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一百零四节 观人
    “未来我们共产党人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要把地方经济发展起来,让老百姓能够在经济发展中受益,腰包鼓起来,生活好起来,这也就要求我们的干部要具有较强的发展经济的能力,这其中企业经营作为微观经济的一方面也的确很有必要。”

    曹清泰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对方,要分清轻重缓急。

    “你在这个位子上锻炼一下也是好事,我支持你,不过,你也要把握好时机,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也要抓住。”

    曹清泰后面的话破有深意,沙正阳立即领悟过来,“主任,我知道您很关心我,如果我做的不对,请您随时提醒我。”

    “嗯,郭业山表现很好,加上他是市委下派干部,估计他在南渡的工作时间不会太长,所以我要这么说,不过我估计年底之前他不会有什么变化,而且就算是他提拔了,可能也还是在县里,对你只有正面影响,你也不必太担心,我只是说你也没有必要在酒厂呆太久,做出一定成绩来证明了自己就足够了。”

    “郭书记要走?”沙正阳微微吃了一惊。

    “嗯,我只是说有这种可能。”曹清泰略微皱了一下眉头,“你还不知道吧,前天的《汉都日报》刊载了一篇你们南渡的‘忆传统,做贡献,做新时期合格党员’专题工作经验,郭业山手脚很快嘛,我们市委办这边没收到你们县委办的事迹经验材料,日报社就抢先出来了。”

    沙正阳迟疑了一下,他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个话题挑开,犹豫再三,他觉得还是要解释一下的好,免得让郭业山在曹清泰这里留下了不好印象。

    “主任,你也知道,黄书记联系我们银台,而县委贺书记挂点西口,所以县委办肯定要优先考虑西水,……”沙正阳点到即止。

    “唔,我倒是没考虑到这一点。”曹清泰眉峰舒展开来,“这倒也是,郭业山倒是脑瓜子很好用啊,用这个方式来展现南渡的工作,也算不容易了,嗯,正阳,这篇东西是你写的吧?”

    “呃,我打了初稿,樊书记做了修改,郭书记审定的。”沙正阳连忙道。

    “那是不是都是真材实料呢?没有虚头滑脑的东西吧?”曹清泰进一步问道。

    “主任,这一点我可以保证,所有事例我都是一一亲自跑到落实了的,绝对没有水分。”沙正阳赶紧保证道。

    这项工作本身就是他在主抓,自然有底气。

    “那就好,别上了报纸的东西,结果被人戳开来成了笑话,那就真的是抓屎糊脸了。”曹清泰点点头。

    晚饭也吃得很轻松,沙正阳已经越来越适应这种相对轻松但是有还保持着尊敬的氛围了。

    他感觉得到,曹清泰也喜欢这种氛围,像以往的那种纯粹的秘书与服务领导之间的关系反而让人不舒服。

    沙正阳离开之后,曹清泰捧着茶杯陷入了沉思。

    沙正阳给他的感觉是越来越看不清楚了,嗯,准确的说是沙正阳的表现越来越超出了他的想象和预测。

    他甚至可以肯定,那篇事迹材料上报多半也有沙正阳的一份功劳,但郭业山这么做如何消除贺仲业的不满,曹清泰却不清楚,但以郭业山的老练,不会考虑不到这一点。

    “老曹,我感觉你这个前任秘书很不一般啊,你对他的态度好像也和以往你说的不太一样啊。”古小凤进来,在对面的沙发坐下,有些好奇的道:“你不是说他胸无大志,是个混日子的角色么?看走眼了?”

    “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来说这事儿。”曹清泰也苦笑着仰起头,似乎是在揣摩着什么,“他变化太大了,让我都有些无法接受,我甚至都觉得他就像脱胎换骨彻底变了一个人一般。”

    “哦?变化这么大?就这么一两个月时间?”古小凤不解,双手环抱在胸前,似笑非笑的看着丈夫,“觉得自己看走眼了,不好意思?”

    “不,不是,我至于么?”对妻子的调笑,曹清泰哑然失笑。

    “怎么说呢?他前段时间失恋了,我知道对他打击很大,很是颓废消沉了几天,后来我就回来了,县里边,你也知道的,一朝天子一朝臣,县府办主任朱伟忠是个小鸡肚肠的角色,就把小沙给发配下乡了,……。”

    “没想到这小子下乡了还专门来拜访我,我还以为他是不是要来抱怨诉苦呢,结果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很爽快的接受了下乡,只是希望我帮他调一个离他亲戚家近点儿的乡镇,……。”

    “你帮他办了?”古小凤点点头,如果说是失恋遭遇重大打击造成人的性格出现重大变化,这倒也说得过去,毕竟感情这东西是在魔力太大了,无法预料。

    “嘿嘿,恰恰没办好,但这小子好像也不在意,来我这里也是为其他工作上的事情,我就在琢磨,这小子给我当秘书时好像没这么有心啊,怎么下乡了变得这么上进了呢。”曹清泰自我解嘲的摇摇头,“我都搞不明白我是不是不太会看人用人了。”

    “感觉你这个前任秘书还是挺灵性的,若是这般,我觉得终究非池中物,这乡镇上困不住这个家伙。”古小凤很肯定的道。

    曹清泰知道在人行担任人事处长的妻子看人素来很准,评判人也是一针见血,一句挺有灵性已经是很难得的评价了。

    “不仅如此呢,这家伙给我的意外太多,感觉他对企业经营也很有见地,只是不知道是纸上谈兵还是真的胸有成竹。”曹清泰想了一想才又道:“但我觉得他有这份心就不容易了,现在年轻人大多浮躁,这小子原来也是,但经历了一番感情纠葛,好像一下子就成熟起来了。”

    “老曹,看样子你想要干点儿什么?”古小凤很了解自己的丈夫,知道丈夫这副作态,肯定是有什么想法。

    “嗯,现在说这个还有些为时过早,先看看吧。”曹清泰对没有把握的事情从来不多言,哪怕是自己妻子也不例外。

    古小凤也知道丈夫脾气,也不多问,“嗯,你现在自顾不暇,就别多生什么幺蛾子出来了,省省心吧。”

    ********

    啥也不说,加更,喜欢就支持,给点儿鼓励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