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九十九节 初次合作
    “嗯,没想到你们汉川的酒厂也能想到要借助老崔的名气来打广告,恕我直言,你们这家东方红酒业好像还真没听说过。”

    王澍粗略了看了一下合作内容,也在琢磨着这个合作合同该怎么来完善。

    “呵呵,王哥不必讳言,我们东方红酒业是汉都市的一家地方酒厂,原来叫红旗酒厂,虽然酒的品质不错,但名气不大,肯定不敢和茅五剑相比,王哥也知道我们汉川是白酒王国,竞争激烈,随便哪家小有名气的酒厂都有几分底蕴,我们酒厂也不例外,所以也才想着要出来开拓省外市场。”

    “茅五剑?”对这样一个白酒市场术语王澍显然没有听说过。

    “茅台,五粮液,剑南春。”沙正阳解释道:“我们这次推出的新品口感比较适合年轻群体,而且我们在包装设计上都有新颖独到之处,昨天已经和崔哥他们见面商谈了,他们也很看好,所以才会有这样一个合作。”

    “这么说你们东方红日后也是要对标茅五剑喽?”王澍半开着玩笑道。

    他也在琢磨,如果这样一个酒厂目标是瞄准八大名酒企业,那所图非小,老崔能入局,也说得过去,那么这样一个经历对自己来说也算是一个锻炼了。

    “也可以这么说吧。”沙正阳淡淡的应道:“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既然敢了这一行,当然也得要有点儿目标,否则我们何须花这么大的本钱和动作来京城寻求突破?有这份心和资金,花在本地,在地方上开拓一点儿小局面,我还是有这份自信的,但小富则安不是我们东方红酒业的格局。”

    王澍还真有点儿被这个家伙給噎着了,这家伙莫不是那个啥官宦子弟,背后有啥背景?

    否则这么年轻当一家企业总经理,还能有这么大口气?

    但转念一想,不太可能吧,哪个官宦子弟会住这样一个小旅店?

    而且找老崔他们来做广告,也不符合这些官宦子弟的做派才对,要找他们也该去找李默然这些更具有影响力的艺术家才对。

    一边琢磨着,王澍简单的看完了对方递给他的内容,一边问道:“这其实就是要一个与老崔他们关于赞助湘南演唱会的合同文本,主要内容就是双方的责权利,也比较简单,但如果涉及到前期的宣传,双方还有一些协议的话,也需要列入,但目前你们好像还没有具体商谈好?”

    “王哥,是这样的,我和对方在电话上商讨了一下,他们也觉得具体内容可能需要当面细谈,可能有些法律方面的条款我们不懂,我们不太清楚他们那边有没有相关法律人士,但我想我们这边还是应当谨慎细致一些,避免不必要的纠纷麻烦,所以才想请王哥……”

    沙正阳的话让王澍愣怔了一下,“你是说你想让我也参加谈判?”

    “是的,王哥,如果你不参加,很多内容我们最终无法以符合规范的合同条文固定下来啊。”沙正阳点头,“我们可以支付给您一定报酬,您看如何?”

    王澍犹豫了一下,要说拿报酬他当然高兴,但是这本来就是帮忙,拿钱有些说不过去,而且能参与这样一个谈判,对自己也是一个历练。

    “报酬就不必了,看你们也是打算要和老崔他们长期合作的样子,日后老崔要在京城办演唱会,给我留两张票就行。”

    “这肯定没有问题,那王哥我们可就说定了。”沙正阳大喜过望。

    王澍还是很敬业的,一旦决定接受任务那就肯定要干好,立即就向沙正阳几人询问起具体商谈内容来了。

    其实合同内容也无外乎就是那几条,赞助金额和场次,海报宣传的约定,演唱会应该从哪些方面来体现东方红酒业的存在,这都是非常具体的细节,双方在权利和义务上的约束都需要一一明确下来。

    具体的商谈还是选在了那家酒吧,这一次多了王澍。

    有了下午电话上的沟通,基本上在大方向方面已经敲定,剩下的就是具体细节的磋商了,那得要一条一条的来细谈,甚至需要字斟句酌。

    因为这是第一次的合作,谁也不敢轻易相信对方,一旦在合同文本里边留了陷阱,那就追悔莫及了,哪怕再觉得不太可能有什么猫腻,但还得要按照商业程序来走。

    相互介绍了之后,沙正阳就知道这一次具体商谈可能就不是自己和老崔两人了,老崔的梁姓友人和王澍会成为主力。

    王澍虽然没有经历过这方面的事情,但是他是学法律的,自己把具体要求交待给了他之后,他就会知道该怎么来对照商谈,而沙正阳也让宁月婵和何维也在一旁旁听。

    宁月婵也明白沙正阳的意思,就是要让之和何维学着点儿,也许下一次的谈判就得要该自己上了,这家伙倒是挺会安排人的。

    “行了,正***体细节让他们谈去吧,来,我们聊聊。”老崔很爽直的招呼这沙正阳坐到了另一边,看得出来,昨晚沙正阳的表现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的确,这个时代说唱在国内还几乎是一片空白,即便是老崔也是知晓了解这种新出现的流行音乐方式。

    这在一定程度上和摇滚似乎有交融的领域,应该说有点儿源出同门的感觉,但是却又走得更偏一些,受众面更狭窄更年轻,作为一代摇滚教父的老崔自己也会对新生事物感兴趣。

    “崔哥。”沙正阳当然也很愿意和这样一个音乐巨人交朋友。

    不谈商业上的合作,仅仅是作为朋友老崔也是一个值得信任的角色,在这个年代能不惜耗费心血精力为体育和各种慈善四处演出募集款项,哪怕这中间可能也有一些其他诸如为摇滚生存而拼搏挣扎的因素在其中,但一样相当难得了。

    “你昨晚改编的那首《花房姑娘》,嗯,我是说后面唱那一曲,很有点儿意思,把rap风格结合起来,我都没想到,下边听众反响很强烈,今儿个上午都有几个朋友来和我谈起,问我和你什么关系,是不是我改编的,我说真不是,只是一个朋友兴之所至。”

    老崔笑得很浑厚,他本不是一个话多的人。

    *********

    新的一天,再求5000张推荐票!加入书单,给点儿书评,打个五分评价,谢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