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九节 进步?
    “所以,郭书记,我请求党委政府能考虑红旗村和东方村以及酒厂的实际困难,让小沙尽可能的多留一些时间在我们这边,嗯,哪怕是镇上有意要选小沙当副镇长,我知道小沙是县里下来的,就算选上副镇长,我觉得也可以兼任酒厂,噢,不,东方红酒业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嘛,镇上不是还有股份么?让小沙兼任工业公司副总经理不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来负责酒厂工作了么?”

    高长松的话让郭业山心中微微一动。

    对方的服软让他也是颇为得意。

    不管怎么说,沙正阳也是在自己手上用起来的,虽说外界传言说曹清泰对他不太待见,但事实证明这是谣言,曹清泰对沙正阳的看重只有自己才清楚,否则凭什么会给沙正阳点拨关于专题活动的事宜?

    朱伟忠这厮一辈子就玩点儿这些小把戏,耍弄点儿小心思,有意混淆是非让别人以为沙正阳真的连县长都不满意,弄得天怒人怨,他才把对方弄下乡镇的,真是可笑。

    不过沙正阳选副镇长这件事情倒还真是有些可操作性,不过当然不可能是今年,是明年年底。

    沙正阳已经是预备党员了,到明年就转正,虽说副镇长没有硬性要求必须是正式党员,但是正式党员肯定比不是党员或者是预备党员好一些,而且也可以留一年时间给自己再考察考察对方。

    至于说工业公司任职的问题,那都是小事,一纸文件而已。

    以沙正阳现在的状态,肯定轻而易举的就能俘获红旗村和东方村两个村的代表。

    加上高长松和杨文元在周围几个村的干部中的影响力,郭业山甚至觉得不用镇党委去做什么工作,沙正阳恐怕就能当选副镇长。

    哪怕他年龄是个问题,但现在不是提倡干部四化么?

    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都被沙正阳占齐了,至于革命化,沙正阳都是共产党员了,这革命化自然也当之无愧了。

    “老高书记,正阳才来咱们南渡不久,工作现在看起来的确不错,不过年轻人不能捧得太高,还得要好好打磨打磨,老高书记你也要多帮助他进步才对,在酒厂工作的事情,短时间内镇上不会调整,但有些专项工作如果需要他,也只是临时借用,这您也要理解,今年专题活动很重要,镇上这事儿也定在他头上,……”

    “嗨,郭书记,镇上那么几十号人,就缺了小沙就玩不转了不成?”高长松有些不悦的仰起头,打断郭业山话头,“专题活动我知道很重要,前期小沙也做得很好,我这个老头子不也被你们指挥得团团转么?让我干啥就干啥,让我去给学生们讲课,我就去讲课,让我去镇上搞宣讲,我就去宣讲,小沙你们就放过他吧,酒厂事情太多,……”

    “好好好,老高书记,瞧您这脾气,我说了,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让小沙耽搁厂里的事情,如何?”郭业山也有些无奈,这个老革命脾气太大,连县高官都敢顶,他这个镇上的党高官就更不用说了。

    “嗯,郭书记,那可就一言为定啊,酒厂效益好了,我和老杨也商量了,不会让镇上吃亏,除了该镇上的利润分红外,村上也会给镇上一些支持。”高长松语气很笃定,显示自己绝不是开玩笑。

    “行了,老高书记,我说了的话,一样作数,村里镇里都是一家人,说这些太见外了。”郭业山摆摆手,“市里边领导下个月可能要来县里检查督导工作,万一走到咱们南渡,你们给我把场面撑起,别掉链子就行。”

    “放心,别说市里边领导来,就是中央领导来,老高一样该干啥干啥,该说啥说啥,不过郭书记放心,不会让你难做。”高长松很耿直的表了态,也让郭业山放下了心。

    郭业山就怕高长松在领导面前横生枝节,弄得镇里边下不了台,自己这个书记就难做了。

    “不过郭书记,小沙真心不错,我上个星期到齐书记那里去坐了一会儿,听他说起干部年轻化是大趋势,既然小沙郭书记也认为表现很好,又是县里下来锻炼的,老彭的年龄要到了吧?怎么就不能让小沙接替?”

    高长松还有些不依不饶,“古代都有唯才是举这一说,怎么到了我们共产党执政了,就还必须要论资排辈了不成?”

    郭业山哭笑不得,他也不知道沙正阳怎么就把高长松弄得这么好,居然不遗余力的帮他摇旗呐喊起来。

    他当然也愿意扶沙正阳一把。

    只是沙正阳才来南渡,名义上是下乡镇锻炼,但内里人都知道沙正阳是被朱伟忠撵出来的,到年底也不过半年时间,你居然要推荐沙正阳担任副镇长,你这不是公然打朱伟忠的脸么?

    高长松不了解或者说不在乎这个,但他这个镇上的书记却不能不考虑这一点。

    高长松嘴里的齐书记是县委副书记兼纪检书记齐云山,齐云山和高长松是一个部队,只不过高长松转业时,齐云山才参军,有这层关系,加上高长松又是省市两级的党代表,所以也不时到齐云山办公室去小坐。

    “老高书记,你说的事儿我记下了,不过您也别抱太大希望,老彭弄不好还得要再坚持一年半载,我知道您关心正阳,可是咱们也得要将讲求一个合理公开的程序不是?”郭业山耐心的劝解:“正阳是很不错,但不错也不代表他必须要在某个位置上才能干好,他现在啥也不是不一样干得安好?”

    这一路走下来,高长松都在为沙正阳摇旗呐喊,弄得郭业山都有点儿吃不住劲儿,只能含糊其辞的应对。

    不过郭业山也意识到随着红旗酒厂,也就是东方红酒业的复兴,的确也让沙正阳在红旗村和东方村赢得了很大的声望。

    整个南渡镇十个村,不过两万人口出头,红旗村和东方村是最大的两个村,人口加起来超过五千人,占到了四分之一,高长松要吆喝一声,沙正阳要选副镇长还真不是啥问题。

    *********

    再求5000票!加入你们的书单,让老瑞更前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