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百四十节 “顺”来的“和氏璧”

第一百四十节 “顺”来的“和氏璧”

    回到党政办,沙正阳仍然有条不紊的打开水,打扫清洁,整理办公室。

    一口气消失了一个多月时间,让镇上的干部们都对沙正阳突然间又陌生了起来,沙正阳不得不花了一个小时时间来和这些干部们沟通交流,让他们明白这一个月自己在忙些什么。

    当然关于东方红酒业和红旗酒厂的情况,沙正阳也只能泛泛而谈,让大家明白酒厂的确有了起色,但是至于到了什么情况,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红旗酒厂这段时间不断有大型货车进出拉货却是瞒不了人,这也证明了红旗酒厂的确有了起色这一事实。

    “正阳,这么说酒厂情况的确好转了?”简兴国古板的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我也听说这段时间红旗酒厂那边挂了东方红酒业有限公司的牌子,大门也粉刷一新,是像有点儿新气象了。”

    “也谈不上什么新气象,这厂子弄开了,总得要生产吧?生产出来的酒总得要卖出去吧?”沙正阳也叹了一口气,“酒厂欠账还是太多了,光是利息都吃不消,如果再不想尽一切办法卖出去,那就真的只有破产了。”

    “嗯,所以钱就得要花在刀刃上,别听一些人在哪里瞎咕道。”简兴国的脸上露出一抹厌恶和不屑,很显然他之前是听到了孔令东和沙正阳的对话:“你当厂长,就得要有自己的主意,别耳根子软。”

    沙正阳心中感激之余也有些感慨,简兴国就是这脾气,见不惯的就要说,郭业山对他还算信任,可如果郭业山走了孔令东当书记,简兴国就难熬了。

    “谢谢简主任关心,我知道怎么做。”沙正阳也不多解释,简兴国可以硬骨头,他不行,不说酒厂日后和镇政府关系,就是他自己也要考虑自己的未来,而且有时候适当的妥协并不代表就没有原则了。

    真要买一辆车,对简兴国他们来说意义不大,肯定是郭业山和孔令东他们专座,连樊文良和余宽生他们都未必能捞着坐,所以他自然反对。

    但若是年底镇政府没钱发奖金了,若是孔令东建议让酒厂借二十万来把大家奖金按照最高标准来发,估摸着简兴国就要举手赞同了。

    所以屁股决定立场,沙正阳能理解。

    “对了,正阳,郭书记一直在问专题活动的情况,这项工作一直你在抓,但这段时间你一直出差在外,所以既然回来了,你恐怕得好好把这事儿在梳理梳理,万一县里石部长或者市上督导组来问,咱们也得要拿得出东西来。”简兴国还是比较维护自己党政办的人,所以有事说事。

    “嗯,简主任放心,我这两天就要到全镇跑一圈,把那几个点的情况再落实一遍,保证不出纰漏。”沙正阳把胸脯拍得当当响。

    没有哪个领导喜欢推三阻四讲条件的下属,不管能做到哪一步,起码你态度要端正,就算是日后真的有什么问题,那也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领导不是傻瓜,自然也分得清楚是你没用心做,还是客观条件限制无法做到,总把领导当傻瓜以为可以糊弄的人,往往都是最蠢的傻瓜。

    郭业山来得很晚,到办公室时已经是十一点过了。

    沙正阳在第一时间就赶到了郭业山办公室,把酒厂的情况作了一个简明扼要的汇报。

    在郭业山面前,沙正阳就没有太多避讳,谈到了目前酒厂回款的销售收入已经达到了四百多万,还有两百万估计也会在一个多月内陆续到位,也提出了明年东方红酒业在三湘市场的销售目标是一千五百万。

    郭业山在倒抽了一口凉气之余,赶紧去把办公室门关上,喝了一口茶水,尽量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才有些不敢置信的道:“正阳,你给我撂实话,这四百多万回款里边有多少水分?”

    郭业山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这短短一个月,东方红酒业就能收回了相当于红旗酒厂往年极盛时期的销售额。

    哪怕前几年白酒价格偏低,经历了1988年通过膨胀之后各样物资价格都有一个飞涨,但是一下子就卖出了六百万的酒,四百多万货款,就这么打到了酒厂账户上,他还是不敢相信。

    他下意识的觉得沙正阳是不是为了在自己面前挣表现,想要博得自己的信任,才要出此下策,此风不可长!

