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一百零六节 得手
    “你找个机会,让石国锋知道你是和沙正阳探讨过这方面的经验,所以南渡才会按照你的意图去这么做的,只不过南渡走到了前面,这南渡经验应该是沙正阳的手笔,郭业山捡了个便宜罢了。”

    闻一震冷静的话语让汪剑鸣更是为难,“可是姨父,正阳恐怕不会……”

    “哼,你先去和他说,这对他没有什么坏处,他在乡里,郭业山知道他的成绩本事就行了,而县里边你借了他点儿光罢了,就说大家一起探讨出来的经验,同学一场,难道这点儿忙都不肯帮?”

    见汪剑鸣难为情的样子,闻一震厉声道:“这是你自己做的蠢事,自己去把他擦干净!实在不行,你和沙正阳说,日后我有机会把他调到县农办来。”

    “姨父,上次……”汪剑鸣心里想发酸。

    这个时候去找沙晓鸥,这不是自讨没趣么?

    上次他求自己帮忙,不想去南渡,想去西水,结果呢?最终还是去了南渡。

    虽然常委会上研究的事情语焉不详,但这种事情保不了密,自己姨父在里边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沙正阳或许一时间不清楚,但事后肯定会有人给他点破。

    像现在沙正阳正得郭业山的宠信,郭业山又和自己姨父关系疏淡,岂有不添油加醋的?

    “你懂什么?!”闻一震勃然大怒,“上次怎么了?书记办公会定的事情,岂有出尔反尔的?这里边门道你不懂,沙正阳可比你懂!”

    被姨父一训,汪剑鸣立即缩了,讷讷道:“听说正阳到燕京去出差了。”

    “你怎么知道?他到燕京去出什么差?”闻一震也是一愣。

    汪剑鸣也不好说自己一直在关注沙正阳,只得硬着头皮道:“我了解过,好像是他们镇上把他安排联系一个村,他也就忙着帮村上一家村办企业跑销路。”

    “郭业山让他去搞乡镇企业?”闻一震有些惊讶,“这倒是有些意思了,嗯,这样正好,等他回来,你去和他联系联系,日后企业上若是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

    闻一震是分管经济的副书记,说这话自然有底气。

    不管是协调工商税务,还是银行电业国土,他都说得上话,像乡镇企业经常遭遇的各种困难,在他这里都不是问题,闻一震相信沙正阳如果聪明,就该知道怎么做。

    不过沙正阳如果真正不肯就范,那闻一震还真就瞧不上对方了,一点儿城府都没有的角色,成不了大气候。

    见闻一震语气不容置疑,汪剑鸣也知道这事儿还是得落在自己身上去解扣,否则日后出了纰漏,坏了印象,就麻烦大了,只得应承下来。

    汪剑鸣好闻一震对话的时候,沙正阳正坐在郭业山办公室里汇报情况。

    和给曹清泰带的两瓶秋梨膏一双老燕京布鞋不同,沙正阳给郭业山带的是一盒茯苓夹饼和一盒果脯,反倒是给乡长孔令东和副书记樊文良以及于宽书带了两个景泰蓝小摆件,也不值多少钱,但挺好看。

    其他几个副镇长、党政办主任简兴国和办公室其他人以及两个村的主要干部则是一人一盒茯苓夹饼,也算是去一趟燕京的一个交代。

    在买啥送啥以及给什么人送啥的问题上,沙正阳也是煞费苦心。

    郭业山关系不一样,送不送关系不大,但像其他人则要好好斟酌。

    像孔令东和自己关系很淡,樊文良和余宽生两个党委副书记,一个直接管自己,一个则是镇工业公司经理,都和自己工作有关系,所以都是一个看起来很精致但价格也不算贵的景泰蓝小摆件。

    至于其他干部,一盒茯苓夹饼算是礼数到了。

    这种人情世故若是换了之前,沙正阳是从来不会考虑的,但是现在有了前世经验,他很清楚这些细枝末节有些时候却能起到不一般的效用。

    尤其是自己算是“落难”到南渡,人生地不熟,正需要经营人脉关系的时候,就更需要考虑周全。

    有时候也许就是一个不经意的细节,就能引来意想不到的麻烦,进而影响到大局。

    就像沙正阳自己也很清楚,自己和郭业山走得很近,那么势必难以获得孔令东的青睐,但他不求孔令东的高看,但求不找麻烦即可。

    “这么说来你们这一趟还算顺利啰?”郭业山也很高兴,虽然去了一周时间,但是达到了预期目的,当然这只是第一步,至于具体效果,现在谁也不敢打保票。

    “总的来说还行,所以我们打算近期就要去湘南开始着手准备了。”沙正阳也没遮掩什么。

    “湘南那边准备的工作量很大,而且老崔那边团队要求也比较高,我们的一些想法也和他们考虑有冲突,还要慢慢磨合,但总能谈到一条路上,都是细节问题,所以我考虑等几天就和宁主任、何维另外厂里再抽两个年轻人,一道去湘南开始着手准备了。”

    沙正阳说到要在厂里抽两个年轻人也是轻描淡写,顺理成章,完全忽略了自己也才二十二岁。

    而郭业山好像也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或许是沙正阳的表现给了他太多的意外,让他下意识的把沙正阳当成了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身份对等的人物。

    “嗯,这也是应有之意。”郭业山点点头,“你们这是第一炮,必须要打响,厂里的事情,你自行安排,不必担心镇上这边,我会和老简打招呼,对了,你还不知道吧,《汉都日报》登了我们南渡经验!”

    郭业山心情非常好,所以沙正阳提出来要请一段时间假去湘南那边为酒厂打市场的事情,郭业山很爽快就应承下来。

    这本来也是镇上的事情,好歹这东方红酒业镇上还有一股子。

    “哦?”沙正阳很自然的保持了一种惊讶状态,倒不是要有意如此,而是他觉得没有必要让自己与曹清泰之间的关系暴露得太深。

    “你看。”报纸就一直摆在郭业山办公桌面前,郭业山顺手递给沙正阳。

    ***********

    努力,求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