐怕真的难得静下心来了,但让自己去翻阅查找雷霆带回来的那些港澳台的各种杂志资料,自己却是精神十足,一上手写书,一口气能写上八千一万字废寝忘食。

    “怎么,是不是觉得有些难以抉择了?”沙正阳微笑着丢给对方一支烟,自己也点燃一支,然后把打火机递给对方,“这才几个月时间,你的心思就发生了改变,那我呢?经历了那么多事情,能不变么?”

    “嗯,正阳,你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恐怕我自己真的难以沉下心来安安心心去当一个好老师了。”冯子材先前的兴奋和喜悦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沉郁,“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继续当这个体育老师,混日子,然后把心思放在写书上?我都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沙正阳也清楚这样一个选择摆在冯子材面前的确太让人难以抉择了。

    这个年代要丢下一个铁饭碗可不简单,不说自己能不能过心理关,单是家里人的坚决反对就是一个坎儿,若是冯家知道是自己撺掇冯子材不要工作了,只怕真的要打上门来呢。

    “好好想想吧,不过你说的事情,我们还可以先继续,嗯,只不过我没有那么多精力了,顶多再帮你写一本大纲和开头,……”沙正阳摇摇头,叹息了一声。

    “不行,最起码你得帮我写两本大纲和开头,另外日后你还得帮我策划一下,把把关,花不了你多少时间,少睡两小时觉就出来了。”一回到这个话题,冯子材立即就恢复了清明,断然道。

    被冯子材斩钉截铁不容反对的态度弄得只能摇头苦笑,沙正阳也知道这家伙现在心里还没底,估摸着也还得要这么一两本书帮他树立起信心才敢单独操作。

    不过话说回来,以冯子材现在见识阅历,写点儿细节还行,但大架构恐怕还真的欠缺一些火候,得多琢磨两本之后,才能让这家伙明白一本书的立意和布局该如何来架设。

    “嗯,我抽时间吧。”无奈之下,沙正阳也只有答应下来,“不过才子,你也需要好好琢磨一下下一步你自己的打算了,是不是就打算这样在学校里耗下去,教体育当然清闲,可能一直这么混一辈子么?”

    “正阳,你不是想让我辞职吧?”冯子材狐疑的看了沙正阳一眼,“难道我一辈子就靠写这个为生?万一写不出来了,或者写出来的不受欢迎了怎么办?有个饭碗端着,好歹一个月也有两三百稀饭钱啊。”

    “但你想过没有,越是抱着这种有后路的心思,你就越不敢踏出这一步,你想想,那个来买我们书的家伙这一趟挣了多少钱?恐怕起码是我们的几倍吧?”沙正阳循循善诱,“一年他只需要做成这么一遭生意,够他吃好几年了吧?你就没想过干脆自己写,自己弄?”

    “自己弄?”冯子材吃了一惊,不敢置信,“我哪有这个门道?”

    “谁是天生就会就懂的?你二叔在文化局,你比他们那些人肯定起点要高一些吧?我也没让你现在就马上钻进去,但是下一本出来,你可以不可以就以跟踪监督有没有被压了印数,看看自己一本书到底有多受欢迎为由,就跟着跑一跑,看看他们的运作流程,就能大略知道了。”沙正阳很平静的道。

    “不要想得那么神秘复杂,买书号其实不难,许多出版社都卖书号,关键是你要和一些渠道广泛的书商建立起联系,他们能在第一时间就把你的书给推出去,前提是你的书的确符合读者胃口,能够让他们赚钱。”

    沙正阳耐心的鼓励让冯子材心思也开始慢慢活泛起来,的确,如果自己能写书,再来自己运作,其中利润就要大得多,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但值得去花心思。

    冯子材走了,临走之前丢下了两万块钱。

    本来冯子材是打算自己留一万五,二万五归沙正阳,但是被沙正阳拒绝了。

    见沙正阳态度很坚决,冯子材也知道沙正阳的性格,也没多说,点点头就走了。

    沙正阳这才躺在床上梳理着种种,想着事情。

    按照沙正阳的想法,冯子材既然能写书,喜欢写书,现在出版还算放得比较宽松,那么如果他自己能够运作,冯子材完全可以尝试去搞一家文化公司。

    先期可以搞写作出版,后期可以试水诸如创作文学剧本乃至广告这一类的业务,印象中,影视文娱产业的起步也就是九十年代,而且很多都是从文化行业和广告行业开始试水起家的。

    现在正处于一个创业者蓄势待发的草莽时代,无数牛人都是在这个时代开始脱颖而出,沙正阳觉得没理由冯子材不敢去试一试,哪怕是真的不成功,起码也不枉闯荡了一遭。

    沙正阳觉得这几个月来自己是无比的充实,几条线的事儿全面展开,一样都没撂下,而且还干得有滋有味,关键是自己还很享受这种感觉。

    看见身畔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在不断的充实和成长,他们有些是前世自己的亲朋好友,有的是昔日的领导上司,还有的是前世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现在他们的人生都因为自己而发生了改变,而且是向好的改变,这份感觉真的很让人心旷神怡。

    沙正阳发现自己甚至有些淡忘了让他刻骨铭心的那段感情,虽然想起仍然有些难以割舍,但白菱的印象似乎有淡化的迹象,这让沙正阳自己都感到吃惊。

    难道自己也是一个薄情寡义心性凉薄之人,怎么才过去一两个月,自己就再无复先前那种混合了痛楚和愤怒的感觉了呢?

    或者说事业真的是治疗一个男人感情创伤的最佳药物?

    想到这里,沙正阳既觉得不可思议,但却能意识到自己似乎真的在发生变化。

    前世三年才从阴影中走出来,现在却只用了三个月,这变化是不是太大了一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