    见郭业山不肯相信的模样,沙正阳也知道的确这个反差太大了。

    前半年酒厂濒于破产,后半年,准确的说就是那个两三个月时间,酒厂就起死回生,而且大火特火,关键是酒还是那些酒,人还是那些人,嗯,就多了一个他沙正阳,怎么可能就来了一场翻天覆地的巨变?

    “郭书记,千真万确,真金白银,没有一分水分,四百三十八万货款已经打到了东方红酒业的账户上,我们是在县工商银行开的户,您若是实在不信,下午我可以带您去核实。”沙正阳脸上仍然是那份温润淡定的气色。

    郭业山眼睛珠子死死盯着沙正阳,似乎要看透眼前这个被自己从县府办“顺”来的家伙,难道自己不但是真的捡了一块宝,而且还捡到了一块“和氏璧”?

    “那你们在三湘的广告宣传投入了多少?”郭业山做了一个深呼吸,让自己稳定了一下情绪,这才问道。

    “和‘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演唱会合作总计投入了接近四十万,包括在电视、报纸上的宣传,另外我们还用于我们东方红酒业品牌的宣传投入了大概在二十万左右,估计到年底还要投入接近二十万左右。”沙正阳的语气没有一丝波动,“另外可能也会在这一波活动结束之后,我们还要在三湘选择一些重要的渠道商进行合作,包括渠道建设,以及必要的返点,估计也会有三十万左右的投入。”

    郭业山默默一算,再度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就相当于已经砸进去和要砸进去的就要达到一百一十万,就算是六百万的货,这利润下来还能有多少?

    这简直就是用钱在在砸市场啊。

    “正阳,你们这么烧钱一样的营销,呃,能持久么?我的意思是说,明年这样的销售势头能保持么?”郭业山忍不住问道。

    “郭书记,营销投入是必要的,每年的营销开支都需要列支,当然刚开始打市场时肯定投入会更大一些,后期维护虽然是长期投入,但就是细水长流了。”沙正阳耐心的解释,“但明年初开始我们还会在几个省采取同样的方式来合作开拓市场,投入只会更大。”

    郭业山算是明白了,东方红酒业既然走上了这条路,既不可能再停下来,只能一直走下去,但看到沙正阳气定神闲的气势,郭业山心里也踏实不少。

    “那么需要我做什么?”这就是郭业山最大的优点,知道自己对企业经营方面不精通,就直接问核心问题。

    “郭书记,您作用大了,如果没有您那位同学的招呼,估计老崔他们不会和我们合作,另外老崔他们的演唱会也不可能这么顺利的就成行。”沙正阳先恭维了一下,见郭业山面露不喜,这才赶紧道:“后续的合作,恐怕还需要您的帮助,……”

    “你把我那位同学的帮助夸大了,他的为人我清楚,如果是超出原则的,他绝不会打招呼,他肯定也是了解了情况认为可行才会出手。”郭业山摆手,“既然他可以打招呼,说明是原则范围之内的事儿,那就没问题。”

    “但他帮了大忙却是客观事实。”沙正阳点点头,“我想代表公司利用春节去拜会一下,您看……”

    郭业山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最好不必了,他这个人很谨慎,你搞这些虚头滑脑的东西,反而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我会给他打个电话以示感谢,邀请他有空到咱们汉都来做客。”

    见郭业山这么说,沙正阳也知道像自己这种乡镇企业冒昧去拜会肯定不合适,如果是国企,也许就没啥问题了,这就是身份差异啊。

    “你也不必担心,后边有啥事儿,你给我说,我会给他打电话,只要能帮上忙,他不会推辞。”郭业山也给沙正阳宽了宽心,“对了,酒厂现在状况这么火爆,外边知道具体情况么?”

    “具体情况只有我和宁月婵等几人清楚,连高杨二位书记都不清楚,这也不敢乱说,咱们厂里还差外边欠债那么多,都要来要账,酒厂也吃不消啊。”沙正阳摇摇头,“另外也还有一个事儿要想郭书记汇报一下。”

    “唔,你说。”郭业山见沙正阳这么郑重其事,知道不是小事。

    “东方红酒业为了下一步的发展,打算扩建,但是扩建的产能短时间难以实现,所以只能兼并,所以我们打算把东泉酒厂收购了。”沙正阳点点头,“这事儿我和高杨二位书记都通过气了,他们二位都同意,所以才来向郭书记汇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