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一百三十六节 产能,野心

第一卷 第一百三十六节 产能,野心

    杨文元也清楚沙正阳所说在理,你干不下来,或者本身就是那种偷奸耍滑的角色,也想要在里边吃混糖锅盔,那肯定不行,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哪里都一样。

    把双方的底线划出来,其实也就意味着东方红酒业兼并东泉酒厂的事情大框架确定下来了,剩下的只是资产、负债的清理,然后最后来谈收购价格问题了。

    其实红旗酒厂这边早就对东泉酒厂的情况进行了一个摸底,除了债务情况不清楚外,资产其实都摆在明面上的。

    东泉酒没啥名气,本身也主要是以出售原酒为主业,所以不存在什么无形资产,主要资产就是土地、厂房、窖池和仓库以及设备,另外还有相当大一部分原酒。

    回来沙正阳是连家都没有回就直接到了酒厂。

    送走了高杨二人,沙正阳这才开始正式履行他作为东方红酒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兼红旗酒厂厂长的职责。

    公司办公室重新物设了两个人。

    一个是宁月婵的堂妹宁月凤,只比宁月婵小一岁,但相貌却和宁月婵不能比,说眉清目秀都算是夸奖了。

    不过这女孩子却很聪明伶俐,高中毕业之后没考上大学,居然还去市里边找了一家计算机培训班学会了打字,正宗的王码五笔。

    本来是想借这门技术要去外边打工,但因为才结了婚,丈夫在开拖拉机,不愿意她离家,所以这才来了酒厂办公室。

    一番考察之后,沙正阳发现这女孩子挺机灵,能说会道,这一点倒是和宁月婵有点儿相像,再加上肯学,还会打字,简直就是天生的搞办公室的料子,所以沙正阳就毫不犹豫的把她安排在了办公室当主任。

    “沙总,这是上个月的生产进度情况和库存情况。”宁月凤一口气就递了一大堆报表资料,不动声色的观察着沙正阳的表情。

    沙正阳这一走就是一个月,除了财务那边的事情办公室不管,其他事情都归总在办公室,也把宁月凤累得够呛。

    虽然不清楚财务那边的情况,但是看财务那边一个个眉飞色舞几乎隔天就要往县城里银行跑的情形,再加上酒厂加班加点,灌装出来的酒更是被排在厂里的货车连更晓夜拉走,也就能知道酒厂今年情况可能要翻身了,所以整个酒厂的职工一个个都是浑身是劲。

    沙正阳虽然不是搞企业出身的,但是好歹前世也当过一段时间的老总,所以对这些报表并不陌生,而且现在这些报表还相当粗糙,远不及二十多年后企业报表的那么规范严谨,但了解一个大致情况却是绰绰有余了。

    花了十多分钟把报表看完,宁月凤又把厂里生产情况做了简单介绍,具体详情还得要老董和老胡他们才能说得清楚,不过看样子应该没啥问题。

    没几分钟老董和老胡他们就到了,免不了就是询问三湘那边的情况,沙正阳简单做了介绍,但并未具体谈及销售数额,这个数据目前还不能外泄。

    好在老董和老胡都是心明如镜,自然知道这是要防着镇上伸手,所以也都不多问,对他们来说管好生产就行,只需要知道销售很好就足够了。

    “董工,胡工,东泉酒厂的情况如何?你们评估一下我们接手东泉酒厂的话,要花多少时间能彻底把东泉酒厂纳入我们东方红酒业,让其成为我们的一部分?”

    沙正阳没有避讳宁月凤,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相信大家都能看得到目前厂里的欣欣向荣局面,这种情况下他们这些厂里的骨干如果都还不能和自己一条心,那自己做人就太失败了。

    一听到说要兼并东泉酒厂,董国阳和胡文虎都来了精神。

    事实上在前几年红旗酒厂极盛时期的时候,就打过兼并东泉酒厂的主意,两人都甚至还去考察过东泉酒厂。

    只不过那时候东泉酒厂也还过得去,另外东泉酒厂的负债一直也很高,红旗酒厂这边的兴趣不是很大,所以这事儿也就搁下来了。

    现在白酒市场竞争越发激烈,红旗酒厂半年前也是濒于破产,而东泉酒厂也好不到哪里去,只不过这一遭红旗酒厂摇身一变为东方红酒业,咸鱼翻身了,而东泉酒厂依然如故,就真的是兼并东泉酒厂的最佳时机了。

    “正阳,是时候了,东泉酒厂其他各方面条件都不差,像它的窖池比我们这边规模还大,情况也不错,生产厂房和设施破旧了一些,但都无关大局,而且还有大量库存原酒,主要是去年和上半年粮食涨价而他们的原酒又卖不起价格,今年鲁酒企业来我们汉川购买原酒的数量有比较大的下滑,像它们这种主要靠外销原酒的企业就比较困难了,省内竞争很激烈,东泉酒没什么名气,比红旗大曲都差的远,所以才会出现这种状况。”

    一说起压并购东泉酒厂,董国阳和胡文虎都来了精神,在他们看来,东泉酒厂虽然名气小,效益差,但是主要还是因为负债太大,每年银行和合金会利息都不是一笔小数目,加上纯粹的原酒生产利润薄,这才举步维艰。

    而实际上东泉酒厂原酒生产规模比红旗酒厂更大,更为重要的是东泉酒厂因为窖池的地质条件和红旗酒厂这边基本一致,加上胡文虎本身就是从东泉酒厂出来的,他84年到87年就一直在东泉酒厂担任技术指导,东泉酒厂也就是在他手底下完成了技术改造升级和扩建,只不过时任外聘的厂长胃口太大,一味扩张规模,忽略了品牌建设,导致东泉酒厂规模膨胀却又效益不佳,债务也越来越大,直接拖垮了东泉酒厂。

    所以从本质上来说东泉酒厂的原酒风格和红旗酒厂原酒基酒风格相差不大,只需要做适当勾调,就能达到所需的要求,在这一点上胡文虎是最有发言权的。

    现在东方红酒业在三湘打开了市场,从长远来看就面临着产能严重不足的局面,而白酒行业和其他行业不一样,原酒基酒的酿造都需要一个时间过程,哪怕是现在红旗酒厂这边启动厂区扩建和窖池新建,那也需要一两年才能完全投入使用并发挥效益,这对于急于借这股东方来占领市场的东方红酒业来说是难以接受的。

    ****

    加入书单,给个好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