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一百零九节 品尝
    “嗯,下乡锻炼也是好事,我现在好歹也是厂长了。”沙正阳自然知晓许铁在想什么,笑着道:“虽然没级别,但是人前人后也有人喊我厂长了。”

    许铁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赶紧招呼沙正阳入座,旁边于峥嵘已经和冯子材说笑起来,顺带也把冯子材介绍给许铁他们几人认识。

    这次酒局也没其他人,就是上次参加了堵截持枪逃犯的几个刑警队民警。

    除了许铁和于峥嵘外,还有比于峥嵘大几岁的谢华,一个工商局调到公安局的民警,还有两个老民警,老乌和老崔。

    在这次堵截战中,许铁和于峥嵘分别荣立了过人三等功,无他,许铁首先击伤了逃犯,而于峥嵘不但击毙了逃犯,而且还受了伤,至于其他三位参与堵截战的民警都获得了嘉奖。

    对于警察们来说,设卡堵截本来就是工作,但是面对对手有枪的情况下,展开枪战,不能不说他们也很难遇见。

    三等功除了一枚勋章外,就是奖励现金五百元,而嘉奖就只有一份证书和一百元现金,不过这对于警察们来说也很满足了。

    五百元相当于接近三个月工资,所以今天这一顿,自然就是许铁和于峥嵘来请客。

    现在的沙正阳和往日的沙正阳截然不同了,一上桌子,几句话就能迅速把气氛活跃起来,红旗大曲连开了两瓶,开始给桌上的人开始倒酒。

    这年头也还不兴什么分酒器或者玻璃杯,基本上都是五钱一杯的酒杯。

    这种酒杯俗称牛眼睛杯子,意思就是这杯子够大,能装下一个牛眼睛。

    而只要端起这种杯子,那都是整杯干了,所以沙正阳忙不迭要在大家酒兴起来之前,先问问大家对这酒的感受。

    “还行吧,感觉和剑南春差不多。”许铁细细的抿了一大口,慢慢回味道:“有点儿劲道,多少度的?”

    “53度。”沙正阳回答道:“乌哥,崔哥,你们觉得如何?”

    “嗯,差不多,就是那味儿,丰厚醇和,和全興有点儿不一样。”乌国方是个老酒坛子,一抿就能知道大概,一张黑脸上也露出深刻的表情。

    “乌哥是品酒高手啊,没错,这酒和全興不一样,是几种粮食混合酿造出来的,全興是一种料。”沙正阳竖起大拇指,“乌哥,你觉得味道怎么样?”

    “不错,比不上五粮液,但我觉得也不比剑南春差多少了,起码相当于绵竹大曲。”

    乌国方老家是崇山县,那里也是汉川原酒主产区,也有亲戚开过酒坊,所以对这个行业不陌生。

    “正阳,你们这酒不赖啊,咋弄的?多少钱一斤,先给乌哥打用塑料桶弄十斤来。”

    “哟,能让乌哥开口的,那肯定不一般,我尝尝。”老崔比乌国方小几岁,一听这么说,也端起杯子抿了一大口,咂了咂嘴,点点头:“嗯,的确不赖,没听说过红旗酒厂有这酒啊,以前红旗大曲和红旗头曲我都喝过,也不错,但没这酒这么醇香浑厚。”

    沙正阳咧着嘴笑了起来,心里踏实了许多。

    这是老窖里出来的原浆,通过新工艺勾调了一番,看来果然不一般。

    不过这是陈酿东方红,本身就要比精品东方红要高一档次,但达到了接近剑南春的水准,那也很不一般了。

    “那几位哥老倌尝尝这个酒。”沙正阳又把精品东方红拿出来,请他们尝一尝,尤其是让于峥嵘、谢华和冯子材尝了尝。

    精品东方红的度数要低几度,只有四十八度,但仍然是原出同窖,当然在品质上要比陈酿东方红略逊,这也主要针对的是年轻群体。

    于峥嵘他们几个喝了之后都觉得不错,比什么柳浪春、春沙酒、全興头曲、尖庄要强不少,这也更增添了沙正阳的信心。

    事实上能在汉川省内站稳脚跟的酒厂都自有一些底蕴,全省数千家白酒企业,你能打开一地市场,就足以说明实力了。

    关键在于市场的开拓,能不能让消费者接受并记住你的产品,这才是关键。

    本省白酒市场竞争太过激烈,八大名酒自然无虞市场压力,但是像二三流的酒厂就只能拼个头破血流了,所以走出去无疑是一个选择。

    但不是谁都有这个胆略和实力敢于走出去打外埠市场的。

    对外界市场情况的不了解,前期的真金白银投入,都意味着巨大的风险,稍不留意就是血本无归。

    所以更多的企业宁肯守着自家门口一亩三分地,小富即安,而不愿意出去搏一把。

    同时在这个年代,这些企业也没有更好的营销策略来打开市场,这是他们最大的短板,而这对于沙正阳来说,却恰恰是最大的优势所在。

    先上了两个凉菜,一个凉拌白肉,一个青椒皮蛋,烧鸭子很快就端了上来,两大盘,一盘苦瓜烧鸭,一盘魔芋烧鸭,另外还又端上一盘大蒜烧土鳝鱼。

    “许哥,这是新弄回来的土黄鳝,外边没卖的,我老家亲戚送来的,你来了,专门给你弄一盘,保证巴适!”

    老板也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矮胖子,一看就知道是厨师出身,肚皮足有三尺二,把一件冰丝梦特娇撑得浑圆,完全没有了坠性可言,一根皮带扣卡眼都卡在了最后,都还有点儿接不上。

    “马胖子,这年头哪来那么多土黄鳝?还专门给我弄的。”许铁看样子也和老板很熟,没好气的道:“不收钱嗦?”

    “嗨,许哥,你这么说就冤枉我了,真的是我老家亲戚送来的,只有十来斤,我刚剐出来,准备自己吃的,你来了,才忙着烧好端给你们的,当然不收钱。”马胖子急了,连忙解释道:“等会儿,我再给你上一份豆腐烧泥鳅,那个泥鳅也是新鲜得很,绝对安逸。”

    “泥鳅也是土的?”许铁笑着打趣:“你这里都是土的,那人家那些地方就是饲料喂出来的嗦?”

    “嘿嘿,那我不敢那么说,我只能说我自己的食材我心里有数,不敢哄人,这客人哄得了一时,哄不了一世,坏了名声,我这生意就没法做了。”马胖子心安理得。

    “鸭子是河里散养的,肯定也喂了一些饲料,不然长不到那么快,大家都懂。但绝对不是全部喂饲料,只是作为辅助,主要是河里和池塘里的螺蛳蚌肉和粮食,都是我在老家专门安排人养的,不信你去吃一下其他家的鸭子,味道肯定有差异。”

    马胖子语气很耿直肯定,“像这个鳝鱼和泥鳅,绝对是土的,都是乡里熟人自己去逮的,我清楚他们底细,那就有时候有,有时候没得,要碰运气,今天许哥你们就赶上了,也只有这点儿,人家要吃还只有说对不起了。”

    “嗯,这还耿直了一回。”许铁斜着眼道:“放心,我今天私人请客,不得少你一分钱,吃饭给钱,天经地义!”

    ******

    12点打榜,求推荐票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