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一百一十三节 半个恩主
    “钟厂长,我们都在汉川生活了这么多年了,早就习惯了这边的口味了,不过我看你虽然来厂里没多少年,但也很喜欢这边口味啊。”朱澈的声音很轻快,“白菱她家原籍也是西秦省的,和您是老乡呢。”

    “哦?白菱,你原籍也是西秦的?可一点西秦口音也听不出来了啊。”钟厂长的兴趣一下子就被调动起来了,“西秦哪里的?”

    “钟厂长,我爸是h县的,当兵到了这边,我妈就是这边的人,所以后来转业就在这边了,我就是在这边出生长大的,当时我爸一直在部队,所以我口音基本上都没西秦口音了。”

    是白菱?

    “哦,h县啊,我是宝鸡的,宝鸡扶风的,离h县很近啊,就一百公里,汽车一个多小时就能到啊。”钟姓厂长显得很高兴,大概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半个老乡,“嗯,那待会儿我们两个老乡可要喝一杯。”

    气氛似乎就热烈了起来,其他人也都在附和着说着话。

    “钟厂长,谭部长,白菱,待会儿多尝尝这新鲜的土鳝鱼烧出来的大蒜鳝鱼,味道极佳,你们几位也多尝尝,烧鸭子就不用说了,这是这里的招牌菜。”朱澈的声音显得很轻松惬意,“钟叔,今天我私人请客,您能来参加就是最好了。”

    “嗨,小朱这么客气干啥?厂里这一次的学习任务你完成的很好,听说那边兄弟单位对你评价很高啊。”钟姓厂长口气很是托大,“好好干,钱厂长也很高兴,兄弟单位专门发来的感谢电报,替我们厂争了光。”

    “哪里哪里,全靠孙钱厂长和钟厂长你们领导有方,我不过是按照领导要求做点儿具体工作罢了,哪里都是工作,一样。”朱澈的语气里听起来很客气,但是也有些自矜。

    “唔,小朱是哪年分到厂里的,有四五年了吧?个人问题解决没有?”钟姓厂长问话似乎也有些漫不经心。

    “暂时还没有,还在积极努力。”朱澈声音里顿时柔和了许多。

    沙正阳甚至可以想象得到此刻对方的目光肯定就落在了白菱身上。

    “哦?”钟姓厂长似乎也明白过来了,或者是早就明白,这个时候才借机挑开,“我明白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嘛,年轻人谈恋爱也是大事,不能因为工作而耽误个人问题,看来我是有些官僚了啊,老谭,你们这些厂里的中层干部也应当要关心下边职工个人问题,在不影响工作的前提下,也要为他们提供必要的方便嘛。”

    “那是,那是,钟厂长说得对,我们财务部就是性别不对称啊,女同志太多,厂里也该搞一些文艺活动,来为年轻同志提供接触机会嘛。”老谭也是赶紧接上话。

    “小白也还是单身吧?”钟厂长的话音又响起。

    “是。”白菱的声音仍然很清冽自然。

    “唔,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自己去争取,小朱,该大胆追求就去追求嘛,你有追求的权利嘛。”钟姓厂长这才步入正题,“小白,小朱不错,厂里对他很看重,我看你们也很合适啊。”

    “钟厂长,我还年轻,还没想那么多,而且也刚进单位,所以想好好工作,另外多学点儿东西,暂时不想考虑个人问题。”

    于峥嵘和冯子材都听出了白菱的声音,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虽然这段时间无论是冯子材还是于峥嵘都在回避着提及白菱,看起来沙正阳似乎也并没有因为这段感情受到影响,但是二人都还是担心沙正阳没有能真正走出来。

    沙正阳的目光微动,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神色复杂,既像是在回忆什么,又有些怅惘。

    钟厂长?钟广标?这么巧?没错,真的是他。

    居然还有白菱在,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这个钟广标可算得上是自己前世中的另外半个恩主了。

    此人一直在汉化总厂工作,后来升任了汉化集团的总经理,再后来担任了省国资委第一任主任,再后来到汉都市担任市长。

    而自己那时候正担任崃城县的常务副县长,他对自己颇为赏识,只可惜他担任汉都市市长时间不长,只有三年多时间,甚至不到一届就调到华铝集团担任董事长去了。

    即便是钟广标调到了华铝集团,沙正阳依然和钟广标保持着很密切的联系,再后来钟广标担任了国资委副主任,沙正阳还专门去燕京表示了祝贺。

    刑警队几个人也都觉察到了这一点,许铁关心的望过来:“正阳,怎么了?”

    “没事儿,遇到几个熟人了。”沙正阳很淡然的摇了摇手,虽然遭遇这种情况,让他有些意外,但他已经能很好的控制自己情绪了。

    白菱已经是过去式,这一点他很清楚,但不容否认的作为男人,一个离开这个女人没多久的男人,坐在这里眼睁睁的听着对方在隔壁撩妹,尤其是对象还是自己以前的女人,他还是有些无法忍受。

    不过能在这里遇到钟广标,倒是真的让他有些感触。

    前世中他有一个半贵人,一个是桑前卫,另外半个就是钟广标。

    如果不是钟广标在汉都市长位置上呆的时间太短,或者说他能顺利接任书记,沙正阳相信自己绝不仅止于一个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主任的身份,起码也能有个副市长的机会。

    只可惜钟广标在汉都并未能站稳脚跟,他对自己倒是很欣赏,但自己却又不可能跟随他到华铝集团这样的企业中去。

    有这样缘分的遭遇,如果不做点儿什么,好像真的有点儿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前世中的这些熟人朋友似的。

    这也不是他沙正阳的风格,呃,准确的说,是重回这个时代的沙正阳的风格。

    沙正阳越来越发现自己似乎融入了两个时代的自己。

    年轻时候的意气用事和对感情的敏感细腻,与二十年后几经波澜的自己积淀下来的冷静睿智都很协调的融合在一起了,让自己这个人变得更加真实而感性。

    这让他很喜欢现在的自己。

    沙正阳在想,自己是不是该好好“搅局”一回,又该如何来“搅局”,就当做个游戏?

    历史会因为蝴蝶翅膀的煽动而改变,但向哪个方向改变,沙正阳也不确定,不过沙正阳觉得起码自己可以抢先踏足卡位,无论是结交,还是留下深刻印象,都算是先手。

    ********

    求五千票,请兄弟们有书单的请加入,老瑞需要更多的宣传!给个五星评分,多来些有内容的书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