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百四十一节 面临的抉择
    “收购东泉酒厂?”郭业山皱起眉头,“你觉得收购东泉酒厂能弥补你们东方红酒业的产能?是不是杨文元这个家伙给你施加压力了?”

    沙正阳笑了起来,连连摆手,“不,不,郭书记,你误会了,收购东泉酒厂是我和董国阳、胡文虎厂里几个技术人员研究之后的结论,东泉酒厂和红旗酒厂的各方面情况较为相似,……”

    详细介绍了个中原委,郭业山才算是释怀,不过还是叮嘱沙正阳:“正阳,你们也别步子跨得太大,小心……”

    小心扯着蛋,沙正阳差点儿就补上一句,瞬间反应过来,刹住话头,“郭书记放心,我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只是现在时机难得,错过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不得不激进一些。”

    “你知道激进就好,我就怕你是年轻人脑子一冲动,就忘乎所以了。”郭业山终于稳定了下来,开始以南渡镇的一把手来思考问题,“嗯,既然你这么有把握,我就不多说了,估计你们现在在资金上也不会有多大问题,工行看到你们资金往来流水,估计要贷款也不是难事了,那现在镇上这么困难,你看……?”

    沙正阳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郭业山莫名其妙。

    询问原因,沙正阳才把早上孔令东的话语也复述了一遍,郭业山也有些尴尬,恼火的道:“这个老孔,比我还心急,不过他这个出发点就是错误的!他当镇长都不先考虑年底镇上干部职工的工资奖金,就知道搞享受,简直莫球名堂!”

    “郭书记,镇上有困难,东方红酒业也有镇上一股,该支持肯定要支持,不过下一步酒厂还要继续做大,投入很大,这一点我也和高杨二位书记谈过,他们也很支持我的想法。”

    沙正阳字斟句酌,郭业山不是孔令东,他需要求得对方的理解支持,“但镇上如果的确有需要,酒厂会力所能及的给予支持。”

    郭业山其实也就是要对方一个态度,他刚才听到了对方下一步计划,也知道现在正是东方红酒业最关键的时候,镇上当然不能拖后腿。

    “嗯,正阳,你能理解就好,当然,镇上也不是不讲道理,肯定会大力支持东方红的发展。”郭业山对沙正阳的态度很满意,这个年轻人真的很成熟,比起同年龄人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沙正阳又把曹清泰关于专题活动的一些情况给郭业山说了,郭业山立即竖起了耳朵。

    比起东方红酒业的发展来,这才是他最感兴趣的东西。

    如果黄书记真有可能到南渡一行,那简直就是两个概念,对于郭业山来说,可以说是最大的认可,在仕途发展上也会成为超乎寻常的助力。

    “正阳,曹主任真的这么说的?”郭业山开始踱起了方步,脸色也是微微潮红,哪怕这种可能性不大,但是只要有一丝一毫,他都不会放弃,甚至要想尽一切办法来促成这种可能性变成现实。

    “郭书记,曹主任是这么说的,但是他也说了,只是有这种想法,但具体如何,真的不好说。”

    “唉,如果县里把点设在我们南渡就好了。”郭业山想了一阵,最终还是收拾起了情怀,摇摇头:“我们努力做好我们自己的工作吧,不奢求,但如果真的有这种事情,咱们也得要拿得出像样的东西来应对。”

    沙正阳心中也是感慨,这就是各自所处的角度不同,看待问题的不同。

    企业搞得再红火,效益再好,大概在郭业山心目中都不及上级领导的认可高看更重要,但是郭业山却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企业发展到连市委领导都要侧目而视的时候呢,作为这个企业的缔造者,又会带来什么样的光环加持?

    对于自己来说,这的确是一道不好解的难题,毕竟那需要时间,同样也有各种可能。

    现在自己面临的局面,调市委办和搞好东方红酒业这个抉择,却可能会很快摆在眼前,孰重孰轻呢?

    ***********

    “正阳,搞定了!”刚吃完晚饭,一阵自行车铃铛响,紧接着门外就是架自行车的声音,然后就是冯子材急如风火的脚步声。

    “什么搞定了?”沙正阳没好气的瞥了对方一眼,然后靠在床头上,这段时间是他工作以来最繁忙的阶段,几乎是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甚至有时候是两三样事情同时压在自己肩膀上,让自己应接不暇。

    “嗨,你说啥搞定了?当然是小说出版啊。”冯子材狠狠的瞪了沙正阳一眼,“我花了不少心思才算是把这事儿敲定,我二叔替我找人牵的线,开始人家还不乐意来,最后好歹算是来了,看了之后立马就开价,嗨,不是我吹,……”

    见冯子材又要开始滔滔不绝,沙正阳赶忙打住:“停,一句话,最后谈成多少钱?”

