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一百三十一节 两难
    倒不是说沙正阳贪恋这个位置不想让位,实际上他就一直在培养三个人,宁月婵、毛国荣和高柏山。

    宁月婵接触了这么久,沙正阳还是比较了解了。

    这女人真的是****,既有容颜,奶更大,性格虽然直了一点,但说开就好,而且不记仇,错了马上就能承认错误并改正,学习能力也极强,举一反三触类旁通的悟性很高,甚至让沙正阳都有些嫉妒。

    更难的是这女人知恩善报,明确了自己的主导地位之后,便很热情的协助自己工作,甚至是很有点儿唯自己马首是瞻的感觉,这也让沙正阳很满意很得意。

    没有哪个男人不以征服女人为荣,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上,甚至在精神上征服带来的愉悦感会更强。

    尤其是像宁月婵长得与沙正阳前世年轻时候的yy的对象宁静极像,虽然不算是特别漂亮,但却更有味道,《阳光灿烂的日子》那部电影哪怕是过了二十多年,沙正阳脑海中一样有几幅图景清晰如故。

    自己在东方红酒的营销上所表现出来的种种让宁月婵和毛国荣都佩服得五体投地,宁月婵更是觉察到了自己想要把她培养起来的意图。

    这让她既忐忑又欣喜,忐忑的是怕她自己承担不起这样的重任,辜负了沙正阳的期望,欣喜的是她自己的努力得到了沙正阳的认可和肯定。

    没有哪个企业家是天生的,都是通过无数摸爬滚打熬炼出来的,之所以他们能成功无外乎他们是熬过了失败的风口,或者重新站立起来罢了,而后者的几率更小许多。

    现在宁月婵和毛国荣都刚开始进入状态,自己还需要带这二人一段时间,或者说指导二人,把战略方向确定下来,现在就要调回市委办,那无疑会让这个计划的执行力大打折扣。

    “主任,我大概还要一段时间,这边局面刚稳定下来,另外我也还要去一趟燕京,商量下一步在甘省和晋省与老崔他们合作演唱会的事宜。”沙正阳委婉的解释道。

    “你这中间就没有间隙时间么?”曹清泰有些不悦,“你必须要回来一趟,待一段时间,黄书记可能会在近期要到银台,南渡的工作做得不错,我想找机会让黄书记也可以到南渡看一看你们的专题活动开展情况。”

    “哦?那黄书记能到东方红酒业看看么?”沙正阳立即来了兴趣。

    这绝对是一个十分正面的宣传机会,如果黄绍棠到东方红酒业考察调研,那这个消息虽然不能立即正面对市场产生多大反应,但是却能对相关的部门和单位产生正面影响,比如银行和工商、税务、公安等部门。

    搞企业不容易,之前沙正阳并没有太多感触,但摸到这个酒厂才算真正体会到了其中酸甜苦麻辣。

    前世中他虽然在企业里也干过老总,但那种地方融资平台式的国企本身就没有太多市场经济的基因,纯粹就是靠土地的行政垄断和财政支持来为政府的规划服务,说实话,根本不需要多少能力和技术含量,当然这个能力是指市场经营能力而非人脉关系和体制内的协调运作本事。

    从一接手开始的资金筹措,债务处理,人事管理,后勤保障,营销运筹,这种种单纯的事务倒也罢了,最困难的还是和那些个条条块块上的职能部门打交道,随便哪个小干事给个脸色,做个套路,都能弄得你白跑好几趟,而且还半句冤都不敢喊,否则你付出的代价会更大。

    如果有市高官亲临企业考察一趟,那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曹清泰从电话里就能听出沙正阳的兴奋劲儿,不由得哭笑不得:“正阳,你现在真的是以厂为家了么?被这红旗酒厂看得这么着紧?连调回市委办这种机会都不在乎了?”

    “不,不是,主任,你也知道这段时间我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如何搞活这个酒厂上,花了太多的心血,现在看着有了起色,这份感觉您应该能体会到。”沙正阳赶紧解释,“如果黄书记要来南渡,东方红酒业肯定是绕不过去的一环,那我尽快回来。”

    “你这小子,这么势利!”曹清泰笑骂了一句,“那就抓紧时间,厂里的事情你可以交给别人嘛,别事必躬亲,学会适度放手才是正确的工作方式。”

    挂了曹清泰电话,沙正阳才慢慢沉静下来。

    三湘这边已经渐入正轨,他本来也该回去了,只是需要和老崔团队那边进一步协商兰州和太原的演唱会事宜,才耽搁了下来。

    因为这两场演唱会时间相隔很近,这也就意味着在兰州和ty市场造势酝酿需要马上开始跟进了,否则两边市场几乎是同时开始造势启动,人手和资源都有些不足。

    也幸亏三湘这边销售火爆,已经有大量回款回来,在资金上反而不虞了。

    如果自己能回市委办,无疑是在仕途上的一个巨大进步。

    在市委办工作,担任副科级甚至科级干部不是难事,对于自己前世中担任过市委办主任的角色来说就更简单了。

    再有曹清泰的提携,他有信心一年之内解决副科,三年之内解决正科,五六年之内就有望往副处级位置上奔。

    可是留在南渡呢?沙正阳琢磨着,一两年内解决副科,也就是弄个副镇长肯定没问题,沙正阳有这个自信,凭借这东方红酒业的成功以及带来的优势,这不是难事,但要再上一级就有难度了。

    基层中论资排辈情形很突出,不像在市委办里,起点高,位置多,一个正科乃至副处就不那么显眼,而在乡镇这一级甚至县里,一个实职正科就很招人眼球了,更别说副县级了,那更是无数人需要打破脑袋来争的。

    但这只是一方面,沙正阳很清楚随着明年邓公南巡之后,市场经济扩大到整个社会领域,那么资本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大。

    掌握着东方红酒业这个吸金利器,他在南渡甚至银台都可以获得更大的影响力和支配权。

    资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消权力的影响,达到一定级数,甚至可以超越。

    就像不久以后褚时健的玉溪卷烟厂一样,别说yx市,就算是滇省面对都要好好考虑一下。

    后世的腾讯、阿里巴巴以及华为和万达一样也具备了这样影响力,前两者是资本和互联网这个特殊基因带来的话语权,而后两者一个是技术加产业链,另一个这是纯粹的资本以及与资本挂钩的地方财政带来的影响力了。

    这可真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

    求加入书单,给个五星评分,给点有内容的建议和意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