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一百三十二节 差异化竞争

第一卷 第一百三十二节 差异化竞争

    沙正阳下意识的挠着头,思考着,连宁月婵进来都没有发现。

    “正阳,谈得差不多了。”宁月婵脚步很急,一进来就兴冲冲的挥了一下拳头,以示兴奋之情。

    作为一个职业女性,宁月婵仍然随时保持着衬衣加西裤或者套裙的模式,只是鼓腾腾的胸脯实在太过傲人,乳白色的衬衣里透露出一抹淡绿的文胸颜色出来,疾步而来那两团微微起伏,颠起一波乳浪。

    沙正阳一时间也为之失神,但迅疾抢在宁月婵发现之前收敛了起来。

    这段时间两人几乎天天都是在一起研究商量,虽然耳鬓厮磨,但是实在是二人都忙于工作,从未念及其他,甚至连沙正阳都下意识的把对方当成了一个同性,完全忘却了最初那一见面时的惊艳。

    一直到今天接到了曹清泰的电话,才把沙正阳从繁重的工作中拉回来,让他意识到自己的身份,也让他意识到自己也许会走上另一条路而离开东方红酒业。

    此时思绪顿时散发开来,骤然遇上宁月婵进来,也让他有些心旌动摇。

    “妥了?”

    “差不多了,有你给出的大架构,又有这次合作的圆满成功,大家都有继续合作的意愿,所以能让一步大家愿意,所以明天就可以签约了。”宁月婵满脸的兴奋,“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在甘省和晋省复制我们这一次在湘省的成功了。”

    “各地情况不尽一致,我们不能抱太高的希望,但是我觉得甘省问题不大,但晋省有汾酒集团,估计是一场硬仗,但无论如何我相信都还是能有所斩获的。”

    沙正阳很自信,“我们瞄准的细分市场是他们没有注意的,更有针对性,而且汾酒的香型也和我们的不一样,这也是差异化竞争的优势所在。”

    “那就好,说实话,在此之前,我真的心里没底,来星城这段时间里,几乎每天都失眠,睡不好觉。”

    宁月婵接过沙正阳递过来的水杯,就是一杯白开水,坐在沙发里,似乎还在回味着这一个多月来种种经历,犹如在一场幻梦中,而且就真正成功了。

    事实上在沙正阳娓娓道来把整个宣传推广的全套战略浮现在宁月婵面前时,宁月婵就已经折服了。

    她不知道沙正阳脑袋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点子想法,她也不相信这是沙正阳在全興酒厂的打工经验所得,否则为啥毛国荣会一样对沙正阳的这种种构想佩服得五体投地?

    “现在呢?”沙正阳身体仰靠在沙发里,含笑道。

    “到现在我都还觉得自己在梦里,晕晕乎乎,每天早上起来,都要好好花几分钟时间来冷静自己,告诉自己这是真的,但还要继续。”

    宁月婵爽朗的笑了起来,丰润的嘴唇咧开来,雪白的牙齿不是那种细米银牙,但却白得耀眼,惑人心神。

    “这还只是我们的第一步,相信未来我们东方红酒业会更好。”沙正阳也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十月下旬的长沙仍然有些热意,秋老虎的威力不可小觑。

    “月婵姐,等两天我可能就要先回县里了,这边恐怕你和毛哥要多操心,毛哥是老销售,但是来我们厂时间不长,而且他路子也比较野,你得要把好关,别出事。”

    “啊?你要回去了?”宁月婵吃了一惊,略略画了一点儿淡妆的嘴巴张成一个o字型,下意识身体前倾,“镇上有事?不是高书记和郭书记说好了么,这段时间你的主要精力都是抓酒厂的工作啊!”

    化妆也是到了长沙之后毛国荣给宁月婵的建议,开始宁月婵还有些抵触,但是最终毛国荣说服了她,告诉她这不仅仅是爱美那么简单,而是对客户的一种尊重,不必联想太多。

    “月婵姐,你担心什么?怕自己应付不了?”沙正阳宽慰对方道:“你这几天不是干得很好么?说实话,我也就是能出出主意,真正要落实到如何来具体做,比你和毛哥都差远了,连何维也不比我差多少。”

    “正阳,你也别谦虚了,别的不说,能想出这么多东西,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宁月婵嫣然一笑,似乎觉得坐得有点儿不得劲儿,把丰臀微微向沙发里边缩了一点儿,让自己背可以靠在沙发上,双腿并拢,灰白色的亚麻布包裙被内里丰臀绷得紧致笔挺。

    “我们也是在你指点下才入门,连毛哥都一直赞叹不已,老说你在全興酒厂的时候简直看不出来。”

    “行了,别夸了,再夸我就不知道姓啥了。”沙正阳顿了顿,显然也是经过深思熟虑。

    “这边已经基本上正轨了,我打算后天回去,月婵姐可以再呆一段时间,你和毛哥商量一下,可能毛哥还需要在这边呆到年底去了,甘省和晋省那边,可以让何维先带人去打前站,他在星城这边搞了这么久,怎么做也轻车熟路了,也该出师去独当一面了。”

    “那是不是太急了一点?”宁月婵迟疑了一下,但是随即又展眉道:“嗯,也该出去闯一下,何维还是很肯学的,不如再让他跟着毛哥两个星期,让毛哥再系统性的教一教他,然后再去兰州。”

    “这样也可以。”沙正阳想了想,“月婵姐,你也要考虑在现有的人员中选一选苗子培养的事情了,何维不错,但是我看毛哥招了几个人虽然业务很熟悉,但是太油了,毛哥可能控制得住,但日后毛哥如果不在这岗位上了呢?会不会出问题?如何从企业制度和体系上来解决问题,你恐怕都要考虑了。”

    宁月婵一下子就有些急了,杏眼圆睁,“正阳,你说这话什么意思?莫非你就要丢手了不成?那绝对不行!若是你要丢手,那我也不干了,我也干不下来!”

    “我没说现在就要丢手,但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沙正阳正色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我这么说也是未雨绸缪,提前有个准备总没坏处吧?”

    ******

    继续努力,求加入书单,五星评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