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一百一十九节 切入
    一夜无话,接下来几天沙正阳仍然是忙的不可开交。

    伴随着酒厂的生产进入正常,接下来就该是销售的问题,宁月婵带着何维几人已经奔赴长沙开始前期的市场调查和营销。

    不管情况如何,肯定会有一些渠道会被打通,一些经销商会加入进来。

    国营渠道不行,那么就私人渠道,也就是规模大小,进货多少,压款时间的条件而已。

    沙正阳对宁月婵这方面的本事还是比较信得过的。

    本地市场基本上都是宁月婵这几年带着人一手一脚打出来的,虽说因为各方面因素现在本地市场萎缩了,但主要还是因为红旗酒厂自身的原因,和宁月婵的能力无关。

    汉都是本地酒厂都绕不过去的大市场,但有全興这个巨头坐镇,还有茅五剑压身,其他各县都还有不少酒厂,大家都只能力拼中低端市场,市场竞争很激烈。

    但再激烈也得要去拼,这是根基所在,起码银台这块市场要要力保,然后再向周邻县份拓展,而涪岗、昭阳、安襄等地市就是红旗酒厂原来的传统市场,那么更要着力深耕。

    在宁月婵离开汉川赴长沙之前,她已经花了一个星期时间把这些地方挨个跑了一遍,重新去拜会了原来的渠道,疏通了过往关节。

    接下来沙正阳这个东方红酒业的总经理也要有选择性的找几家较为重要关系较为密切的糖酒公司或者个体批发大户坐一坐,这也是应有之意。

    除了这事儿外,新型酒瓶和新包装也开始定型生产,这边酒厂也就开始正式进入调试灌装,这也就意味着新的东方红酒业要开始踏上征程了。

    第一炮能不能打响,就要看随后这三个月的战况如何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项工作就是和全省公安机关关于半公益性的广告制作。

    在沙正阳看来,这也是一个崭新的尝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一点可以让东方红酒业在省内激烈的竞争市场上闯出一条蹊径。

    这一手如果换到二十年后,如当年江小白打市场时在各家饭馆排档里铺天盖地的那种纸质宣传画或者廉价塑料招贴,再辅之以各类风格软文宣传语。

    或俏皮,或小清新,或萌意十足,或发人深省,总而言之,那么招人眼球哪么来,一下子就让江小白站稳了市场。

    而现在东方红酒业要复制的也就是这一招。

    只不过这一招沙正阳考虑的是先从与公安机关的合作公益性海报招贴宣传开始,然后再长沙那边取得成功之后,再来再两省乃至后续老崔演唱会可能要去的省份市场上进行全面铺开,相互造势,相互影响。

    一口气跑了涪岗、昭阳、安襄三个地市,沙正阳分别去拜会了三地公安系统的领导们,因为有省厅张副厅长的电话先行沟通,所以这初期的接触并没有什么难度,也主要就是征求他们在宣传语和宣传广告形式方面的一些意见,以便于为下一步开始推开时做准备。

    后续的准备事宜,沙正阳就交给了这几天一直跟着他在跑的高柏山了。

    高柏山对沙正阳的表现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他越发怀疑自己的人生是不是走错了路。

    究竟是重点大学学习了四年的原因,还是因为跟了一位县长当秘书的历练缘故,让高柏山觉得沙正阳无论从哪方面表现出来的成熟老练睿智大气,都远胜于自己这个当了那么多年兵,又回来在村上打磨了几年的角色。

    对酒瓶新外型和新包装的设计,尤其是那些各种风格的段子语言,与各家企业关于采购物资的谈判,同各地公安机关领导交涉时的谈笑风生,与渠道商们共谋打开市场时的相见甚欢,这涉及到诸多层面和方面,沙正阳的表现都让高柏山自惭形秽之余也是叹为观止。

    他无法想象像沙正阳这样一个比自己还要小好几岁的新嫩角色,怎么就能如此驾轻就熟的处理这些事务,这简直让他有些怀疑人生。

    可以说这一两个星期里是高柏山有生以来最充实的一段时间。

    他跟着沙正阳从关联企业到广告公司,从公安机关到渠道商,眼睁睁的看着沙正阳和这些人从陌生到熟悉,不卑不亢的气度风范,有理有据有节的谈判技巧,都让他经历了一场深刻的洗礼。

    他觉得几年所得未必有这两个星期的所获,也让他明白沙正阳把他带出来走这一趟的意图。

    同时他也意识到为什么宁月婵和何维在从燕京回来之后就对沙正阳的态度截然两样,应该是这一趟燕京之行沙正阳用他的表现折服了他们,使得他们认识到沙正阳正在走着一条正确的道路上,所以才会如此。

    而宁月婵不是一个能被轻易折服的人,这一点高柏山也很清楚,沙正阳却做到了这一点。

    9月5日,沙正阳终于踏上了前往长沙的火车。

    事实上他很想乘飞机过去,前世习惯了飞机和高铁动车,再要坐这种慢吞吞摇摇晃晃的绿皮车,他真心不太习惯了,而且在时间上也浪费,只是现在还处于草创的筚路蓝缕期间,起码的表率还得有。

    抵达长沙当天,宁月婵和何维就给了他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坏消息是湘南这边的酒水经销商对东方红酒不是很热心,态度也是爱理不理。

    虽然宁月婵他们已经相当努力的去跑市场,但是效果却不佳,只能说把最粗略的市场渠道建立起来了,而真正愿意接受铺货的批发商也不过寥寥十余家。

    哪怕是卖后结账,许多酒水商仍然不太愿意进货,而在体制内的糖酒公司则更是态度冷漠,无一例外的回绝了宁月婵他们的要求。

    好消息是老崔的演唱会气氛已经开始起来了,尤其是许多高校里学生们都知道了老崔要来开演唱会,所以热情高涨,连带着非高校的年轻人也一样对此格外期待,这是沙正阳他们最乐意见到的。

    借着这个合作的由头,宁月婵他们也找到了几家酒水商,他们也都表现出了愿意合作的意愿,但是效果究竟如何,他们还需要评价。

    ***********

    加入书单,五星评分,有内涵内容的书评,多给些鼓励!

    推荐一本书:《吹神》,简介:“吹牛逼系统发现宿主,绑定中,请稍候……”

    听着脑子里冰冷的机械音,系统加身的张小剑一脸懵逼:“啥系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