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一百零七节 各有所求
    沙正阳结果简单浏览了一遍,笑着道:“基本上是按照我们介绍的经验来写的啊,也符合实际。”

    “嗯,我市委宣传部一个朋友也给我打了电话,说这个经验介绍得很有亮点,没准儿还能如市委领导的眼,我们南渡总算没给西水当陪衬,也算给县里长了面子。”

    郭业山舒服的把身体靠在藤椅里,意态闲适的道:“不管市委县委下一步怎么来考核,我们这项工作绝对名列前茅了。”

    沙正阳知道郭业山其实并不在乎县里考核的问题,他在意的是能让南渡镇上了市委机关报上头版,而且是经验介绍。

    这也意味着他这个南渡镇的一把手也许就能被市委领导所注意到,尤其是他本身就是市委下去的干部,哪怕是市委宣传部的主要领导看到,那都可能是一份机遇。

    对郭业山来说,他已经下来锻炼一年多时间了,如果没有太多意外,按照汉都市委的惯例,下派干部锻炼两年时间一般就要考虑回去。

    要么提拔,要么平级重用,一句话,他该往上走了。

    但郭业山要想走一个更高更好的位置,那么就需要一些成绩出来。

    问题是现在乡镇上的成绩不是那么好出来的,这年头乡镇上问题容易出,成绩却不好挣。

    再说句难听一点儿的话,就算是你出了成绩,县里位置就那么多,恐怕县委主要领导还是更愿意提拔本乡本土成长起来的干部,。

    像郭业山这种下派干部大家都理所当然的觉得你该回市里去,别来挤本地干部的位置。

    所以郭业山也很清楚,就算是自己拿出点儿成绩来,恐怕县里也会有意无意的压一压,这也是他之所以这一次要剑走偏锋的原因。

    回市里多半就是市委宣传部,郭业山不太愿意。

    市委宣传部里像自己这种科级干部多如牛毛,就算是提拔一级成为副处级干部,在部里边,那也是比比皆是,你就得要去一步一步熬资历。

    本来在南渡镇工作郭业山也还是觉得有些举步维艰,但这一次他却看到了一些机会。

    如果能上一步到县里,他觉得自己机会会更多,自己好歹也是市里下来的,在市里的人脉关系要比这些土生土长的银台干部厚实不少,这就是自己的优势所在。

    若是能在银台就地提拔起来,自己未来的前景也会更光明,这也是他愿意不遗余力的支持沙正阳的原因。

    若是沙正阳真的能在东方红酒业这个企业上干出一番成绩来,也能证明自己识人用人的眼光。

    而且酒厂一旦做活,其利润相当高,效益自然不言而喻,而这样一个企业掌握在自己人手里,对于自己日后在仕途上的帮助也不会小。

    “郭书记,这项工作还是需要再落实一下,万一市里领导下来,刚好不好的走到咱们南渡来看了,一看之下又不是很满意,那就丢咱们县里的脸了,贺书记也不能答应。”沙正阳接口道。

    “这种可能性很小,毕竟贺书记挂点西水,要看也该看西水,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你和老简说说,请他再落实一下。”

    郭业山对沙正阳是越来越满意,年纪轻轻考虑问题却是周全老到,比许多工作多年的干部作风还踏实。

    “对了,信用社那边,我又联系了一下,说了所,你抓紧落实,估计多了不敢说,三五十万还是能贷下来的。”郭业山紧接着又补充道:“若是还是不够,合金会那边,我去打个招呼,也能临时性的给你放点儿,但不能太多。”

    沙正阳一愣,随即咧嘴笑起来。

    这就是跟领导走得近的好处,你为他效力,他自然也要为你考虑,甚至比你考虑还周到。

    不得不说要从信用社贷款,现在程序虽然麻烦,过场也多,但是只要你工作“到位”了,那么也的确能拿到款项。

    在郭业山、樊文良的轮番催促下,信用社最终接受了酒厂的质押,放了六十万贷款,用作企业流动资金。

    东方红酒业有限公司的工商执照、税务登记证等一系列手续也都拿了下来,公章乃至沙正阳的私章、财务章都刻好了。

    而大川玻璃制品厂那边的第一批新型酒瓶也出来了,沙正阳和高柏山去现场抽检,都符合当初沙正阳的设计定位,半斤装和二两五装为主,当然也有500ml装的。

    外包装也都印制出来了样品,这个玩意儿是沙正阳最看重的,意味着一个新产品要有崭新的面貌出现在消费者面前,第一印象非常重要。

    所以他又在小样方案上专门进行了琢磨,在一些小细节上做了修正,使之能符合现在的潮流。

    这几种外包装如果一旦打开市场,就都要大规模印刷,虽然印刷厂那边不认为红旗酒厂就能咸鱼翻身,但是看在现款现货的份儿上,他们当然也不拒绝。

    而且万一这红旗酒厂又真的红火起来了呢?这就又是一个长期稳定的大客户了。

    毕竟印刷厂这些人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什么样的包装能吸引人,心里还是有些谱的。

    他们都觉得看着这个小样设计也觉得挺有意思,没准儿就能打动年轻消费者的心呢?

    总而言之,一切都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沙正阳也知道自己没多少时间了,这一眨眼,就是好几天过去,沙正阳手里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

    除了个人私事外,更重要的还是要关于与全省公安机关合作推出公益性的广告招贴画,当然这上边会有一些软性宣传东方红酒业的图案和语言。

    这项工作曹清泰已经帮沙正阳联系上了省公安厅的张副厅长,但是具体还要去和全省各地市自个儿去逐一对接联系,而公益性的广告招贴画也要根据各地市公安局的要求来进行一些细微调整。

    考虑到这项工作目前还处于酝酿阶段,为了增强东方红酒业自身对话的底气,所以沙正阳还是觉得要先把10月份在长沙演唱会打响之后再来具体操作,但前期工作要先联系沟通起来。

    这事儿沙正阳打算自己带着高柏山先做起来,日后慢慢交给高柏山去。

    在沙正阳看来,高柏山虽然做事踏实,但是却不及宁月婵头脑灵活,论开拓市场,还得要宁月婵,而高柏山更适合守成。

    守成不是缺点,关键要看你怎么来用。

    企业有时候步子跨得太大,也会扯着蛋。

    根基不稳,而急于求成的去开拓市场,其结果就是外部市场没打下来,自家后院又起火了,所以沙正阳觉得高柏山和宁月婵正好可以互补。

    宁月婵带着何维以及销售上另外两个老销售外加两个年轻人,都已经先行去了湘南省会长沙,他们需要先行去摸市场情况,然后就要开始打市场。

    这也是红旗酒厂,也就是现在东方红酒业第一次开辟省外市场。

    要知道原来红旗酒厂的市场也仅止于汉川省内几个地市,而开辟新的省外市场无疑是一场艰难的攻坚战。

    *******

    明天会有三更,求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