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一百节 装逼被雷劈
    “嗨,算是吧,改编不是我改编的,我也没那天赋,唱唱还行,是我那个香港的朋友,他是我高中同学,在中山大学读书,因为家里有亲戚在香港,读大学时就经常去香港那边,现在已经在香港定居了。”

    这个时候,沙正阳毫不犹豫的就把雷霆推出来当挡箭牌了。

    雷霆的确挺喜欢音乐,但要说编曲,那也太夸张了,他也没那份水准。

    “还有其他作品么?”老崔也不多问,笑着道:“你昨天的表现挺好,我觉得你嗓音也还行,虽然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但业余水准中算是不错了。”

    “崔哥,千万别说啥作品,都是闹着玩儿的,凑个趣儿还行,难登大雅之堂。”沙正阳赶紧道。

    “哼,我们这些不都是难登大雅之堂么?”似乎是触及到了隐痛,老崔脸色微微一黯,“总有那么一些人会带着偏见来看待你,让你无法安安心心的搞搞音乐,也不知道他们的心思怎么就会那么多。”

    这个话题不好接腔,对于摇滚要想获得和主流音乐一样的地位,恐怕还得要假以时日,另外也还和国内政治气候紧密相关。

    只有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潜移默化之下,才能慢慢放开,这肯定有一个时间过程。

    沙正阳当然不可能去告诉对方这些,这本来就是一个渐进过程,谁也无法改变。

    “崔哥,时代在变化,国内的氛围也会日渐开放,或许要不了多久,大家就能接受在之前看起来有些标新立异的东西了,多元化和包容性的社会会成为主流,我坚信这一点。”沙正阳安慰道。

    “但愿吧,对了,别绕开话题,还有有没有其他作品,拿出来亮亮相,我对你昨天的表现很感兴趣。”老崔也知道这个话题很难有一个确切的答案,点点头。

    “别的作品?”沙正阳挠了挠头,gai版的《沧海一声笑》他也练过几回,不过这编曲更复杂,若是清唱倒没啥的,但中间的说唱就显不出味道来了。

    “怎么,有难度?”老崔鼓励道:“别怕,上去试试,这是我朋友的酒吧,客人也都是老客,特别鼓励大家上去自我尝试。”

    “行吧,去年香港电影《笑傲江湖》的主题曲《沧海一声笑》,也有改编版本的,要不我来试试这个?”

    见老崔这么热情,沙正阳总觉得对方有点儿啥企图在里边,但也不好推辞。

    试一下,能得这位音乐巨人的指点,哪怕自己不玩这个,也是一番荣耀。

    沙正阳的一登台,立即又引起了台下客人们的呼哨声,很显然昨天沙正阳的表演还让他们记忆犹新,几种版本的《花房姑娘》,别有一番风味。

    今日见沙正阳再度登台,许多客人都把沙正阳当成了专业表演者了。

    “各位朋友,先别忙着拍手,首先声明,我就是一玩票的,水平实在有限,昨晚那首《花房姑娘》是向崔哥致敬,今天我再献上一首《沧海一声笑》,向香港的黄霑先生敬礼,希望大家能喜欢。”

    一上场之后,沙正阳就像变了一个人,再无复有在场下的谦虚和儒雅,变得有些狂放不羁。

    尤其是那一身学生装的轻松恣意,更是衬托出几分洒脱浪荡。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我以黄河水,蘸墨挥毫,要海阔天空,高声大笑,……”

    从沙正阳的第一嗓子爆发出来时,老崔就被震住了,他还真没想到这家伙还能嗷出这么一股子味道来。

    《沧海一声笑》充满了空灵剔透和沧桑昂扬的味道,但是现在被这家伙唱出来居然多了几分桀骜不驯,但这都还不是最让老崔最感觉冲击的,真正让老崔感到激荡冲击的是那中间的一段段说唱。

    “……,我命硬学不来弯腰,一山还要比一山高,……,江山笑,烟雨遥,……,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剩一襟晚照。”

    抬脚,扭腰,挥手,沙正阳也把gai版的这首表演学得活灵活现,很有点儿模仿秀的感觉。

    老崔忍不住咀嚼着那一句“我命硬学不来弯腰”,尤其是用浓烈的川渝口音吼出来,更是充斥了强劲的挑战气息,深合老崔的心声。

    当沙正阳扯着嗓子吼完最后一句的时候,老崔也忍不住站起身来呐喊一声,“好!”

    “再来一首!”

    “继续!”

    台下也是一阵起哄的鼓舞呐喊,弄得沙正阳连忙抱拳告饶,忙不迭的下场。

    他也就会那么两招,再继续下去总不能把k歌的本事在这上边来吼两曲吧?这《沧海一声笑》他也是玩了说唱的噱头,真要论唱得有多好,他有自知之明。

    “行啊,正阳,还给我藏着掖着,你这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还说不行,这一出手就是大招啊!”老崔上前狠狠地拍着沙正阳的肩头,“刮目相看啊!”

    “崔哥,崔哥,求您了,别再把我架火炉上烤了,我就会这么三招两式的,就让我在大家伙儿面前保留一个好印象吧。”沙正阳也是笑着连连求饶。

    “我这二把刀您难道还能看不出来,野路子加二愣子,就是瞎几把吼,人家客人们是给我,不,知道我是您朋友,给您面子,才没把我给轰下来啊。”

    “少给我说这些,你这嗓子一般,但是风格挺有特色,你知道我啥意思。”老崔嘴角含笑,“我去湘南开演唱会,你得来给我助兴当个嘉宾。”

    “哥,那我哪儿能行啊,那不得让我从台上给落下来摔死。”沙正阳其实已经感觉到了老崔的意图,连忙拒绝,“绝对不行,万万不行!”

    “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老崔不理会沙正阳的推拒,“你就是当玩票一样,也没说要多高明的唱功,就是让你展示一下你的说唱风格而已,有那么夸张么?”

    “崔哥,我真不行,……”沙正阳心中暗自叹气不已,果然不能装逼啊,装逼就得被雷劈,这下子可大条了。

    ********

    努力求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