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节 组建班底
    “这么说还是有愿意和我们合作的渠道商嘛。”沙正阳坐在宾馆里的床上,情绪似乎半点没有收到坏消息带来的影响,反而是兴致盎然。

    宁月婵对沙正阳的“渠道商”这一说法很是有些新奇感。

    在她看来酒厂需要打交道的客商除了糖酒公司,也就只有一些私人批发商。

    而这个渠道商这个说法似乎就囊括了国营的糖酒公司和个体户,意味着是把国营糖酒公司与私营个体户摆在了一个层面上,而且看得出来沙正阳对私营个体户更感兴趣。

    “嗯,就是几个个体户,前期他们在看了我们与老崔他们的合作意向计划之后,又看了我们前期设计的一些海报,觉得有搞头,认为可能会吸引到一些年轻人对精品东方红感兴趣,所以才愿意观察一下。”

    宁月婵似乎黑瘦了一些。

    沙正阳知道自己算是罪魁祸首之一。

    把这样繁重的一个前期市场调研和开辟任务交给这样一个女子,的确有些残忍。

    但是他感觉到宁月婵似乎乐在其中,而且也看得出来,宁月婵虽然黑瘦不少,但是精气神却是格外健旺,很有点儿要挑战极限的感觉。

    “现在呢?”沙正阳接过何维有些狗腿的递过来的一瓶怡宝,这年头全国性的水品牌还不多,怡宝纯净水算是一种。

    “现在随着老崔要开演唱会的气氛升温,他们兴趣增加了不少,就看这一批造势能不能起来了。”宁月婵也是信心十足,“不过我看没问题,我们海报和广告宣传还没有起来,一旦起来,绝对能引燃消费者的热情。”

    渠道商、消费者这些词儿都是宁月婵从沙正阳那里学来的,原来用批发商或者客人,现在改成了渠道商和消费者,但不得不承认,后者覆盖性更广,定位更准确,同时也意味着东方红酒业变得更加正规。

    “是啊,月婵姐让我专门跑大学周边,岳麓山那边我几乎天天都去,那边大学生很多,我从他们的话语里就能听得到他们对老崔的演唱会十分期待,现在我觉得差不多了,可以上广告和海报了。”

    何维也是热情满满,年轻人干劲十足,尤其是对感兴趣且能实打实看到成效的事情更是不遗余力,这段时间他在宁月婵身边,也帮宁月婵分担了不少压力。

    “毛哥,你那边呢?”沙正阳把目光投向另外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是沙正阳从原来全興酒厂挖过来的一名销售骨干。

    从一正式接手红旗酒厂之后,沙正阳就专门跑了一趟全興酒厂去找毛国荣。

    沙正阳在全興酒厂打工时就一直跟随着毛国荣,毛国荣对省内的市场很熟悉,而且对渠道商心理十分了解,很擅长和渠道商打交道。

    但毛国荣不属于全興酒厂的正式职工,而是招聘来专门销售人员,原来还在五粮液酒厂干过一段时间,正因为如此沙正阳才会壮着胆子去挖毛国荣。

    但毛国荣还是很果断的拒绝了沙正阳。

    毛国荣从来没有想过沙正阳一个毛头小子大学生居然会当上一家乡镇酒厂的厂长,也从未考虑过自己会沦落到要到县份上的一家乡镇酒厂去打工。

    虽然他在全興酒厂因为身份编制原因始终难以进入销售管理人员的核心圈层,但好歹待遇还是不错。

    不过沙正阳的百般纠缠还是让毛国荣有些意动,尤其是承诺会给他一个销售科副科长,并享受绩效奖,或者就是俗称的提成奖之后,他就有些动心了。

    而当沙正阳拿出关于与老崔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演唱会的宣传规划以及半遮半掩的关于在新品瓶型和包装的上的一些思路之后,毛国荣就真的怦然心动了。

    作为一个老销售,他当然清楚消费者受众面细分化的趋势。

    年轻消费者喜欢什么样的酒,精壮男儿喜欢什么,而那些中年油腻男又喜欢什么,这是从年龄阶段来划分,都各不相同。

    还有就是从职业、地域以及消费层次来划分,如果将几者结合起来,就可以划分为零零碎碎的十多个群体,而这些群体的消费倾向都有区别,有些是可以重合,有些则不能兼顾。

    沙正阳的表现颠覆了他的认知,他简直无法相信怎么才一年多时间不见的沙正阳就有如此绝才惊艳的表现,他甚至怀疑沙正阳是不是只是表面的傀儡而真正的角色另有其人。

    但沙正阳随后来和他的沟通交流彻底折服了他,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之前是看走了眼,或者说是沙正阳就是一条潜龙蛰伏渊中,一待机会就风云化龙。

    几番沟通下来,沙正阳和毛国荣约定,如果东方红酒业真的能拿下与老崔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演唱会合作方案,那么他就辞职跳槽到东方红酒业担任销售科副科长,并保留升任销售科科长的可能。

    因为沙正阳有意让宁月婵暂时以东方红酒业副总的身份兼任一段时间销售科长,毕竟毛国荣对红旗酒厂来说是个新人,对酒厂产品、市场和风格也不太熟悉,还有一个过程。

    如果在湘南市场打开之后,也可以以此为由将其提拔到销售科科长位置上来,免得有人说闲话。

    本来沙正阳是有意要把毛国荣留在汉都与自己一道去跑本地市场的,与自己一道去汉都,但是毛国荣却觉得本土市场待到老崔演唱会结束后再来跑也不迟,毕竟他对这边市场还是有些人脉资源的。

    他想利用湘南这一次的突破来借机介入和熟悉工作,为日后大展手脚打好基础,所以沙正阳也就同意了他与宁月婵一道来长沙打前站。

    宁月婵揽总,何维主要跑市场分析调研摸底,而毛国荣则主要负责打通渠道商。

    “刚才宁总都说了,情况有好有坏,不过就我个人来看,还是比较乐观的,毕竟像我们一家外省企业骤然进入湘南市场,又不是诸如八大名酒这一类的大型酒厂,品牌度几近于无,纯粹是市场拓荒,人家没有直接把我们拒之门外,已经是看到我们汉川酒整体牌子强势而酒的品质也的确过得了硬的面子上了。”

    毛国荣进入状态很快,凭借着在全興酒厂的多年工作经验很快就赢得了宁月婵的尊重。

    当然他的情商也不低,知道像东方红酒业这种股份复杂,尤其是大股东是红旗村而宁月婵又是村干部的情况下,对宁月婵的尊重更能赢得对方的支持和认可。

    而且宁月婵的工作能力和态度也的确值得自己尊重,所以两人搭档也迅速默契起来。

    **********

    加入书单,给点儿有内容的建议书评,谢谢支持,如无意外,会是4月1日上架,请兄弟们多包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