    “四万块!”冯子材意气风发,但又压低声音,深怕被别人听见了,“我废了不少口舌,讨价还价,最早对方只出两万块,我坚决不同意,要价六万,好说歹说才说到四万块,现金交易!”

    看见眉飞色舞的冯子材,沙正阳心中也暗叹。

    小说他审过,质量和吸引度绝对没问题,按照他的设想,这本书卖个五六万块钱没有一点问题。

    以那些书商神通广大的本事,印上二三十万册是很轻松的事情。

    像这种书,走买书号的渠道,印出来成本也不过一块多一点,但如果卖得好,三块钱一本也没有问题,就算是走量大,估计也能卖到两块左右,也就是说书商就只需要拿到书号,排版付印,一两个月内就可以轻松赚上一二十万。

    哪像自己和冯子材这样玩笔杆子的,含辛茹苦熬更守夜,花上几个月时间才能弄出来一本,还得要反复修改完善,万一没人看上,还真的就成了自娱自乐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本书能拿到四万块也算是很难得了,毕竟这是第一本,以冯子材的谈判技巧,能达到这个水准,也是超水平发挥了,没准儿还是人家书商知晓冯子材他二叔的这层关系,才愿意多给上一万块。

    沙正阳当初评估的最低价还只有二万到二万五千块呢,冯子材能拿到四万块,已经是超出预料了,这起码相当于冯子材接近十年的收入了。

    “嗯,这个价格也不错了。”沙正阳没有打击冯子材的积极性。

    冯子材也一屁股坐在沙正刚的床上,压抑不住兴奋道:“妈的,这钱也来得太容易了,虽说辛苦熬了三个月,但值得啊,四万块,咱们俩一人一半,两万块顶我五年收入了,太特么刺激了!我拿到钱时,一整天都没睡着觉,也不敢和别人说,连家里人都不知道,我二叔都不清楚我找书商干啥。”

    一人一半是最早二人说好的,虽然钱看起来不多,尤其是在经历了酒厂在三湘市场上的突破,货款动辄以十万计,所以沙正阳并不激动,但是这钱却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私人的,意义又不一样。

    关键在于马上汉钢的货车处理时间就要到了,这一段时间蓝海和朱一彪都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就等着自己这边给个准信,

    雷霆给自己来了准信,他舅舅已经去打了招呼。

    因为是要采取拍卖的方式,价高者等,但事实上之前真正能进入到最后竞购的,基本上就是把车都给包圆了,类似于日后的围标。

    目前有意要购车且已经搭好了线的有两家,一家是津县人,姓杨,个体户,如无意外,就应该是二十年后的津县首富杨国福了,历史车轮仍然如惯性般的转动,杨国福还是被推到了这一历史车轮的印痕中。

    还有一家是本厂的子弟,买主的三叔是汉钢的副厂长,如果他真有意要买,恐怕无论是杨国福还是沙正阳这边估计都没戏。

    好在也正是因为有这个家伙的参与,原本汉钢只打算处理掉六台车,现在增加到了九台,两台黄河,三台东风,四台老解放,其中有两台东风和一台黄河的成色车况都还不错。

    “还不错?这特么已经是天价了好不好?”对于沙正阳如此轻描淡写的“诋毁”自己的讨价还价功绩,冯子材愤愤不平的道:“你去弄不好就最多三万块,我敢打赌!”

    “行,行,你谈判专家,全靠你才能让你我两兄弟发这样一笔大财,好了吧?”沙正阳最怕冯子材化身话痨,“四万块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你准备干点儿啥?”

    “还说多不多?正阳,你工作一年挣到五千块没?”冯子材不屑一顾的撇了撇嘴,“我知道你现在搞酒厂,过手钱不少,可那是集体的,你工资也不多拿一分,嗯,出差有补贴没?有多大意思?再怎么做也是帮集体,不过干好了,你们南渡镇会不会考虑给你安个什么办公室副主任这一类的一官半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