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六节 即兴发挥,多才多艺

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六节 即兴发挥,多才多艺

    “好了,正阳,该你上场了,让老崔歇歇!”后台传来声音。

    “注意,第一首《花房姑娘》,就按照你的风格来,没必要去忌讳什么,更不必像老崔的风格去靠拢,越是有自己的味道,才越能让大家感觉到不同。”

    沙正阳笑着点点头:“梁哥放心,我也模仿不了崔哥的风格,只能按照自己的感觉来瞎吼,保证和崔哥风格迥然各异。”

    “嗯,得有点儿自己的东西才行,不过你小子心不在这上边儿,只能当玩票了。”走过来的梁哥也笑了起来,“至于那首《沧海一声笑》,说唱味道更重,那就更是只能由你自由发挥了,连老崔和我都想看看你这风格现场观众们的反应呢。”

    “得嘞,您和崔哥就瞧着吧,反正我就是以路人甲,乐呵乐呵就行。”沙正阳心态放得很宽松,反正他就是一凑趣的,让老崔歇一口气润润嗓子。

    “我也不是专业选手,博得一笑或者一阵掌声都算成功,三湘人民还是很热情的,湘女多情更是有名,没准儿还能赢得哪位美女的青睐呢?我可是很期待呢。”

    “你小子,外人不知道还你以为是tj卫的人呢,这么能贫嘴。”梁哥拍了拍沙正阳的肩膀,“差不多,该上了,看你这气势,还真有点儿不憷啊,有点儿范儿。”

    伴随着一阵轻快的音乐声,一身简单无比的t恤外加牛仔裤的沙正阳带着一个站在了后台边,很轻松的和乐队几个熟人打了个招呼。

    沙正阳这才不紧不慢的戴上一个类似于《蒙面歌王》中的彩色玻璃纸剪纸面具,只把鼻梁以上的上半截遮住,留住了鼻孔以下的下半部。

    这也是沙正阳和老崔商量出来的一个点子。

    如果直接上,大家见是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人,肯定热情会降低,可是如果直接介绍自己的身份,那显得商业味太浓,所以就这样半遮半掩,唱完再说,让大家被自己这种特殊的rap风格所惊奇时,最后推出自己的身份,这样效果应该会达到最好。

    已经一口气唱了一个多小时的老崔终于举起了手,像台下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台下喧嚣狂暴的呼喊声终于慢慢平息下来。

    “下面我会请出以为特邀嘉宾来为我的这一场演唱会助阵,可能很多朋友会问,这位嘉宾是谁,是不是老崔以往的那些老朋友们中一个,呵呵,这个问题暂时保密,但唱完之后,我会倾听大家的感受,然后再来宣布答案!有请!”

    伴随着一阵音乐声响起,沙正阳一阵小跑而入,脸上风格夸张凌厉的彩色玻璃图案在灯光的映射下显得魔幻气息十足,一下就吸引住了台下的观众们,呐喊声顿时大了起来。

    “呃,三湘的朋友们,兄弟姐妹们,不必大费心机的去猜了,刚才崔哥其实是在误导你们,你们永远猜不出来我是谁,但是猜不出来我是谁不重要,只要听完我唱的歌,你们就会明白,其实我和你们一样,都是崔哥的拥趸,一样热爱着他,热爱着他的音乐所要表达的生活,……”

    连沙正阳自己都不明白,怎么自己这一上台,陡然间之前还有的一点儿小忐忑便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澎湃的激情和沸腾的热血,整个年轻的身体一下子就完全回复到了真正的从前,让他忍不住想要仰天长啸,来宣泄内心的情绪。

    伴随着舞台音响师的一个ok手势,一连串的音乐骤然响起,沙正阳立即半眯着眼睛进入了状态。

    按照排练所准备的,一曲《花房姑娘》,前半曲是韩磊版的,后半曲是rap版本的,算是变化的风格。

    “我独自走在你身旁,并没有话要对你讲,……”清冽纯正的声音一出来,伴随着悠扬的伴奏,立即就引来了台下一阵口哨声和呼唤声。

    沙正阳的嗓子还过得去,尤其是现在还没有经过烟气的侵蚀,而唱法也能称得上业余水准中比较靠谱的。

    虽然无法和专业相比,但是在伴音的交融下,在这种环境下,其实很难评判出好坏来,这也是沙正阳之所以敢上台的重要原因,如果是在录音室里,高下立判,他就不敢去献丑了。

    一曲韩磊版的《花房姑娘》迎来了真正掌声和呐喊呼哨,尤其是沙正阳模仿着韩磊的种种动作姿态和老崔的风格截然不同,也是引来无数的尖叫声。

    曲风骤然一变,吴亦凡版本的《花房姑娘》重装登陆,沙正阳的风格遽然一变,有些近似于吴亦凡的动作出场,但随后又加了一些说唱风格更浓厚的动作。

    应该说这种风格的唱法在国内还算是一个尝试,正因为这是一个尝试,许多人并不喜欢,甚至难以接受。

    但是对于老崔的歌迷来说,年轻人接受新生事物的能力远比想象的更强,尤其是考虑到这是老崔隆重推荐并作为特殊嘉宾上台的,自然也能让大家沉下心来琢磨品鉴一番。

    所以当沙正阳的第二遍说唱风格《花房姑娘》结束时,先前有些稀疏的掌声又重新炽烈起来。

    如果说沙正阳的《花房姑娘》只是让台下的普通歌迷听众们下意识的对比其余老崔的唱腔有何不同,让一些资深歌迷和爱好者开始琢磨沙正阳的说唱风格时,那么当第二首用琵琶大鼓捣腾出来的《沧海一声笑》就真的太带感了。

    尤其是其间的说唱词调,本身汉川和三湘相邻,在言语腔调上就多有相通之处,这一透出浓浓汉川风味的说唱词儿一出来,再加上正宗国语却有着浓浓粤语风情的唱腔,立马就引起了台下的阵阵轰动。

    当沙正阳两曲终罢,老崔过来揽着沙正阳的肩膀,笑意盈面,面向台下喊道:“怎么样,我这位小兄弟唱得怎么样?”

    “好!”

    “再来一首!”

    此起彼伏的喊声把沙正阳吓了一大跳,他可没有多余的东西可供再来,再来就只有丢脸出丑了。

    ********

    新的一周,也是新书最后一周,求一万票支持上榜!感谢兄弟们一路以来的支持,上架后,老瑞会努力爆发回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