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百零八节 小圈子
    “正阳,你可算是回来了!”沙正阳刚准备出门,就被冯子材给堵住了。

    看冯子材似乎白了不少的面孔,沙正阳估摸着这家伙一个暑假都没怎么出门了,所以才会捂得白净了不少。

    “我能像你那么悠闲?成天待在家里舞文弄墨?”沙正阳没好气的道:“我事情多着呢,有事儿说事儿。”

    “呃,正阳,你这是过河就拆桥啊!”冯子材脖子都气粗了一圈,“当初不是你忽悠我搞这个么?我这一个多月就蜷在家里,大门都没迈出过几回,这会儿你倒是好,说起风凉话来了。”

    “嘿嘿,你除了这点儿爱好,还能有啥健康爱好?”沙正阳一脸鄙视,“你那个女朋友又分手了吧?总比你又去祸害下一个女孩子好吧?”

    “滚你的,乃公要找女朋友,分分钟搞定!”冯子材不耐烦的一摆手,“别瞎扯淡了,我说正事儿,那本书我弄得差不多了,你帮我审一审稿,我这边都托人在找书商了。”

    “我没时间。”沙正阳断然拒绝。

    “没时间也得要有时间!”冯子材大怒,“乃公这一个月殚精竭虑,废寝忘食,苦心孤诣……”

    自己被这家伙给忽悠上钩,辛辛苦苦写了一个多月,连家里人都以为自己是因为失恋斩情断性了,就这么一直窝在家里。

    一直对自己感情生活不太满意的老爹都破例来安慰自己,弄得自己也是百般解释都无人信,自己堂堂一个大男人,分明是自己甩了对方,怎么自己反而成了受害人一般?

    “得,别卖弄你的成语典故了,我知道你想教语文没能得逞,就想找个学生上课。”沙正阳果断打断对方,“稿子带来没?带来了就搁在这里,我晚上回来看,真没时间,等两天我就得要去长沙了。”

    “你不才回来么?”冯子材大惑不解,“怎么感觉你下了乡,比你在县府办还忙啊,今天燕京,明天长沙,还要去哪儿?”

    “你还真别说,这一去长沙就得要一个多月吧,回来呆两天就得要去兰州,总而言之我事情太多了,你的事儿我就帮不了多少忙了。”沙晓鸥看了看表,“行了,我要走了,赶饭点儿,看你样子也没吃饭,走吧,一块儿。”

    在离开燕京时沙正阳和老崔还一起吃了顿饭,老崔也谈到了明年二月会在兰州有一场“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演唱会。

    当时沙正阳就在考虑,如果湘南这边效果好,那么兰州乃至以后的几场演唱会就可以作为东方红酒业打市场的攻城利器了,当然这还得要辅之以其他宣传营销手段。

    不过只要长沙这一战拿下来,沙正阳相信后面的市场,就可以一一打开,关键是第一战。

    “去哪儿吃饭?”冯子材把手里厚厚的一本稿子捏了捏,“算了,先把稿子放好,别给我弄丢了,我还复印了一本花了不少钱呢,弄得人家复印店的小姑娘以为我是在弄啥《少女之心》的手抄本呢。”

    “今晚是公安局刑警队几个朋友,于峥嵘的几个同事,约了好几次了,一起吃个饭。”沙正阳把稿子接过去,回到寝室里放好,然后拉着冯子材:“走吧,别一天憋在家里,人家刑警队的一帮人,你和他们聊聊,没准儿还能找到一些灵感呢。”

    “说的也是啊,人家这些才是真刀真枪的干过,哪像咱们就是坐在书桌前瞎掰。”冯子材一听觉得也是这个道理,“行,峥嵘这小子也好久没见着了,今晚得好好喝一杯。”

    两个人一出门骑上自行车直奔雁归楼饭店。

    说起来这是饭店,其实就是一规模不大的小饭馆儿,但这里有一样菜特别的有名,那就是烧鸭子。

    豆米烧鸭、芋儿烧鸭、苦瓜烧鸭、魔芋烧鸭、土豆烧鸭,这里选用的麻鸭肉质极佳,都是河中散养的本地麻鸭,烧出来的鸭子不但肉嫩喷香,而且烧入味后的魔芋和苦瓜更是格外好吃。

    沙正阳也在那里吃过几回,的确很好吃,所以当许铁问安排在哪里时,沙正阳顺口就说了雁归楼。

    出门前,沙正阳就专门带了一件白酒。

    这是新勾调出来的陈酿东方红,但是还是用的原来红旗大曲的老瓶子。

    刑警队这帮人个个都是酒仙,哪一个都能有半斤酒以上的酒量,他们见多识广,也可以让他们来品一品这新产品的味道,给个实在的评价。

    雁归楼在县城河边上的滨河路上。

    十多二十年后,这里会变成滨河东路、滨河西路,然后再变成滨河东路一段二段三段乃至滨河西路一段二段三段,成为银台房价最贵的一片区域。

    雁归楼就在滨河路和道里街交汇处,是一幢二层楼建筑,房子是老板自己修的,用了飞檐和仿古式风格,但在沙正阳看来,很有点儿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暴发户味道。

    不过这无损于这里的生意,照样火爆,因为这里菜肴味道的确不错。

    许铁定的位置在二楼的包间。

    包间不算大,墙壁上挂着一副不伦不类的山水画,也看不出是谁画的,地砖上总感觉油腻腻的,让人下意识担心要摔跤。

    看见沙正阳进来,坐在主位上的许铁站了起来,热情的招呼道:“正阳,快来,咦,怎么还抱一件酒干啥?”

    几个刑警队的警察们看见沙正阳抱着一件白酒进来,都笑了起来,更有人起哄:“哟呵,这是要打算把我们几个放翻在这里么?峥嵘,你这个同学看样子是海量啊!”

    “是啊,这是不把我们刑警队的放在眼里啊,峥嵘,今儿个你得要好好表现!”

    这话一放出来,吓得沙正阳赶紧放下酒,抱拳求饶:“铁哥,几位哥老倌,我可没这意思,这件酒是红旗酒厂新出来的新品,味道如何,想请大家尝一尝,兄弟我现在下放到南渡,暂时担任红旗酒厂厂长,日后还要请各位哥老倌多支持!”

    “哦?正阳,怎么去南渡了?还去搞企业了?”许铁很是惊讶。

    虽然也知道曹清泰走了,沙正阳自然也不可能跟随曹清泰去市里,到南渡本身就就是发配了,怎么还被发配到乡镇企业上去了?

    这人一走,茶也凉得太快了吧?

    ********

    今天会有三更,晚八点,晚十二点,各一更,明天继续三更,早七点半,中午12点,晚八点各一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