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一百一十五节 分手还是朋友

第一卷 第一百一十五节 分手还是朋友

    “你什么意思?”朱澈勃然大怒,自己小弟替自己张目,这个时候他得要扛住。

    “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你们这桌人太霸道了一点,吃饭就好好吃饭,我们大家都吃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冒出个疯子,一下子把屏风扯开,然后对着一桌子饭菜喷口水,你说我们还怎么吃?这桌饭你们把账结了好像不冤吧?”

    被沙正阳不阴不阳大大方方的揶揄调侃弄得脸一红,朱澈也知道自己小弟刚才的行为有点儿过了,换了个脾气火爆的,可能上来就得揍你。

    你凭啥一下子就把正在吃饭一桌人屏风扯掉,还在那里大放厥词,唾沫横飞,谁都难以忍受。

    朱澈一窒。

    这行为似乎的确有些不太妥当,就算是自己这桌人对老板的安排不满意,那也是老板的责任,和在这儿吃饭的客人没关系,把人家屏风掀了,那的确是有点儿挑衅的味道。

    不过就因为这个,要让自己把他们那桌帐结了,这说法也太过了。

    朱澈也不示弱:“哟,给不起钱?没问题啊,没带钱说一声,帮你们付了也没啥。”

    “不是给不起钱,我们也不需要谁帮我们付,这桌饭菜被你们喷了半天唾沫,谁吃?”沙正阳态度很坦然,一副很正经八百的探讨模样,“要不,我在你们那桌也喷点儿口水?”

    被沙正阳一句话给怼了回去,朱澈他们这桌的饭菜已经上来了,这要真被沙正阳去喷一嘴,哪怕就是做做样子,恐怕大家都没脸吃下去了。

    沙正阳的话把朱澈脸都挤兑得胀红起来,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击对方。

    己方失礼且无理在先,人家当然可以和你理论,自己这边又不是一群犯浑耍赖的人,还真不好就这个问题争论下去。

    一桌饭前当然没啥,可是这么给了,那不但显得己方理亏,而且关键是在白菱面前就丢了份儿。

    作为一个男人,最怕的就是在自己心仪的女人面前丢份儿。

    可如果不理,对方真的来个人大模大样的在自己这一桌面前叽哩哇啦喷一阵,那就更丢脸了,可以说走不是,不走也不是。

    要动手,对方那几个人很显然不是善于之辈,而且这多半是人家的地头,闹腾起来,起码眼前亏是自己这边吃定了,那也不合适。

    白菱看到沙正阳时,心中就是微微一怔,一种很奇异的感觉油然而生。

    这种感觉在上一次见到前男友时就已经有了,但这一次却更加浓烈。

    前男友不太喜欢和外人交际,印象中他接触最多的也就是那几个高中同学,而在县政府工作一年时间,似乎也没有几个同事与他相熟,参加那种同事间的交际活动更少,更多的时候都是和自己在一起。

    男朋友在乎自己,喜欢和自己在一起,这本来是好事,说明男友心中有自己,可是如果一个男人年纪轻轻,尤其是给县长当秘书,却这般表现,不能说不求上进,但起码也只能说表现平庸了。

    在哪行务哪行,变了泥鳅,你就别怕泥巴糊眼睛,这是汉川俗话,白菱也深以为然。

    既然你是在政府里边工作,自然也就要去努力工作来证明自己的才华能力,而证明自己的最好方式就是让组织认可,让领导看重。

    在白菱看来,求上进其实和喜欢自己根本就不矛盾,甚至正常的男孩子还更应该受到激励和鞭策才对,让心上人为自己的成绩而骄傲自豪,这才对,可沙正阳却更喜欢沉迷在二人世界里卿卿我我。

    这种甜蜜感最开始很浓,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作为社会人,更多的时候是需要生活在社会中而非二人世界,那么沙正阳的缺陷就渐渐显现出来了。

    空有那么好的机会条件,却这么白白浪费了,而白菱也曾经很委婉含蓄的提醒过沙正阳多次,可是得到的总是满不在乎和漫不经心,这才是白菱想要选择分开的主要原因。

    道不同不相为谋这句话不仅仅适合与合作伙伴或者朋友,白菱以为,在情侣之间更是如此。

    当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有着难以弥合的巨大分歧且相互之间无法为对方而改变时,裂痕乃至分手就是必然了,勉强下去也没有多大意义,到最后反而会伤得更深。

    白菱很清楚自己的性格,她是个很理性的女孩子,不会勉强自己。

    或许她也有过青春少女的爱情萌动期,偶尔也会被爱情冲昏头脑,但是热恋期一过,现实的残酷逐渐显现,她就意识到自己和沙正阳这段感情难以长久。

    她也曾经努力,试图改变沙正阳,但失败了,失望了,最终她选择了分开。

    当然理由不会那么直白残酷,只是说外边世界很精彩,自己希望不被其他所束缚,更想去闯一闯,看一看。

    但现在,她发现沙正阳的变化很大,她不清楚是因为自己与对方分手,还是因为男友被“流放”所刺激,使得男友无论是性格还是气质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上一次见面就有所感受,但是还不明显,但这一次却格外清晰,尤其是在和这个一直纠缠在自己身边展示自我的朱澈相对比,就更突出。

    “正阳,你也和朋友在这里吃饭?,峥嵘,子材,你们也在?”白菱浅浅的笑容仍然是那么清丽无俦。

    “嗯,这么巧?”沙正阳也发现了白菱身后的蒋志奇,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嗯,和单位上领导还有同事一起聚个餐。”白菱目光流动,面颊上的酒窝动起来格外动人。

    她也注意到了除了于峥嵘和冯子材是沙正阳的高中同学外,其他几个人,尤其是那个坐在正中间的车轴汉子气度沉稳,大概是另外几个人的头儿。

    白菱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先前双方的纷争,就这么浅浅两句话就将先前一切撇在了一边,而沙正阳以一副完全没有发生任何事情的模样,站起身来很是自然大方。

    “是啊,我们也是,白菱,这是铁哥,县公安局刑警队许队长,也是峥嵘的领导,这几位,乌哥,崔哥,谢哥,都是刑警队的精英,子材和峥嵘就不用介绍了。”沙正阳点点头,“铁哥,乌哥,崔哥,谢哥,这是我原来的女朋友白菱,嗯,现在也是朋友。”

    许铁站起身来,很爽快的走出来,与白菱握了握手,“你好,我是正阳的好朋友,正阳是我的好兄弟,待会儿我带兄弟们过来敬你们一杯酒。”

    许铁何等犀利的眼光和嗅觉,只是一瞄,就能从沙正阳的表现中看得出来对方对这个女孩子还有点儿余情未了的味道,所以也很大方的替沙正阳把面子撑足。

    *********

    求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